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雅》(原创长篇连载111)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一百一十一章  蝶恋馨雅风花暖   梅映冰艳雪月寒

文雍这次离职,公司里的事儿容易办好,重点是接下来如何与冰艳告别了。这对文雍来说这是个不得不做又无比困难事情。

冰艳对他有帮扶之恩,有爱恋之情,有灵犀相通的倾慕,有知冷知热的陪伴。就是因为她太好,文雍才要坚定地走开,好让她尽快步入属于她自己的春天。

那天晚餐的时候,冰艳还是来到他的身边坐下,默不作声地吃饭,平静的表情下有一些似有不能言喻的苦涩和几分淡然却明显的忧伤,脸色从来没有这么苍白。本来无比清澈的眼神显得有些迷茫,她轻声地问:“真的家里有事?”

文雍点头,声音也很轻地回答:“嗯,还好吗?冰艳。”

她浅笑一下说:“没事,觉得有点累,一会儿我们出去走走好吗?”

文雍还是点头“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晚饭后他们一起出了厂门,夏日晴空,金色的晚霞灿烂辉煌,工厂周围道路上缓慢地走着他们的身影,冰艳第一次双手挽着文雍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文雍没有推拒也没有过分地迎合,就让她靠着,一起走着,没有很多的话。那是冰艳幽幽的声音:“回去会很久吗?”

文雍回答说声音也很小:“是的。”

冰艳有些伤感又有些希望,她又问:“还会再来吗?”

文雍回答:“也许会,但不知在什么时候。”

冰艳抬头看着文雍问他:“陪我去看场电影录像好吗?我想坐坐。”

文雍当然没有理由拒绝,他答应:“嗯,我们去吧。”

不大的放映厅,幽暗而稍显暧昧的情人座,冰艳靠着文雍有力的胸膛,文雍搂着她的肩,一只手与她纤柔的双手缠绕在一起,虽然他们的眼睛都盯着银幕,但谁也不知道放的是什么影片,就这样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早已神游天外了。

但是,随着时间分分秒秒地流逝,冰艳渐渐地显得有些躁动不安起来,呼吸也没有那么匀称安详了,到后来她干脆闭上眼把脸贴在文雍的怀里,看似平静的身躯实际上包藏着一座汹涌的火山。冰艳知道他明天就要离开了,或许他们一生都不会再见,不是他们不喜欢不相恋,而是不能。

在生命的旅途中遇见他这样的男子的机会很小,也许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了,她万般不舍。不想失去他但又分明知道他不属于自己,冰艳一直都知道他迟早是要离开自己的,却痴痴地希望这一天来得晚些。能陪他多走一程是一程,多守一天算一天,哪知道他走得这么快,这么急,竟然没有时间来不及为他绽放自己。这是她的祈愿,要把最好的自己给最爱的人。

文雍坐在那里,怀拥着冰艳,一个象她名字一样剔透明艳的女子,他小心翼翼不敢随意乱动,生怕一不小心就破碎了这尊不该自己拥有的女神。

但她柔美的身躯和被爱所困的心都完全不设防地贴靠着自己,文雍又岂能不动心?他身上的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都有着强烈的反应,他调集所有最顽强的意志来守护着自己的理智。

但人的欲望有时会像海浪一样汹涌地拍打冲击着理性的堤坝,脆弱的灵魂常常都会被冲垮。可是,冰艳引发的不是一般的海浪,而是滔天的海啸。幸好文雍的心里不是一座寻常的堤坝,而是馨雅为他筑就的一座坚若磐石的大山,巍然屹立在狂涛巨浪之中。只是看起来也有些飘飘摇摇脆弱欲倒的样子。

在对抗和煎熬里文雍看看时间晚了,轻轻地拍一下冰艳,在她耳边说一句:“冰艳,我们回去吧,再晚要关大门了。”

冰艳睁开双眼恰似午夜梦回,迷离的眼神仰望着文雍,象干涸了千年万年的土地渴望着雨滴,文雍的心都要被她消融掉了,他不敢正眼久看,只是柔和地说:“冰艳,别这样,我们回吧。”

冰艳顽固地用双手勾着文雍的脖颈,颤抖的声音让文雍感觉出她小小心脏的狂跳,灵魂出窍一般呓语:“吻我,让我知道命里有你的好,让我记住跟你好过。”

文雍声音轻得不能再轻了,他问:“吻别吗?”

