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汉纪十一-13 匈奴浑邪王降

[6]秋,匈奴浑邪王降。是时,单于怒浑邪王、休屠王居西方为汉所杀虏数万人,欲召诛之。浑邪王与休屠王恐,谋降汉,先遣使向边境要遮汉人,〔要,一遥翻。〕令报天子。是时,大行李息将城河上,得浑邪王使,〔使,疏吏翻。〕〔【章:十四行本“驰”上有“即”字;乙十一行本同;张校同,云无注本亦无“即”字。传以闻。〔传,株恋翻;下同。〕天子闻之,恐其以诈降而袭边,乃令票骑将军将兵往迎之。休屠王后悔,浑邪王杀之,并其众。票骑既渡河,与浑邪王众相望。浑邪王裨将见汉军,而多不欲降者,〔师古曰:死被掩覆也。〕颇遁去。票骑乃驰入,得与浑邪王相见,斩其欲亡者八千人,遂独遣浑邪王乘传诣至〔【章:十四行本“传”下有“先”字,无“至”字;乙十一行本同;孔本同;张校同。】〕行在所,〔传,张恋翻。〕尽将其众渡河。降者四万余人,号称十万。既至长安,天子所以赏赐者数十巨万;封浑邪王万户,为漯阴侯,〔班志,漯阴县属平原郡。漯,他合翻。〕封其裨王呼毒尼等四人皆为列侯;〔呼毒尼为下摩侯,雁疪为辉渠侯,禽黎为河綦侯,文当户调虽为常乐侯。文颖曰:雁,音鹰。疪,音庇荫之庇。师古曰:疪,匹履翻。〕`益封票骑千七百户。

[6]秋季,匈奴浑邪王投降汉朝。当时,匈奴浑邪王、休屠王住在西部地区,被汉军擒杀了好几万人,单于十分生气,想将他们召到王庭处死。浑邪王与休屠王感到害怕,计划投降汉朝,先派人在边境拦截经过当地的汉人,让他们向武帝报告。此时,大行李息正在黄河边筑城,见到浑邪王使者后,派传车急速去报告朝廷。汉武帝听到这一消息,担心他们是用诈降手段偷袭边塞,便命霍去病率兵前往迎接。休屠王对降汉之事后悔,浑邪王将他杀死,吞并其属下部众。霍去病渡过黄河之后,与浑邪王所部遥遥相望。浑邪王部下将领见到汉军后,很多人不愿投降,纷纷逃走。霍去病便纵马驰入浑邪王大营,与他相见,将其部下企图逃跑的八千人斩杀,又派遣浑邪王一人乘传车到江武帝所居之处。同时命其部下人众全部渡过黄河,投降的共四万余人,号称十万。浑邪王到长安后,汉武帝赏赐数十万,封浑邪王为漯阴侯,食邑一万户,其部下小王呼毒尼等四人全都被封为列侯。又增加霍去病食邑一千七百户。

浑邪之降也,汉发车二万乘以迎之,〔考异曰:汉书食货志云“三万两”。今从史记平准书、汲黯传。〕县官无钱,从民贳马,〔贳,始制翻,贷也。师古曰:赊买也。〕民或匿马,马不具。上怒,欲斩长安令,右内史汲黯曰:“长安令无罪,独斩臣黯,民乃肯出马。且匈奴畔其主而降汉,汉徐以县次传之,何至令天下骚动,罢敝中国〔罢,读曰疲。〕而以事夷狄之人乎!”上默然。及浑邪至,贾人与市者坐当死五百余人,黯请间见高门,〔晋灼曰:三辅黄图,未央宫中有高门殿。贾,音古。见,贤遍翻。〕曰:“夫匈奴攻当路塞,〔言塞障当匈奴所入之路也。〕绝和亲,中国兴兵诛之,死伤者不可胜计,〔胜,音升。〕而费以巨万百数。〔师古曰:即数百巨万也。〕臣愚以为陛下得胡人,皆以为奴婢,以赐从军死事者家,所卤获,因予之,〔卤,与虏同。予,读曰与。〕以谢天下之苦,塞百姓之心。〔师古曰:塞,满也。塞,悉则翻。〕今纵不能,浑邪率数万之众来降,虚府库赏赐,发良民侍养,譬若奉骄子,愚民安知市买长安中物,而文吏绳以为阑出财物于边关乎!〔应劭曰:阑,妄也。律:胡市,吏民不得持兵器及钱出关;虽于京师市买,其法一也。臣瓒曰:无符传出入为阑也。〕陛下纵不能得匈奴之资以谢天下,又以微文杀无知者五百余人,是所谓『庇其叶而伤枝』者也。臣窃为陛下不取也。”〔为,于伪翻。〕上默然不许,曰:“吾久不闻汲黯之言,今又复妄发矣!”

