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30般若班《金刚经》第六讲:如何开悟



2017.05.30-般若班《金刚经》第六讲:如何开悟

点此在线收听此次课程录音

点此完成此次课程作业

点此下载此次课程资料

如何开悟

般若班《金刚经》第六讲

主讲人:格萨仁真

听闻佛法的时候我们要放下身语意其它的一切工作,不做其它的一切工作,专心致志地来听闻佛法。听闻佛法的时候是让我们的无明当下就去除的时候,如果我们有不懂的,通过听闻佛法我们便懂了。这样的话我们以前不懂的地方就是无明,懂了以后就变成明了,所以这是非常好的时间,我们要专心致志、高高兴兴、欢欢喜喜这样的心态来听闻佛法。我们是佛弟子的话,听闻佛法是非常好的。现在的人真的能听到正法的时间不是很多的,所以我们要珍惜,要放下其它工作来专心致志地听。还有我们学习任何知识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想学这个知识,就一定要放下其它的工作再来学习,这样的话才是有效率的。我们做一件事要保质保量,才能做好,学习就是这样,要放下其它专心致志地做。同时我们要发广大的菩提心,要想为了让所有的六道众生全部都离苦得乐——成佛,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我们来听闻佛法,听明白了以后,去实修实证,理入行入。最后理入行入完了,自己找到了一条成佛的道路,找到了一条离苦得乐的道路了。这个道路找到了以后我们再和其他的众生一起来分享,这样的话所有的众生都能够成佛了,这就是十方诸佛菩萨,他们就是这样做的。我们学佛就是这样学的,发着菩提心来听闻佛法的。我们做任何善业的时候,开始都要发普提心,中间都要心安安定定地安住在我们做的善业上,最后做完任何善业都要回向。这就是修行佛法的三殊胜,任何时候我们做任何的善业都要用三殊胜来摄持的。

上次我们讲到了《金刚经》的序言部分,《金刚经》总共分为三部分来讲的。第一部分是序言,序言部分讲了五圆满,五圆满讲完了。当时须菩提问佛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他们应该怎么样做呢?怎么样来调伏他们的心呢?”接下来就是《金刚经》的核心部分了,下面的整个部分都是佛来回答须菩提这个问题的——“善男子善女人如何来降伏他们的心?”这就是我们下面学的核心部分,《金刚经》的主题部分,前面是序品,下面就是主题。如果前面的序品按照密宗的说法叫前行(前行在《金刚经》里是很短的,这个前行只是讲了个序品就完了),那《金刚经》下面讲的就是正行了,就是主题、核心部分,在这个主题里面,佛告诉我们怎么样来调伏自己的心。

佛讲了两个核心部分,一部分叫境明无住,境就是外境的境,外面的环境,我们看到的外境。比方说你在家里看见“家”这个情境,“家”这个外面的情境叫外境,是我们眼睛看见的,耳朵听到的,鼻子闻到的,我们的舌头在吃饭喝水时可以尝到味道的,眼耳鼻舌身意,还有我们的意识,是在对外面的这个环境做实时的分析和处理的,没有一刻停止的,这个就叫外境;外境我们是怎么样来感知的呢?用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对外面的色声香味触法。这里讲的法就是我们从外面采集的信息进到我们的心里面来产生的感觉,这个就叫法。我们的眼识、耳识、鼻识,味觉、触觉、还有我们的意识——眼耳鼻舌身意对色声香味触法,产生了我们的六根,六根产生了六识,对应的是六境。师兄啊你看六根,对应六境,产生了六识,总共加起来三六一十八,这就是我们的心的系统,分分秒秒时时刻刻这六方面都在起作用的,所以古代的这些大师们他们这样说的——十八界唯心造, 都是我们的心造出来的。十八界都是在我们的心里面显现出来的,师兄啊,这是我们每个人现量看得到的,你要想想自己是不是这样的。这个里面眼耳鼻舌身意,对色声香味触法,次序排下来是有对应关系的,你不要把这个次序变化了,变化了就不对了。眼睛是对色的,耳朵是对声的,眼耳对色声,你看耳朵是对应声音的,眼睛是用来看色的,鼻子是对香的,眼耳鼻舌身意,对色声香味触法,这两个对应关系是我们佛教里讲的。六根产生了六识,眼睛看了,看到色了,产生了眼睛的眼识,我们叫眼识,这个眼睛的识呢师兄啊,六根六识,有的人说六根六尘六识产生了,这就是十八界总共加起来。我们要好好地分析一下,这个里面又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叫外境,六尘,为什么叫六尘?比方说我们看见了色,色叫色尘,或者叫色映,为什么叫尘?师兄现在不一定能理解,我们都觉得这个外面的桌子怎么会是个尘呢,怎么会是一个染污呢?我们不会觉得的,这就是我们众生,所有的众生都有这种感觉,我看到了,大家都看到了,天地之间的,所有的万事万物我们都看到了,用眼睛来看到的,眼睛是我们对外界采集信息最多的一个器官,如果人没有眼睛的话这日子真的是太难过了,我自己觉得要没有眼睛看不到外面的话那真是很大的麻烦,但是看得见的人真是太幸运了,所以眼对色,色叫色映,声叫声尘,古代的人都叫尘,我们不会觉得它是尘,觉得它是有用的,比方说听音乐,你把音乐说成音乐尘的话那很多的人会很郁闷的,音乐怎么会是个尘呢?佛教它在讲这个话的时候讲了这些东西在你的心里面能空掉的人那就不是尘了,不能空掉的人就成了染污了,就成了执着了。

