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黑之道】—第一章〈阴差阳错入黑道〉~5夜访哈瓦那

  黑社会总说要按规矩办事,但却常常不按常理出牌

     萧鹏想好了,一定要辞职,不能在这个地方久留,打打杀杀过日子不适合自己,拿定了主意他来到经理室。

  推门一看,老板和老板娘都在,疤头和他的兄弟也在,不大的房间挤满了人,萧鹏刚要说话,陈天浩还没等他张嘴便说:去,把小雷子喊来,再带一箱啤酒。

  萧鹏纳闷,这是要做甚?难道是看我打架不积极,要赏赐我几啤酒瓶子?前几天被打的那个客人的惨状还历历在目呢,萧鹏手心开始冒汗。

  与小雷子抬来啤酒,萧鹏砰砰砰一口气全打开了,心想:你要是真要砸我,打开的瓶子要比没开的好一些,不然干砸不碎非闷死我不可!

  疤头高兴了,笑笑说道:挺有眼力见,这小子有前途!钱经理分给在场的每人一瓶,又和萧鹏和小雷子说明了刚才看监控录像的来龙去脉。

  陈天浩接话:麒麟帮已经打上门了,虽然是没有正面冲突,但这种卑鄙的手段太恶心了,以为我们烈火没人吗!?今天晚上这样,疤头,你带你三个兄弟去一趟哈瓦那,去会会赵东升,看他怎么说,让小雷子和这小伙,,,说着看了看萧鹏,你叫什么?萧鹏如实回答。带他俩去,就说我们的服务员亲眼看到麒麟帮的人闹事。不给个说法就考虑后果!

  疤头问:打吗?陈天浩说:不老实就干他!但要掌握火候,毕竟免战协议是两边的老大定的,这么多年没动干戈,不要因为还没确定的事情坏了规矩,让麒麟的人抓住把柄。

  疤头说:怕什么?还打不过他们不成?!我早他妈看他们不顺眼!

  不行,不能莽撞,一切等问清楚了再说,这事先不要和大哥说。能自己摆平就别把事情闹大。

  好吧,听你的。

  萧鹏这个气啊,偏偏这个节骨眼来,找谁去不行,这不把我往刀山上推么!现在说辞职?这屋里这么多啤酒瓶,我要是说不去,后果不堪设想!认命吧,看样子他们之间有协定,不能正面动武,希望去了只是谈谈就好。

  定好时间,萧鹏和小雷子走出经理室。萧鹏问小雷子,这麒麟帮什么来头?

  你说麒麟帮啊,在铁东一代也是老帮会了,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听说过,你算算得多少年,当初铁东帮会很多,后来打来打去争地盘,解散的解散,合并的合并,最后就剩烈火山的烈火盟和站前麒麟帮,各自有各自的生意和小弟,再后来总这么打下去有死有伤,争不出来结果,双方的老大坐下来谈,说停战,以后互不干扰,各顾各的生意,还得防着铁西霸天帮踩过界,铁西的霸天帮老大谭傲天,扫平了铁西一代的大小帮会,独霸铁西,势力很大,不得不妨。

  萧鹏问:铁东铁西的分界就是穿过市里的那天铁路呗?

  废话,还能是啥!小雷子答到。

  那不成三国鼎立了?铁西是曹操,铁东有刘备孙权呗,

  真能扯蛋!市里还有不少小帮派呢,有名没名的都想成老大,不定哪天有蹦出个什么盟什么会的。所以要看好自己的地盘,不能有人挑衅!

  闲聊几句后,萧鹏和小雷子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就等晚上去哈瓦那迪吧。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已经晚上八点钟,疤头带着三个兄弟加上萧鹏和小雷子,一行六人来到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哈瓦那迪厅门口,疤头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说道:家伙都带了吧?

  萧鹏纳闷?什么家伙??没人告诉我啊?他疑惑的看了看小雷子,小雷子看出萧鹏的意思,惊讶的说道:砸场子啊老大!你是咏春叶问吗啥也不带?!

  萧鹏说道:你不早告诉我?!我没准备啊,带啥呀?