浑邪王归降时,汉朝征调车辆二万乘前往迎接,可是因朝廷无钱, 只得向民间赊购马匹。有的老百姓将马匹藏匿起来,结果马不够用。汉武帝大怒,要斩杀长安县令,右内史汲黯言道:“长安令没有罪,只有将我杀了,老百姓才肯交出马匹。再说,浑邪王背叛他的主上投降我朝,我朝只须从容地按着县的顺序传送,何至于让天下不安,使中国贫困,来奉承异族呢!”汉武帝默不作声,及至浑邪王等来到长安,当地商人因与他们做买卖而犯死罪的达五百多人。汲黯请求汉武帝空闲时在未央宫高门殿接见他,奏道:“匈奴攻击我沿边道路上的要塞,断绝和亲,我朝兴兵征讨,死伤不可胜数,费用高达数百万。我原以为陛下得到匈奴人,一定会将他们全部作为奴婢,赏给牺牲于战场的将士之家,所缴获的财物,也一并赏赐,用以酬谢天下的痛苦,满足百姓的心。如今纵然不能做到,也不能因浑邪王率数万人前来归降,就用尽国库财富来赏赐他们,征调百姓服侍、奉养他们,好像供奉骄横的儿子一般,那些无知的百姓怎么知道在长安城中做买卖,竟会被法官以犯有使财物非法出边关的罪名受到惩处呢!陛下既不能用匈奴的财物答谢天下,又凭法律中一项不重要的条文杀死无知小民五百余人,正是所谓‘为保护树叶而伤害树枝’了。我觉得陛下这样做是不对的。”汉武帝沉默不语,没有应许。后来说道:“我很久没听到汲黯的声音了,如今又在这里胡说八道!”

居顷之,乃分徙降者边五郡故塞外,而皆在河南,因其故俗为五属国。〔五郡,谓陇西、北地、上郡、朔方、云中也。故塞,秦之先与匈奴所关之塞。自秦使蒙恬夺匈奴地而边关益斥,秦、项之乱,冒顿南侵,与中国关于故塞。及卫青收河南,而边关复蒙恬之旧。所谓故塞外,其地在北河之南也。师古曰:凡言属国,存其国号而属汉朝,故曰属国。史记正义曰:以来降之民徙置五郡,各依本国之俗而属于汉,故曰属国。〕而金城河西,〔河水出金城河关县西南塞外积石山,东流迳金城郡界。自允吾以西,通谓之金城门。渡河而西,则武威等四郡之地。然金城郡昭帝于元始六年方置,史追书也。〕西并南山至盐泽,空无匈奴,〔并,步浪翻。〕匈奴时有候者到而希矣。

不久之后,汉武帝将归降的浑邪王部属分别迁徙到沿边五郡的旧要塞之外,全部在黄河以南,保持他们原有的风俗习惯,设立五个“属国”。从此,金城河西岸,傍南山直到盐泽一带,便没有匈奴人了,偶尔有匈奴探马到来,但已稀少了。

休屠王太子日磾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久之,〔磾,丁奚翻。班表,黄门属少府。师古曰:黄门之署,职任亲近,以供天子,百物在焉。阏氏,音烟支。〕帝游宴,见马,〔师古曰:方于游宴之时而召阅诸马。〕后宫满侧,日磾等数十人牵马过殿下,莫不窃视,〔师古曰:视宫人。〕至日磾独不敢。日磾长八尺二寸,〔长,直亮翻。〕容貌甚严,马又肥好,上异而问之,具以本状对;上奇焉,即日赐汤沐、衣冠,拜为马监,〔黄门有马监、狗监。〕迁侍中、驸马都尉、光禄大夫。〔侍中,得出入禁中。驸马都尉,帝所置,秩比二千石。师古曰:驸,副马也;非正驾车,皆为副马。一曰:驸,近也,疾也。光禄大夫,本中大夫,帝改其名。〕日磾既亲近,〔近,其靳翻。〕未尝有过失,上甚信爱之;赏赐累千金,出则骖乘,〔乘,绳正翻。〕入侍左右。贵戚多窃怨曰:“陛下妄得一胡儿,反贵重之。”上闻,愈厚焉。以休屠作金人为祭天主,故赐日磾姓金氏。〔为金氏贵显张本。〕

休屠王太子日和他的母亲阏氏、弟弟伦都被罚为官府奴隶, 派到属于少府管辖的黄门养马。过了很久,汉武帝在一次游乐饮宴中检阅马匹,他的身边排满了后宫的美女,日等数十人牵马从殿下通过,没有人不偷偷窥视。而到日通过时,却唯独不敢。日身高八尺二寸,容貌十分庄严,所养的马匹又肥壮,汉武帝感到惊奇,召他上前询问,日便将自己的身世一一奏告。汉武帝对他另眼相看,当日便让他洗澡、赐给衣帽,任命为马监后升为侍中、驸马都尉,一直作到光禄大夫。日受到皇帝宠爱,从未有过过失,汉武帝对他十分信任,赏赐累计达黄金千斤,出门时让他陪乘车上,回宫后在左右随侍。很多皇亲国戚都私下抱怨说:“皇上不知从哪儿找来个‘胡儿’,竟然当成宝贝。”汉武帝听到后,愈发厚待日。因为休屠王曾制造金人用来祭祀天神,所以汉武帝赐日姓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我们十八岁的时候,我们结束了高中的生活,步入了大学时代。 大学被称为“天堂”,我们冲脱了老师和父母的束缚,开启了...
    小醒点阅读 119评论 2 3
  • 11.21 无人货架~信用成本 对于店铺经营,无人货架的方便之处就是无需支付租金和员工工资两大类因此可以更低的...
    徐猛_Merlin阅读 19评论 0 0
  • "Oh oh oh~" "cought in a bad romance~" 自小喜欢音乐的我喜欢过各种音乐类型,...
    OliviaVia阅读 155评论 0 1
  • 创建仓库 先在github上创建一个仓库 点击之后看下图: 输入上传项目的名称,点击创建。 上传项目 在你本地的文...
    sixkery阅读 35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