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段山区旅程换一辈子的朋友

老葛是一个极瘦的人,我比较胖。虽然我们都是180的身高,但同学总说他比较显个儿。大一的时候一起参加十佳歌手比赛,一个河南口音一个山东口音最终很幸运的获得院十佳500强。其次,大学的宿舍总是信号不好,晚上我总是跑到老葛寝室阳台和对面的三楼女寝的女朋友没完没了的打电话。一来二去,我们的关系也还算不错,但成为一辈子的朋友,还是从大二暑假的一段山区旅程开始说。

用一段山区旅程换一辈子的朋友(上)

文:别人都叫侯哥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我一直想去山区看看,看看他们的环境,看看那里的生活,最好还能当几天的老师。大二的暑假转眼还有半个月,我在微信上和老葛说想去贵州山区的想法,没想到他非常鼓励并且答应和我一同去。我对老葛的惊讶在于平日里我对他的评价他总是没心没肺,典型酱油瓶倒了不扶的那种。有时候,我们的行动离想法就差一个一起同行的朋友。

我们从家里提前半个月回南京,没有让家里人知道我们是回去干嘛的,就拿着提前一个月的生活费和平时攒的零花钱买了南京到贵阳的半价火车票,因为不在学生证优惠区间内,认真的售票员不给我们出票,于是好不容易换了三个售票口才顺利拿到火车票,三十个小时的硬座是我做过最长的一次火车,但因为能便宜一半的票价也做好了和硬垫誓死搏斗的准备。可惜的是,一个个头不高、皮肤黝黑的列车员中间查票把我们俩逮住,反复地问我们去贵州干吗,去支教?去旅游?都不是,就是想去看看!这是我心里反复给出的答案。最后我们俩每人上缴三百大洋补了全票,那个烦人的列车员才肯放过。

大约是凌晨两三点钟,火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出站台,外面的瓢泼大雨像是对我俩远道而来的欢迎仪式,嘈杂的贵州口音像乍一听像是四川话。我俩商议还有几个小时天就亮了,不如我们先找个网吧休息一下,一是查一下我们要去的山区,二是查一下明天我们在贵阳的行程。真的是一场既没钱又说走就走的旅程。两人冒雨找到附近的一家网吧,克服着昏昏欲睡的大脑在网上迅速的浏览我们要去的目的地,最终确定贵州省毕节地区白碧村希望小学,到现在我还很清楚的记得。然后再搜贵阳有什么值得去的地方,准备天一亮先在贵阳逛两天,毕竟好不容易来一趟,当我还为明天去哪玩在哪住担心的时候,再看我们的老葛同志,已经躺在椅子上睡着了,我之前说的没心没肺一点也不冤枉吧,我也实在抵挡不住困意,毕竟在火车上也没怎么休息,倚在网吧的沙发上睡着了。

在贵阳的第二天晚上,我搜周边的宾馆,想要好好的洗个澡整理一下之前疲惫的倦容,到了之后被告知只剩一间数码大床房,人生就是那么戏剧!真的是同一个被子,同一个梦想。打开房门的时候,满房间弥漫着不是那么宜人的香气以及粉红色主题的布置,这让我想到街边的“红灯按摩室”

开始我有些感冒,老葛虽瘦但体质比我好。由我这个不计划会难受的人担任向导,负责查线路买票,买干粮,晚上住哪,老葛这个心比天宽的人负责听从安排,看到我开始出虚汗主动承担背包的责任,就这样由八戒向导、沙僧挑担的旅程正式启程。

先是老电影里上战场时才出现的九十度连座火车,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到了凯里站,终于有点像想象中的山城,车站不大,抬头就能看到四周的起伏,交通不是很发达,这里的本地人口音更难听懂。因为错过了最后一班去白碧村的小巴车,我们就买了第二天最早的车票。会有担心,也会害怕,担心到了地方下不来晚上没地方住,害怕陌生的环境语言的障碍以及地图上没有明确到达的路线。但是看到身边的老葛气定神闲,没有那么多顾虑,“大不了走也走到,没地方住就找地方住,没地方就露宿”,人总是很有缘分的相对互补。

一大早,我们就坐上车,反复和乘车员确认我们下车的地方,因为这个车没有固定的站点。不知道乘车员是否认真的听了我们要去的地方,因为我们最后下车的地方到白碧村,讲真的给一天的时间走也走不到。

这只是故事的一半,明天更新下节故事。

未完待续...

分享自己和他人二十岁到三十岁的真实故事,在这里看见各式各样的青年人生。

你的分享 是对我最大的支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