比方说我们看见的色,桌子是桌子,汽车是汽车,房子是房子,地是地,天是天,树是树,人是人,看到的所有东西是实实在在有的,如果有这样的觉受的话,那这样的觉受就是众生的实执,从众生的角度来说都是对的,但是你要从佛和菩萨的角度来讲这都是有病的,都是不正确的,是有执着在里面的。我们都会觉得这个执着是很正常的,因为我说了有执着的人是太多太多了,开悟的人毕竟太少了,所以大家都生病了,就不觉得是病了,这就是问题所在。师兄,好好地想一想,比方说我们看到桌子都认为是桌子,看见汽车都觉得是汽车,看见房子都是房子,那菩萨他看见了相还看见了非相了嘛,相与非相,两个同时看到的,这样的话才是佛菩萨了,不然的话,慧能大师怎么说菩提没有树?他说菩提树没有树啊,他说明镜没有这个台,你梳妆的明镜台,照的这个镜子,镜子是没有镜子的,他是这样说的,树是没有树,那这样说的话太神仙了,好多人看了都觉得这话说的怎么会对呢,好多的人马上会觉得是不对的,就像以前好多的人看了佛教的《金刚经》,他们都说这话说的简直是不合适啊。有的人过于自信,不领悟佛说的还瞎批评,但是有的人不懂就疑惑了,他还会问问佛教的这些大师,但是这些大师有的人他答,有的人他还不答,为什么不答?

你看以前我们古代写《黄帝内经》的黄帝,他去见山里的高人,第一次带着他的部队和妻妾们,声势浩大地,打着皇家的仪仗队到那个修行人住的地方去求道,他是黄帝啊,中国应该是最尊贵的人了,是吧?天下都是他的。可是他到了以后,那个人说你回去吧,没法跟你讲。为什么呢?后来他回去就想了自己怎么错了。他想原来我太傲慢了,去的那个阵势,带着自己的兵,皇帝的架子摆出来了,人家修行人他可不在乎你这个东西,古代的这些修行人他们是有这样的脾气的。特别是他如果缘觉阿罗汉,只管他自己,管你干什么,他没有想着要去普度众生,自己舒舒服服的,凭什么管他们,所以就这样了,那个人就不给他讲什么东西。然后第二次,他就回去沐浴更衣,在自己家里清清静静地过了几个月,之后带了一个侍者,两个人去了,黄帝和侍者一起去见了,去见的那个人叫岐伯,那个人一看这回这样来就可以了,这样才是来学习的人。本来浩浩荡荡地摆出皇家的气派来人家讲都不给他讲的,所以是这样的。我们求道的人应该是这样的。我见很多的人来见上师,他们很傲慢,他们也跟上师讲话,但是上师没有传法,有的弟子诚心诚意的,他们什么也没有,手上就一个哈达,然后给上师顶个礼,上师都给他传大圆满心髓了。为什么?他恭敬不到。

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人大家都觉得很奇怪了,这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们没有这样的觉受,没有这样觉受的话,讲《金刚经》就有点困难了。我们现在要讲的完全是讲空的这个状态的,为什么呢?《金刚经》这个听众,人家全部都是阿罗汉了,我们这里连我自己都不是阿罗汉,那怎么讲,那真的真的讲《金刚经》的只有像上师这样大师级的人物,可是上师讲藏语连我都听不懂那大家又怎么听得懂呢?这个就麻烦了,那上师他慈悲,他说格萨仁真你先去讲吧,你先讲,讲完了以后基础有了以后上师再讲。真的真的能够给大家讲《金刚经》的只有像上师这样的大德,你看佛祖的听众都是阿罗汉,我们现在没这样的本事,没这样的本事就强行给大家讲一讲,从理论上讲一讲,入行的话真的是太难做到了,但是我也知道我们有一些汉族弟子已经明心见性了,真的有的。还有我们有很多的修《益西喇嘛》的师兄去了,那么我想,这些师兄你们都要好好地听,还有将来你想学《益西喇嘛》的这些师兄你要好好地听,将来想学大圆满正行的师兄你要好好地听。我虽然讲得不好,但是抛砖引玉给大家讲讲,讲到这的时候我觉得特别难,因为前面的话,头一讲二讲的时候讲轮回,讲十法界,那些大家都还容易理解,讲到那个佛教的学习方法大家都有点晕了。后面讲到这个相和非相的时候,如果没有证悟的话真的是太难讲了,有的师兄说你用比喻来跟我们讲,讲得清楚,多讲实例讲得清楚,如果我讲实例你还是不清楚呢,后来想了讲实例怎么讲嘛,这个实例讲出来大家还是会听不懂,为什么会听不懂?那人家讲的那个实例讲的话是短得很。

