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

又一次,她从噩梦中惊醒,头顶豆大的汗珠,像断了线的珍珠四处乱窜,心有余悸得回忆着梦中的画面。自她父母去世,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她已经数不清了,只记得每一次的梦都是这样的真实,这样的令她悔恨。

梦里·花落

和无数次得梦一样,梦里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爸爸妈妈将她推出着火的房间,而他们却被火舌无情地吞噬……

她看了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凌晨两点,时间尚早,她却失了睡意,她拾掇起身,往厨房走去。却看见满桌丰盛的早餐,妈妈最拿手的肉丝粥,她最爱的包子,总爱把馅吃完然后把皮丢给爸爸,爸爸……突然的,她感受眼眶一阵温热,泪便流了下来。尚有余温的早餐,她不记得什么时候她买过,梦游?妈妈回来了?随即便是一阵苦笑,食不知味,也不过如此。

回忆·成殇

她记得那天的情景,她的房间是未拔的充电器,是开着的电热器,是待机的电脑,厨房是她刚煮碗面未关的煤气。

她想,她从来都是一个马大哈的人。爸爸妈妈总是教她随手关电,煤气用完要及时关掉,插头不用要拔掉。

似乎,她,一次也没有听过。依旧我行我素。

那天,突发的大火,她那样的无助,能做的只有拼命叫喊和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无助,发自内心的无助,那一刻,她明白爸爸妈妈说得有多,那么多的火灾很多都是自己的不注意、没意识。

之后,她记得的未有漫天的火光……

现实·幸福

“宝贝女儿,吃早饭啦”,“再不起床,早饭就凉了”。

她恍惚听到了爸爸妈妈温柔的叫声,心头随即一闪而过的念头,终是暗淡下来了,她想,她一定是在做梦,怎么可能呐,爸爸妈妈因为自己已经……

“小懒虫,还不起床。”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真实,爸爸拍着她的屁股叫她起床,这一次,她难以置信的睁开眼睛,

“爸爸妈妈真的是你们吗?”她当真是兴奋了。

“傻瓜,难道我们还是假爸爸妈妈啊。”爸爸宠溺地摸着她的头。她一把抱住爸爸妈妈,眼眶红的像西红柿一样。“怎么还哭了。”“不,是我太高兴了。”她又哭又笑的模样当真可爱。

穿好衣服下床,她随手拔掉了充电器,吃好早饭,一家人出去郊游,出门前,她关掉了总开关。

原来那是一场梦,一场很长的梦。

爸爸妈妈都发现,从那天以后,他们的女儿仿佛变了一个人。

随手关水关灯,出门断电,有什么爸爸用完电器没有关她都会第一时间关掉,再也不一边充电一边晚手机,外出看见着火的烟头会熄灭。

后言:

你说前面一个是梦也好,后面一个是也罢。我只想借这样一个故事告诉大家,安全无小事,消防安全防范于未然,莫待恶梦成真才后悔莫及。

梦了,可以醒;醒着却很难再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