  疤头呵斥道:别吵吵了!看来你也没混过啊,蒋三,给他一个。

  疤头兄弟蒋三怀里一摸,掏出一个卡簧刀,看上去已经用的有年头了,把手已经磨的彻亮,刀收缩在刀把里,蒋三试了一下,一推按钮,啪,刀应声弹出,寒光瑟瑟,再向后一推,又收回刀把内,在萧鹏眼前晃了晃,小的给你用,大的我留着,用完得还我,跟我多少年了。

  疤头说道:瞧你那扣搜搜的样,一把弹簧刀都不舍得,你那么多刀呢,这个送他得了呗?!

  蒋三说道:那不行,这个跟我多年,有感情的!

  萧鹏连忙接过来说道:用完肯定还你,蒋哥放心!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我用什么啊我用?别把我自己划了!谁稀罕啊?

  将刀揣进上衣里怀,跟着疤头一起走进哈瓦那,正是营业时间,热闹程度比步行者还要有过之,这是一家市里比较早的迪厅,豪华程度非同一般,场地也够大,放眼望去,黑压压人群,大多是年轻人,伴随着令人热血沸腾的嗨曲,在那摇头晃脑,萧鹏知道,这里肯定有不少磕药的,不然没这么嗨。

  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小跑过来,呦!这不是五哥吗?今天怎么得闲来我们这光临指导?

  指导个屁!来会会你们赵东升,他在不在?有日子没见了,聊聊。疤头眼睛都没看这个经理,径直往里走。

  快给五哥安排个前排正座位!

  服务员一看这架势哪敢怠慢,招呼着众人向舞池边上走,扒开人群选了一个靠舞台的地方。

  这个位置如何啊五哥?

  今天不是来看表演,我就要找赵东升,有个位置够我们几个人坐就行!疤头指了指一个DJ台边上紧靠着墙的方桌,那就行!

  经理笑笑说:五哥,那位置看不到演艺啊,太憋屈,要不,,,

  没等他说完,疤头瞪了他一眼,我说话不好使咋地,我说那就那!别废话!

  一看疤头要发火,经理立即喊服务员收拾好位置,加了几把椅子,也不问点什么,抬来两箱啤酒,水果干果全上齐,最后说道:我们东升哥今天没在,我去打个电话,告诉他五哥您来捧场了。

  去吧,别让老子等急了!疤头依然没看经理,拿了瓶啤酒,招呼着在座的一起喝了起来。

  小雷子小声对萧鹏说道:这个位置别看偏僻,这是有说道的,今天来不是玩,要干架的,靠墙的位置进可攻退可守,只要盯住一个方向,不怕背后被偷袭,学着点。

  萧鹏点头,心想:我学个毛啊?!明天说啥我也不干了,跟你们扯不起!

  萧鹏小声说道,那要是被堵住,不就跑不了了?

  小雷子说道:操!跟五哥出来办事情,从来就没退过,别说丧气话!来喝酒!

  两人碰了下瓶嘴,干了一瓶。

  两个小时过去了,没见赵东升人,经理笑着走来。

  五哥,我们东升哥今晚有应酬啊,让我招呼好五哥,今天他买单,算请哥几个,再来点啥?喜力?百威?科罗纳?要不上红酒?苏联老毛子伏特加挺有劲,五哥来瓶?

  疤头头没抬,老子没钱吗?要他请?!赶紧让他来见我!

  可他今晚确实走不开啊,有应酬,,,

  蒋三手一晃,一个空瓶子被碰掉地上,啪的一声摔的粉碎。又缓缓的拿了一个空瓶在手里,在桌边上摇晃,眼睛看着经理。

  疤头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然后吐出一条长长的烟雾,什么也没说。

  小雷子盯着经理身后的异动,萧鹏下意识的摸了摸上衣里怀。空气好像凝固了几秒钟。

  经理一看,连忙喊服务员收拾地上的碎片,然后对疤头说:我马上再打个电话,看看东升哥能赶回来不?说完一溜小跑离开了。

  经理离开后,疤头对蒋三和另外两个兄弟说道:沉住气,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然后扭头对小雷子和萧鹏说道:从现在起,每隔二十分钟摔一个瓶子,我就不信他赵东升不露面!

  小雷子应道:好嘞!

  几个人一起举瓶,干了瓶子里的酒,同时重重的按在桌子上。

  萧鹏心里暗自流泪,脑海里飘浮着三个大字:死定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