比方说慧能大师他从五祖寺得到了弘忍大师的传承,他拿着木棉袈裟、佛的钵衣、达摩祖师传过来的那些法器就跑了。从五祖寺往广东省跑了,在广东的时候很多的人就知道了,衣钵已经传走了,被慧能拿走了。这些人不服气,他们想他凭什么拿,我们该拿呀,然后他们就来追,追着慧能要抢这个衣钵。当时有个将军,(是极品将军,一品将军还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记不得了,有个将军反正是唐朝的军官。)他的武术非常地好,慧能大师也是跑得特别地快,你看那一品将军才追的上他,其他的人追不上他,他的武功也是很好的。慧能大师跑跑跑,跑到一个地方的时候,那个一品将军就追上他了。慧能大他一看跑不掉了,没办法,就把衣钵放在石头上,自己人躲起来了,因为他打不过这个人,打不过这个人他就想我凭什么跟你打,你要这个东西你拿去,其实佛法不在衣钵,而在于你的心里得没得到这个法。那个将军叫慧明,就来提衣钵,怎么提也提不起来,师兄们想想为什么他提不起来?开玩笑!那是佛教的东西,不该他提他是绝对提不起来的,有护法在那看着呢,他拿不走,所以很多人他们以为佛教的东西可以随便搬来搬去的,有你看得见的众生,还有你看不见的,天龙八部护法多多的有,还有四大天王呢。那我们密宗的护法更是多了去了,所以有的人他们不知道,他们看见上师来以为上师一个人来的,上师来是一大群来的,从来就不是一个来的。上师在人间走的时候,上上下下多的很的护法、天龙八部在这里站着呢,以前我和上师去五台山的时候,从北京一出发护法就来了,都是这样的。最后那个将军提一把提不过来,他就想来看看慧能大师凭什么拿到衣钵的,他知道慧能大师在不远的地方,就他大声地喊:“仁者仁者,我为法来不为钵来。”我不是来抢衣钵的,我是为求法来的,这样大喊大叫地在那个山里。慧能大师就出来了,坐在石头上看着他说:“你干什么?”慧明说:“你得到了禅宗的正宗的传承,跟我讲讲你得到的法是什么?”慧能大师说,你把你心上的念头全部去掉,一个不剩,就开始教慧明,慧能和慧明本来他们俩是师兄弟,但是慧能大师悟了,慧明没有悟,所以慧能大师就对慧明说:“你现在思想清清静静的一个思绪都不要有,然后在这坐着。”那慧明也不是一般人,他马上就达到那个状态了,达到心上一个念头也没有了,坐在那里,然后慧能大师就给他说:“你看这个时候,你的心里没有任何念头的时候,我们还活着的嘛?心里一个念头没有的时候,这个就是明上座你的心的本来面目了。” 慧明当下就悟了,讲完了,这就是例子。

师兄,你们现在也做做看,自己心上一个念头也没有,然后你还是在看,还是在听,那这个就是你的本来面目,讲例子就是这样,不到十秒钟讲完了,关键我们做得到做不到。如果你心上一个念头没有,这时候你还活着,这个时候就是你的觉性,就是你的本心,这就是例子,大家懂。所以说师兄,这个开悟只是一刹那之间,可是在一刹那之间的前面我们做很多的很多的准备了,我跟上师修了五年,五年之前已经学了三年的《金刚经》了,所以跟着上师修法五年以后,已经学了八年的佛法了,在此之前还修了三年的前行法,后面还有三年上师做了窍偈的引导。上师的方法和慧能大师还不一样,是另外一个方法。但是因为我们是密宗,不能随便讲,不能像显教一样全部都讲出来的,这是你们以后要到上师那去求的,我如果讲了就害了你们了,所以不能这样讲的。我跟上师的五年,全部是辞职以后什么工作都不做跟着上师的僧团跟了五年。这五年中,吃了不少的苦,净了不少的业障,还有修了前行法,业障净了的时候,上师一讲法你才懂了,因为你太投入了才能开悟的。

刚才那个十秒钟讲完了,我上次跟你讲了,我进去问了上师一个问题,上师反问了我一个问题,然后就说出去吧,这样这个过程整个可能还不到三十秒就出去了,但是我自己在那一刹那没有领悟,当时还心里不满呢,可是以后慢慢缘分到了的时候,走着转佛塔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就看到了,心就是这样。那你真的开悟了,分分秒秒拿出你的心来看,是这样的吗?就是这样的。

