作家梦的杂谈

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曾经想要成为一个作家,很早很早之前吧,想悄悄的少年成名,然后身边的同学突然发现他们有那么一个牛逼的朋友。那个时候喜欢凤凰传奇,我也要取一个笔名呀,是叫凤凰还是叫传奇比较好呢?感觉两个笔名都挺好的,很纠结!真的是十分搞笑了。

我真的有在写呢,写了很多个题目,然后写了大概140字正文的那种,然后就写不下去。我记不清楚写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了,是那种青年文摘体,现在想来其实那些文字都还是写的挺好的,要是当然是会玩微博的话,现在看看还比较回忆吧,至于感情嘛,当然是没有的。

在某一个下午,我突然发现我的文学梦搁置很久了,憋了一个下午,写了一篇1000多字的长文吧。然后投稿到我们高中的杂志了,杂志社名字叫《启智》,应该也没得几个高中同学还知道了吧。万万没想到,大概三个月后,居然真的在校刊上印出来了,题目叫那一片荷塘,就是我外婆家院坝前的荷塘本塘。当时我们班有三本校刊,我偷偷的藏了一本带回去家去了。然后第二周还领了10块钱的稿费,我真的很高兴,但是我们班那个经常在校刊发文的女生却是云谈风轻。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我妈,某一次他回老家的时候我还叫她带到重庆给我爸看,然后这本杂志就被我爸扔了,说实话还是有点失落,但那个时候鸡汤文看的有点多,觉得自己还会发更多的文章,也好想并没有很气的感觉。

自从校刊发文后,我再也看不起高考作文的那种形式了,没发文之前作文都是45分左右,后来就成了40分左右,好像也并不急,觉得高考的改卷老师会欣赏我的作文。发校刊大概是高二下,后来就是高三,我没有写文章了,其实应该是我不想写,也写不出啥子了,还当成了为了高考的一次牺牲,可谓是感动自己十大人物。

上大学加社团,我是在没来大学之前就加了学校的记者团的群,感觉自己找到组织了。然而,在看到我最开始就加群的条件下,我通过了记者团的初试,试用期后,我就被淘汰了,真的是十分尴尬。然后还加了不少记者团的人的扣扣好友,从此,我大学四年,没在扣扣发过这种的文章了。

我加记者团加的是副刊部,文章风格是丁香姑娘那种满满文艺气息那种。我后来如问言论部的部长,对于一些事件分析看法吧,那个部长觉得我的文字能力不行,最终也没有能加入记者团,甚至说我高中发的文章也是优秀小学生作文,简直扎心!现在想来,倒也是句句在理。

总结一下,我确实可能不能成为一个作家,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可能。但我还是想把写这种长文当成一种习惯吧。我也曾觉得写作如无病呻吟,辞藻华丽就好,却在这些表面的东西中丢了自己具体想要表达的内容。丁香姑娘那种文艺逼格满满的其实也不太适合我这种小年轻,我觉得没得那么多丰富的经历,写出来也是没得感情滴。有人评价泰勒斯威夫特的成功是因为她写的歌从来不写自己不懂的看起来流行的东西,全部是她经历的事情,每一首歌都送给前男友,与青春年轻的人有共鸣。

我想我也写写我的生活吧,没有鲜衣怒马,没有白T篮球,如一塘池水,偶尔也可泛起一层波;我也可以是观点型选手,三观正,游泳健身美剧都有了解;我还可以……

哈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尘 落 世 欲 断 魂 缥 缈 无 声...
    茯苓语断阅读 78评论 0 0
  • 凡是存在都有价值,所有人都由上苍赋予了任务,都在出演各自的角色。从自我的主动性去考虑,学习了这段以后,我又经常会反...
    JASONGU_2f28阅读 128评论 0 1
  • 春草偷偷在雪下萌芽 孩子的笑声 将东风拉的细长 岁月在老窑洞的烟囱飘荡 故事中的野人 吃掉了小孩的哭闹 大院的高墙...
    时年子周阅读 74评论 0 0
  • 我们在工作中,我们常常会遇到这样一种现:自己辛辛苦苦整理了半天的劳动成果,上司一句【不行,重做】就把我们大打发了。...
    左左沙洲阅读 2,16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