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风格与电影结合出来的好作品——电影《阿婴》

存的是什么天理,灭的是谁的人欲?



先挂一张我们美美的女神

昨天偶然因为简书某篇介绍叶锦添的文章,得知这部极冷门的电影,便找了来看,想看看叶锦添的视觉艺术到底有多美。

电影并不像许多网友说的,太晦涩、看不懂,故事和主题其实都很明显,自行百度一下便知。豆瓣和时光网的数篇长评已经分析得够全面和透彻,虽然每个人的理解角度和层面不尽相同,也不是什么标准答案,但作为观影后想对本片做一次回顾和二次理解,还是挺现成的资料。我就不摘抄拼凑了。

说说个人最大的收获吧。

我TM是在极为复杂的心情中看完的。

开始因为做作的台词和莫名其妙的动作设计太反套路,看得我真的、真的尴尬症都犯了。后来慢慢习惯并意识到,噢!明明就是一部主题反现实、手法意识流的实验气息非常强的cult片啊,而且越看越有在剧场里观看舞台戏剧的享受,等回过神来才想起给自己一个嘴巴子——亏你自称戏剧爱好者,这么明摆着的表现形式都没get到,还尴尬癌,你全家都尴尬癌!

……但是也不能怪我啊,舞台式电影并不那么普遍,本就涉猎太少。而且看完后发现,有些艺术,真的不能用美不美来评价,实在不想给这部电影打上一个“阴郁美”之类的标签。阴郁就是阴郁,一点都不美,这个逼我不装。这片儿除了美女鬼专业户王祖贤姐姐依然美如画之外,哪点美了?BGM全程都是女鬼的咬牙切齿式呻吟,色调阴冷晦暗到让人以为灯光师的工资没给够。

但是啊但是,有些舞台形式感异常强烈的镜头真是太好看了,且紧扣电影核心,各处透露出来的隐喻和细节很值得反复体会,大概列举几处吧。由于本人才疏学浅,所以应该不会出现过度解读的情况,但不可避免的会有些许剧透。



“骑木驴”刑具和旷野中的树桩,是不是很像?

图1,影片开头,阿婴母亲因为不守妇道被处以“骑木驴”的死刑。图2,阿婴和丈夫于旷野中分坐在画面两端,中间以一颗巨大的树桩相隔,隔断的不仅是两人的物理位置,也是封建礼教下男女之间的距离,且画面中留给丈夫的空间远多于妻子,并不是黄金分割能带给人的舒适感,是否也暗示了,即使已为人妇,女人的地位也是相当的逼厥?



以县令及捕快为代表的男性为尊

在看第三幕(不好意思实在是太舞台化了)的时候,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每当两位捕快出现在近景镜头中,导演似乎都故意将他们的脸部下沉一点,好露出绝大部分的高帽。这让我在观影时会觉得略不自在,因为哪有人在近景里不把人脸放到画面中间及以上水平线的啊……以及第三张图里的县令,注意到了么,帽翅长得都快打破“屏幕壁”了。帽翅的发明本意是为了避免官员在朝堂上交头接耳影响其严肃性,但是在此画面中的帽翅,似乎让人有一种被侵犯的不安全感呢。至于什么被侵犯,自由?隐私?自己感受咯。



这张的布景是不是让你想起了那些在小剧场看先锋戏剧的日子哈哈哈

强迫症一定很喜欢

这两张我不想生扯出什么来,免得被人吐槽又在玩过度解读的把戏。放出这两张,只是单纯的喜欢,尤其当你看过电影这里的片段:两个捕快悄无声息的搬着凳子,熟练的找到自己的位置,再一声不吭的坐下。左边的捕快起身搬着凳子,躬身踏着细碎的小步走到右边,快到另一个捕快跟前的时候停顿两秒,转身端着凳子朝镜头前方正中间的位置迅速走来,复又坐下,开始微笑着发问……整个过程无背景音,无人声,只有莫名的动作和怪诞的节奏,就算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走一下位,但如果你是个先锋戏剧爱好者,一定会会心一笑。



道士头上一直戴着一朵野百合

县令小妾想摆一盆野百合在阿婴房间给她助眠,后被县令骂走

野百合这种花,几乎贯穿了整部电影。其实意思非常浅显易懂,野百合=野合。为什么道士会头戴一朵,为防剧透(这毕竟是部悬疑片嘛)不多解释,但为什么县令老爹会非常厌恶这种花,大家都懂啦,十几年前的妻子与人野合了,现在的女儿又身陷到底有没有被人侮辱的悬疑中,正处于敏感期的县令老爹也是怪可怜的。

但当我看到下一幕时,就只想呵呵了。



- 小妾:老爷你在看什么?- 老爷:《朱子》

紧接上一场戏,阿婴从摆着野百合的窗框中出现

小妾想和老爷玩鼓掌游戏,结果老爷一本正经在看朱子(程朱理学大家都懂),当镜头一转,手里那本书的内容却是《金瓶梅》。后来小妾极尽挑逗之能,结果老爷接下来的言行(具体什么内容就不告诉你们了,少儿极其不宜),啧啧,难怪阿婴都按耐不住要冒个头出来吓死你了。

最后一句当然是玩笑话,导演安排接下来的这个镜头当然不是阿婴真的想干掉他老爹,虽然的确有点诡异。但把她和一盆野百合放在这么一个方方正正的窗框中,背景一片黑暗,想想多年前被他老爹弄死的母亲,被禁锢压抑了十几年的自己,再看看现在道貌岸然的这个老爹。



货郎通过旷野上十分突兀的方正墙上的方正孔,窥视着对面正发生的一切不可描述

画面分上下两部分,上面明亮,下面黑暗,阿婴躺在黑暗中。看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但马上自我安慰应该没事,没事的……其实观众要是都能接受现实一点,早就明白了这一幕的关键信息

除了自挂东南枝那张,这是第二个最让我惊艳的镜头。阿婴的脸被纱帘遮住一半,一明一暗,鬼气森森,再看她说的这句话,即使当时没阴谋论的多想一层,看完电影后再回来复盘,我会给导演一根大拇指。

暗恋阿婴多年的捕快在对阿婴吐露了内心的阴暗之后,追随一个妓女连续走进两个这样回还曲折的“迷宫”。这两处布景在现实生活中是极难出现的,导演用了明显的超现实手法,召显捕快此刻内心的阴暗与真相。



单从画面来讲,这里的阿婴很美

最后放一张电影开头的画面,阿婴去祭拜母亲。背景是一具具无头的、双手交握的石像,全身上下均着白衣的阿婴充满了禁欲气息。石像到底有什么深层寓意我不知道,但请恕我邪恶了一下,仿佛看到了另一种形状的东西,衬托着前景中禁欲的阿婴,满屏幕的讽刺。

至于讽刺的到底是什么,诚心希望读者们自己去看一遍电影。哦对了,这部电影根据蔡康永的一部小说改编,蔡康永自己也有参与编剧。另外,据说我们的女神王祖贤自己说过,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部作品。

最后想生嚎一句:求哪位大师给排个话剧呗,在下一定买票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