有的师兄跟我说,师兄啊这段时间我修行得特别好,就明心见性了,可是过两天我的禅定没了,我的明心见性就丢了。可能吗?!可能是这样的状态吗?这不可能的,师兄,根本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明心见性了,时时刻刻都会看得见,不会说今天你禅定看得见,明天不禅定就看不见了,不可能!任何时候你拿出来看,心它就是这样,就像你任何时候拿出手来看,它就是这样的:一个手掌,五个手指,时时刻刻怎么看都是这样,你的心就在你跟前,分分秒秒在你跟前。但是现在不是看手掌,是看你的心,你拿心来看心,拿你自己的心来看心的话,一看那心它就是这个样子,不可能说我入定的时候看得见,不入定就看不见了,这种说法是绝对不对的。师兄们,你看见自己的心了,现在看到了,分分秒秒看到,时时刻刻看到,任何时候拿出来看它都是这样的,这个叫一见永见,这个才是真的明心见性了。今天看是这样明天看又成那样了,这就不对了。大家都学过一个寓言故事《盲人摸象》,即今天摸摸象的尾巴,明天摸摸象的鼻子,后天又摸摸象的象牙,摸摸象的大腿,再过一天又摸摸象的身子,每天你摸的地方不一样,你看到的就不一样,为什么?没有看到全貌,没有把握全局,没有把握整体,只看到了一部分,那你怎么看都是不一样的,没有把握到全局。把握到全局它一定是只有一个东西的,答案是只有一个的,特别标准的,大象就是大象,我们人就是人,心就是心,只有一个嘛,我的心,你的心,他的心,上师的心,佛的心,大家的心都是一样的,正因为是一样的,正因为我们的如来藏和上师的是一样的,所以上师才能告诉你如来藏怎么找,如果我们的如来藏和上师的如来藏不一样,那上师怎么教?上师都不知道你的如来藏是怎么样的!因为他看到了他的如来藏,他知道了我们的如来藏,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如来藏。

我们知道所有众生的如来藏都是这样的。师兄,今天说了个很重要的——大家的心、如来藏都是一样的,答案是只有一个的,你不要今天找一个,明天又换一个,很多的师兄被上师一考考懵了,今天他说是这样,明天他一想,上师一这样“你说的对吗?”眼睛一瞪,他马上想,哟,我说错了,对不起上师,我说错了。比方说今天他说是这样的,明天上师一考他们马上就吓着了,他们就想,我答错了,他们马上就变了,为什么?因为没有好好的看,观修少了不自信。我看到了心,它真的就是这样的。那这样的人就真的找到了(如来藏),找到了就是这样的。比方说水是什么样的,水就是会流动的干净的可以喝的,脏的不能喝的,怎么说它都是这样的呀,水是湿的;你找到心性的时候,这是真空妙有的,心是真空妙有的,就这么一个答案,没有两个答案。可是今天你说空,明天你说有,后天你又说不空,又说不有,这样搞来搞去最后自己搞糊涂了,然后一考的话你们全部都过不去,为什么过不去?真的自己没有找到,观修少了不自信,看得少了你是没有这样的自信的,所以是这样的。

师兄,我们每个人都有,答案就是佛讲的真空妙有,缘起性空,显教里都讲了,就说前面讲的见到相也见到非相了,如见真相非相即见如来,这就是标准答案了。可是我们自己有这样的自信吗?所以为什么密宗它有一个好呢,就是先让我们次第来修,先修前行法,前行法把你的业障消得差不多了,就像一个镜子,这个镜子上面现在污垢太多了,为什么污垢太多了?轮回的太多了,上面积满了脏东西了,而且这个脏东西不是一般的,它固化在镜子上了,这个就是俱生无明,粘在上面了,黏在上面了。原来是灰,时间长了它变成了泥,压力下变成了岩石了,镜面被这样污染了以后就像胶水一样的粘在上面非常难去除的,那要去除这个干吗?前行法磕大头、念百字明忏、积累福智二资粮……多多的这样做,做了以后业障净了的人才能入定的。有的人他快快地入定了,他以为每个人都是会入定的,因为有的人入定了,他就教别人入定,结果一看好多人是不会入定的,入定是高级功夫,高级功夫叫入定。你看佛教里讲戒、定、慧,首先要有戒,戒做的好的人才有定,然后才有慧。如果一个人他一来定就做得很好了,他的戒律也做得很好了,这样的人他的心是特别放松特别善良了,天生的善良天生的好。其实戒律是什么?戒律就是要我们善良的,有戒律的人就是善良的人,心好的人。戒律是干什么?教我们不伤害众生,别解脱戒;利益众生,你看不伤害还不够,还要经常利益众生,利益众生是菩萨戒;最后是三昧耶戒,什么是三昧耶戒?三昧耶戒安住在真如自性里面,见到真如自性这个上师了,见到上师真如自性。这样说,上师真如自性,见到了真如自性上师,这个时候就是和真如自性合在一体了,真如自性就是上师,上师就是真如自性,这两个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叫修无上瑜伽法,这就是三昧耶戒。三昧耶戒从外相,外面来讲是恭敬敬爱上师;内相来说是解悟法理,依教奉行,上师讲什么做什么;核心部分的三昧耶戒就是见到了真如上师,见到了上师真如,两个融合为一体了,这就是我们经常说“上师化光融入我,无着任运而广大啊”你看吧,上师化光融入我,无着任运广大,在这样的状态下来等持,这就是见到真如的上师了,真如的上师就是无着、任运、广大。“无着、任运、广大的”这就是我们的真如自性,这就是真如自性的上师,在这样的状态下等持了,那这样的话就见到真如自性的上师了。所以我们的前行法,你看,修前面前行都是积资净障,最后积资净障完了来到上师瑜伽,在上师瑜伽“上师化光融入我,无着任运广大”,在这里面真的能等持进去,我们就明心见性了,师兄,这样才是理入行入。如果我们明心见性了,无着任运广大啊了,进入到这样的状态了,找到真如自性了,那后面的就好学了,师兄。那就不执着了,不执着本来就是不执着的,所以你要讲这个,那你们自己修行的少了的话,讲了半天我觉得讲空性是很难讲的。