“嗯。”冰艳还是个不怎么会接吻的女子,但她聪明又拥有最柔美艳丽嘴唇。再说,亲吻似乎是人的天性,只要想做,一边开始一边就学会了。

这是一个长长的吻,对于冰艳,它可以长久到慢慢的一生,这里可以容纳她全部的感情。文雍是过来人,他能够真切地感觉出冰艳的身体里散发着无尽的诱惑,仅她柔嫩热烈的嘴唇就足以迷人心智、取人性命了。

文雍觉得自己真是有些把持不住了,他想要她的全部,眼看所有守护纯真美好的防线就要轰然崩塌,但灵光一闪的理智在欲望之海按了暂停。文雍慢慢抽身,拉起冰艳就走,再这样下去,只怕他的离开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这可是苦了可怜的冰艳,被中断的亲吻害她好长一段时间都回不过神,那么甜的,那么短时间怎么会够啊?

这一夜冰艳彻夜未眠,眼泪断断续续的流了一整夜。第二天她请了病假,也没有去送文雍。中午后,乔小玉送来文雍给她的一封信和一条价值不菲的紫色丝巾。

江湖传言,紫色象征着思念、爱情和永恒。冰艳相信它是真的,没有失去又何来永恒?

她没有那么急就打开那封信,而是把那丝巾放在脖子上蒙在脸上又继续幽然大睡,直到晚上夜阑人静时才拿来打开看,那就是文雍在她耳边的轻声告别。

“冰艳妹妹: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吧,没有比这更贴切的了。最初时,我以为你是苍天派来拯救我的。在生命旅程中最泥泞不堪的时候,我迈不开脚步濒临绝境,觉得苍天已经抛弃了我,只是本能地在那里做无谓的挣扎。

但是,你来了,一身的阳光,一身的温暖,一身的鲜亮。与你同行我的心就再也没有一次被冻僵。可你绝美的眼神却让我觉得我们有着生生世世的缘分,这怎么可能?

我今生所受的磨难源自于前世的我罪恶缠身,你知道陪我一起赎罪的还有一个和你一样美丽无瑕的人。

有你的这一段旅程,我总想说感谢苍天但我知道你才是我最应该感谢的人。

冰艳,我愿把你看成是红尘俗世里最好的女子,我生命中本不该有的最漂亮知心的妹妹。我得认真地对你说:如果没有那么多的罪过,如果没有遇见那个和你一样好的她,我拼了命也会娶你为妻,你知道自己有多好吗?

同时,我也想用自己的样子告诉你,什么样的男人在他的前世今生是有过错、罪过和罪孽的,遇着了就躲开些,他们会伤到你,尽管也许不是出自他们的初心。

你将会遇见和你一样好的男子,以你的聪明慧眼一定能认得他,或许就在前面不远处等你。

我是相信有来生的,希望今生的修行能够救赎我累世的罪孽,那么我的后世便是一个无罪的清白之身,是一个更好的男人。我希望能够有幸再遇见你,这就是说你是我在轮回中都不愿忘记的人,而这恰恰就是你本身的模样。

走了,不用相见,只要相忘,埋不掉记忆就只要思念。珍重,一辈子都为你重复这两个字。冰艳妹妹,下辈子我要做等你的那个人。”

冰艳一边看信一边用纸巾抹泪,他走了,走得决然而干脆。他从来就当自己是个妹妹,而自己却想成为他一生的女人。然而他真是这般的谦谦君子,他是因为难堪才不情愿地转身,是自己逼走了他,他来这里还没有找到他想要找到的东西,怎么会半途离开呢?

现在他走了,不再回来,他们成了彼此人生旅途中记忆的风景,这不是她所愿的。

就算在每个日落月升不能进到同一个家门,就算只能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也胜过这般嘎然而止再也无法靠近。

命运使然,她也只能万般无奈地接受,文雍是她生命中的过客,留恋但不能留住,相遇相知却不能相守,或许,这就是他们三生石上镌刻的缘:

蝶恋馨雅风花暖,梅映冰艳雪月寒。长夜相思何处寄?佳人泪痕几时干?

愿她别哭太久,尽快地快乐起来,遇到她的真命天子,做一个幸福的女人。祝愿她好命好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