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晟通集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弹指一挥间,离开晟通集团差不多16个月了。

晟通集团是湖南一家从事铝产品加工的综合性龙头企业。它的规模和三一重工、中联重科不相上下,它的净利润甚至超过三一、中联。但晟通集团的知名度却远不能与三一、中联相比,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三一、中联在工程机械领域可谓是如雷贯耳。

晟通呢?不要说全国,就是在湖南也很少有人听说过。当然,这与它做的产品有关系,但更大的原因是,晟通集团从开始建厂就没有上市的打算。离开了资本市场,当然也就离开了大众关注的眼光。

晟通集团就这样默默的、不动声色的在自己的铝加工领域深耕,开创出了该领域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全国乃至全世界排名前茅的双零箔生产基地,铝制轻量化车厢全国排名第一,建筑用铝模板全国排名第一等等。

晟通集团也和大多数中国驰名的明营企业一样:集团深深的融入了集团创始人、CEO李瑞师的个性、风格。

李瑞师在晟通集团享有崇高的威望、独一无二的权威。他行事极为低调,可以说从不接受媒体采访,在百度上也很难搜索到和他相关的信息。这一点和华为的任正非很相似。

李瑞师作为军人出身,同时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管理专家。晟通集团也被深深的打上了军事化管理的烙印——“高标准、严管理、创一流”、“轻轻松松过苦日子、辛辛苦苦过好日子”等悬挂或张贴于集团显眼位置的标语;集团员工上下班排得整整齐齐的队伍;作为重工业企业难得一见的一尘不染、井然有序的生产车间;员工有条不紊的干着自己的本职工作等等,无一不在告诉着人们,这个集团的军事化管理和极强的执行力。

和李瑞师开过几次会,他的会议从来都是简短而高效,会议时间一般在15分钟左右,不会超过30分钟。和他开会,不要和他讲成绩,要讲问题和解决方案;要简明扼要,不能罗里吧嗦。通过会议,可以发现他对生产现场、财务运营等情况、数据烂熟于心,要在他面前打马虎眼、蒙混过关,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这也得益于李瑞师对生产现场、一线员工、基层管理者的深入了解。除非是特别忙的时候,否则,不管是冷天、热天,他都要亲自到现场去走一走、看一看、问一问。而且很多时候他去现场的时候,是不会和任何人打招呼的。

李瑞师极其重视基层管理者,每月会组织几次对基层管理者的培训,教他们如何管理,言传身教、现身说法。他培训的最后一段时间一般都是“解决问题时间”——让基层管理者提出他们不能解决的问题,由他来协调资源解决或提出解决方案。

晟通集团最大的优势就是相对来说没有官僚主义生存的土壤。管理层甚至首领(晟通集团将各个事业处的总经理的称呼)犯错或违纪,同样会受到和员工同样的甚至加倍的处罚。每个事业处设有既受首领考核又可以考核首领的人资和财务,这样三者相互钳制,谁也无法大权独揽。

在晟通集团,你可以甚至被鼓励直呼管理层的姓名而不是职务名。每月各事业处的骨干、干部会开一个“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大会。大会首先由首领对自己工作、管理上存在的问题做深刻的自我批评,然后再由其他与会者逐一进行批评。与会的每个人都必须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

晟通集团的薪资体系执行的是严格的绩效考核制度。到月底打绩效时,不是你的上级一个人说了算,上面还有人资、首领,还有来自你服务的相关部门的反馈。同时,如果感觉不妥,你还可以向上反应。部门每个人的绩效出来以后,还会公诸于众,接受大家的监督。

在现在的公司,经常和我在一起的一个主管经常对我说:“晟通集团实行如此严格的军事化管理,但我从来没有听过你们这些从晟通出来的人说过晟通一句坏话,相反,说的都是它的好话,真的是奇了怪了。”我也在一直思考这个问题,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也许晟通集团最让人怀念的就是:在晟通集团,你至少能感受到公平,而这一点在其他企业是很难感受到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