还有一个我们把前行法好好地修了以后,修《益西喇嘛》,修《益西喇嘛》每年都进寺院去修,《益西喇嘛》是什么?全部都是修《金刚经》的,让你的身怎么样来做?开发出你的觉性来;让你的语怎么做?开发出你的觉性来;让你的心怎么做?开发出你的觉性来。它说的只有这三方面,你的心和法界相应,你的语和法界的法音相应,你的身体和法界的真如自性相应。身口意三方面和法界相应了以后真如自性自然而然就显出来了,自然而然找着了,这就是莲花生大师的《大圆满心髓法》,特别好的。我自己修《大圆满心髓法》,越修越觉得好,越修越觉得这个法太好了,太系统了。什么叫好?好就好在它成一个体系,是一个台阶,你可以一级一级的,就像你爬峨眉山一样的,一级一级的,你只要吃得了苦,一级一级可以爬上去的,不是模糊的路,也没有要你不停地去开凿、还要上师给你开凿。这条路已经给你开凿好了,一个一个台阶,一级一级往上走,一定能够登顶的。登顶之路都修好了,中间没有任何的歧路走的,顺着往上走就可以了,这就是密宗《大圆满心髓法》,我们《龙钦心髓法》是这样无比殊胜的。

师兄,我们遇到了这个法,还遇到了这个法的传承上师,真的是太幸运了。大家如果不学这个的话,我刚才禅宗那个故事讲完了,那你们看看自己能不能达到吧,就是明心见性的状态,你要讲其他的例子也可以讲,能讲的太多了,每个大师开悟的都可以讲一个故事出来,可是听完故事了,什么也没有。为什么?大师当时就悟了,我们就是悟不了,那怎么办呢?那还是只有好好地学《大圆满心髓法》。我讲到今天,课再往下讲,跟大家讲天书一样,那么多人听不懂,真的是太难讲了。

你们要加油,要好好的修前行法,祝愿上师身体健康,(你们)修完前行法以后,(上师)给大家传窍诀。上师,吉尊玛,这两天他们没有太多的空闲时间,我祝愿上师吉尊玛这段时间把身体保健做好了,可以继续给大家传。只有大圆满心髓法没有上师传的话也是没有用的,我们看不懂听不懂的,佛法必须是得这样来学习的,必须得有上师这样的人,大师来教。以前上师说:“我是因为这个大圆满心髓法坐在法座上。”我不这样看,上师坐在大圆满心髓的法座上是因为上师自己就是大圆满心髓啊,上师与这个法无儿无别地融合在一起,因为他修了这个法,上师是这个法的佛,上师是这个法,上师是这个法僧,上师达到这个境界了,这个法和上师无二无别融合了,就像《金刚经》,《金刚经》和上师无二无别融合了,那上师讲《金刚进》的话,轻而易举地。而且是从佛祖那里得到传承的,上师的心和经是一体的,经就是道,这个道在我们的心里面也有的,上回讲过了。

今天讲到这里我觉得太难讲了,下面我跟你们讲的这些话呢,其实我一读,我就觉得要给大家解释,可是解释完了以后,我觉得你们还是不懂,所以今天着急了,如果举我们密宗的例子呢,犯了密宗的三昧耶戒,不守密了,如果讲显教的呢,你们都听多了,以前都看了,听闻了,那大家还不悟的话,有什么办法。我又没有三头六臂,又不是佛,你自己不悟的话,佛都没有办法,自己不悟的话,佛又有什么办法呢。就像阿难尊者一样,他没有开悟,最后佛涅槃了,他只有哭,怎么办呢,佛已经涅槃了,讲的话全部讲完了,自己不悟,那有什么办法,所以佛涅槃的时候哭得最厉害的两个人,一个是佛的儿子罗睺罗尊者,那是因为是自己的父亲,罗睺罗尊者当时太伤心了,他不在佛跟前,跑到另外一个如来佛跟前去站着,不回到娑婆世界来了,为什么?他不愿看到自己的父亲去世,虽然是弟子,但是也是儿子嘛,他们俩的关系是不一般的,父子之间心是连在一起的,所以罗侯罗尊者很坚决地不回来,就在那哭。还有一个哭得最伤心的是阿难尊者。罗睺罗尊者还好,已经开悟了,他看到父亲成佛了又到另外一个净土去了,那他还可以去找,没关系的,但是阿难尊者就麻烦了,佛已经走了,法已经讲完了,自己还不开悟,着急啊。后来迦叶尊者就开始收拾他,骂他,批评他,为什么佛不骂他,批评他?因为佛和他太亲切了,太亲的亲人有时候教不了法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是亲人,比方说,像上师,上师的爸爸如果不把上师当成上师,而是当成儿子的话,那上师的爸爸也学不到佛法的,你明白吗?所以是这样的,佛法是很奇妙的,嗡扎喇嘛见到仁波切都要顶礼的,他把上师作为上师来看,不当做儿子来看,那这样的话,他来求法都是恭恭敬地来求的,这样才对的。

佛法为什么要实修实证呢?不实修实证的人,讲一万年,最后还是一个普通的人,这是没办法的,没有证悟的话,这些经文看了,理是懂了,不入行的话做不到。现在这个时代,要入行的话,我们很幸运地遇到上师了,那我们要学《益西喇嘛》,顺着《益西喇嘛》这个台阶走上去,在我们没有达到顶峰之前,甚至我们达到顶峰以后,上师永远是你的恩人,是引导你,把你接引到山顶上这个人,你的向导,在没有达顶之前,不能离开他,达了顶以后呢,你看见自己和他是一样的,就像佛看到佛一样的,两个都是佛,然后两个很亲密,融为一体了,都是这样的,佛和菩萨的关系是这样的。就像文殊菩萨一样的,是所有的佛的父亲,所有的佛都是文殊菩萨教出来的,那最后我们的父亲,上师文殊菩萨嘛!这样来做。自己成就了以后呢,要知道我的血缘是从父亲那里来的,我的这个明心见性的血统是从上师佛父那边得来的,是这样的关系,所以我们叫上师叫父亲的时候说是“帕吉尊喇嘛。(圣吉尊上师)”这样来讲的。上师跟我讲了很多,他说上师是上师,上师是国王,上师是父亲。莲花生大师都是这样唱的:“我是上师,我是佛,我是法,我是僧。”莲花生大师这样给他的弟子唱出来的,我是莲花生大师,我是所有众生的父亲,我是所有众生的母亲,他说我是所有众生的儿子,也是所有众生的女儿,你们去看莲花生大师传。我们对自己的上师就是要这样,在我的心里,阿宗甲色白玛旺嘉仁波切永远是我的上师,我愿追随他,生生世世追随他,像阿秋喇嘛写的:生生世世恒时不离分,从今生到后面的生生世世都追随他。为什么?大圆满心髓的上师都是佛,所以是好。

今天本来想讲这个,但是我觉得后面这个话太难讲了,讲了呢你们听不懂,如果你们没有明心见性的话,那就像听天书一样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们读了多少年了?应无所住生其心我们读了多久了?没有开悟!为什么没有开悟,因为没有实际去做,没有实做的话,讲这个实在太难讲了,那今天呢,我把这条道路,自己看到的这条道路先和大家分享一下,不分享的话,后面的课我觉得怎么讲都很难受了,你们都不理解的话,我在这里讲就像自己在这里唱歌跳舞,大家听不懂看不懂觉得疯疯癫癫的了,没有意思了,真的是太难讲了。今天讲的这一部分就是如何开悟。那现在这个时代我们要开悟的话就要跟随上师,不开悟的话,我们找不到如来藏,找不到如来藏的话,《金刚经》读了再多也是没有用的。

今天在讲课之前我到外面去散步了,看着北京的天,看着北京的地的时候,感觉到了万法皆空,突然想到这个东西太难讲了。我给你们讲课讲这么一个小时,备课要备一星期,想用最简单明了的方法给大家讲的,可是讲到《金刚经》正行部分的时候,实在是太难讲了,我自己一看江味农居士的目录就知道内容了,不用看解释,直接看《金刚经》就觉得很顺畅,很通顺的。可是要给大家讲的话,看了六祖大师的讲法,我觉得大家听了还是会听不懂,真的是太难了,后来我就想,这个怎么讲呢?前两天给一些师兄做了一些调查,问他们听得怎么样?他们说了各种各样的话,我听完后,真的觉得这个讲课比我想象的要难,当然有好多师兄,他们领悟了,有好多师兄越往后听,可能是越来越困难了,但是没办法,我们还要继续讲,起码为了理入我们要讲。

但是今天一定要跟大家好好地讲讲:你要好好的努力修前行,修完前行不要离开上师。好多的师兄他们离开上师了,离开上师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一定要知道你的上师是上师,其他的任何人代表不了上师,我们在上师身边工作的任何一个人代表不了上师。有好多人离开上师,是因为道场的负责人做得不好,还有像我们这样在上师身边的这些人做得不好,有的人说什么话打着上师的旗号来说,这样的话是不行的,不好的,金刚兄弟间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一个人可以说他代表得了上师。有的人把上师说的话拿来当打别人的锤头、拳头一样的用,专门拿来对着别人说。上师说的话,是要求我们每个人自己的,你不要拿那个话去要求别人,特别是在上师身边工作的人,一定不要代表上师,自己代表上师枉说上人法,这是非常恶劣的一种行为。除非你把上师讲的佛法准确地表达给大家,把上师讲的慈悲、智慧表达给大家,如果不是这样,讲法是为了批评别人,骂别人,然后把上师的法语作为拳头来揍别人的话,是非常非常不好的,做了恶业了,你让其他的师兄离开上师了,本来人家应该可以得度的,你这样做了以后,别人不得度了,这个业障算在你头上的。

还有每个师兄你们都要长个慧眼,上师是上师自己代表的,其他任何人代表不了上师的,我跟上师这么多年,我自己坚定了信念,任何时候我出了什么问题,做了什么事,修行过程中遇到的事情,都会直接跟上师说的,以前藏族的师兄,他们怎么说我,骂我,批评我,我从来都不当回事的,为什么不当回事?我知道,他们说的我可以在乎,也可以不在乎的,但是上师我是最在乎的,这些大成就者说的话,我是最在乎的,其他的人说的话,我都听,有道理我就用,没道理我就避免以后犯那样的错误,我也不恨人家,和所有的师兄保持和谐,在团体里面合得来大家在一起玩,合不来大家走远一点,那没关系嘛!人和人之间,有地水火风空,有相生相克,相生的人大家就在一起,相克的人大家离远一点,这样就好了,但是你不要离开上师,你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上师,学了大圆满法,你把其他师兄的话当成是上师说的话,那你自己就可惜了,遇到上师这样的大德,我看上师举手投足和开口说话佛法马上就源源不断地出来了。

我们大家都要敬爱上师,这个很重要的。敬爱上师得解脱,敬信上师得解脱,为什么?我上回举例子说了,上师教我“嗡、啊、吽”三个种子字,97年教我的,到现在我还天天做,97年到现在做了二十年了,师兄们听懂了吗?二十年从来不断的,要换其他的人,你给我说天天吸气、住气、出气就这么练,我会觉得他在哄我,给我们开玩笑的,不重要的。但是是上师说的,上师跟我说了,你做这个,身子直直的,身直脉直,脉直气畅,气畅后明点满,明点满了以后你的明心见性自然而然出来了,这是气功的原理,也是明心见性的原理。上师讲的,嗡、啊、吽种子字,再加上身直,身直脉直,脉直气畅,气畅以后明点满,明点满以后呢,妙境现。这是97年上师跟我讲的,讲完这个话以后我如获至宝,从那天一直练到今天,功夫练出来了,师兄。你天天嗡、啊、吽练练练以后,左脉右脉清清楚楚出来了,中脉也清清楚楚出来了。所以现在修破瓦的时候,一“呸”起来的时候,马上感觉一口气从头顶直接冲出去了,颇瓦法这种感觉马上出来了,现量的出来了,这就是为什么练了这么多年。还有呢我也是练武术的,我练陈式太极拳的,学了上师教我的气功以后,打太极拳的时候这个手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心本来是大圆满的心,打的是太极拳,大圆满陈式太极拳,这就是我们自己融会贯通了,上师看我打太极拳,他说你打太极拳干什么,磕大头去呀,人家学佛都磕大头,我说上师啊,磕大头是好,太极拳也是我特别喜欢的,我打了这么多年了,打了大圆满心髓式太极拳以后,觉得身心特别的轻安,为什么?陈式太极拳改善了我们的微循环,我说我打太极拳,心是大圆满的心,我还练瑜伽,练瑜伽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大圆满的心,大圆满心髓的瑜伽法,大圆满心髓的太极拳,踢足球也是这样,宽宽松松地,我去踢足球的时候有一天跟他们踢,他们很在乎进了个球,输了个球,我就在那儿只是玩,我们那边有个人挺着急的,后来我说:“你放松一点,大家都来这里娱乐一下,不要那么在乎输赢。”他说:“你这种心态挺好的,踢足球心也是那么宽宽松松的。”我说:“是啊,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嘛,踢足球都是来玩的,你天天骂别人,骂得大家踢足球的都没法好好的踢,要好好地踢,不要骂人了,那样宽宽松松地踢球多好啊。”(那是在四川民族大学)所以我们大圆满心髓是分分秒秒可以有,时时刻刻可以用的,行住坐卧都可以用的,真的是应该要这样做的。

我真的想跟大家讲清楚了,可是后面讲了,你们要是不会做呢。上师以前第一堂课的时候,上师讲了:“以后格萨仁真给你们讲课,给你们讲道理。”我听完这句话,当时不理解,现在开始有点理解了,上师说我只是给你们讲讲道理的呀,理入,只是讲到一个理入就可以了,行入的话,以后还得靠《益西喇嘛》,靠《大圆满心髓法》。讲到这个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很难了,我跟你们讲,你们又听不懂的话,那我着急了,我真的是已经没有其它的故事可以给你们讲的了,也没有其它的比喻啊这些东西,佛已经讲了,慧能大师他们都已经讲完了,你还要我再讲一个故事再讲一个比喻,就像刚才那个故事十秒二十秒讲完了,那你不懂,我也没办法啊。所以呢,大家还是要先学《金刚经》,修了《益西喇嘛》的师兄呢,好好的学,没有修《益西喇嘛》的师兄呢真的是太早了,但是呢,你也要好好的学,起码以后大圆满前行修完了,去问上师窍诀的时候容易过一点,pass的时候比较容易点,不然的话,诚惶诚恐的,上师一讲——啊,是这样吗?你一下说:“对,我错了。”你前面的已经答对了,还给自己否定了,你没有这样的信心的话,后面就学不下去了,因为上师是左考右考,反复考,你要真的没有见性的人,一考就露馅了,所以起码理要入了,然后再去学,以后要学习《益西喇嘛》。

禅宗没有讲完佛法,大圆满确实讲完佛法了。禅宗只是说你找到真如自性了,安住在真如自性,密宗的大手印也好,大圆满也好,特别是我们大圆满心髓,明心见性是刚开始行入大圆满心髓,只是打了一个基础,一个非常好的基础打下来了,大地你找到了,那下面的话就要开发俱生智了,开发我们的本来的智慧了,这才叫《益西喇嘛》。开发出来以后,我们神通自在哦。前行是做什么?前面是让你明心见性的,大圆满的正行,开始让我们见性,明心见性以后,开发你的神通,开发你的智慧,神通智慧全部圆满了,这样的人,就是大圆满心髓的成就者,这样叫法界圆满,就像上师和吉尊玛,他们走到任何地方都是这样的,神通自在的。身自在,心自在,外境自在,走到哪儿都时这样的。

有的师兄会说,那上师生病了,怎么回事呢?那是因为上师传法,还有上师如果按我们现在这种人正常的生活,根本是不会有任何的毛病的。因为上师他普渡众生的时候过于辛苦了,还有他灌顶的时候背了众生太多业障,每次传法讲法的时候,他普度众生弘法忘身啊,为了弘扬佛法,忘记自己了。上回不是跟大家说了,上师有一次去到拉萨,从早上见人一直见到晚上十一点才能出来到花园里散散步,上师说:“格萨仁真,我今天这一天都在接待人,感觉像坐了一天牢一样的。”上师虽然那么难受,但是他还是那么慈悲地坐在里面了。我原来就想,你为什么不每天按照一个作息时间来见人,几点休息,几点做什么,上师什么你没有一个这样的时间表呢?以后我跟上师跟久了,知道上师他有他心通的,比方说上师坐在房间里,他门外、四周、哪怕在他的寺庙里还有一个人有事找他的,他都是感觉得到的,他都知道有个事还没有做完,那你让他怎么入睡?比方说你还觉得你有一个事没有做完,你晚上能睡得着吗?那上师他就这样,他就觉得还有一个事没有做完,还有个人在等我、在喊我,他没法休息,常年累月的这样,上师累了,辛苦了,今年上师必须要上医院了,所以这段时间大家好好地自学,还有讲课的老师我们好好地讲,让上师这段时间好好地休息。上师好了,法体安康了,什么都健健康康的了,以后给我们讲法那多好啊。上师以后也不要这么累,上师也学会要休息,通过这次病,上师也换一个工作模式,以后也能够把时间安排一下,这样以后上师就可以多一点休息,上师就不要太累了,这样的话是最好的。

本来想往下讲的,如果我下面讲的这些话你们要是听不懂的话,那真是可惜了。所以呢今天就讲一下怎么开悟,这一课就叫怎么开悟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