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3)

字数 5904阅读 101

【校园甜文】小跟班的爱情(59)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0)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1)

【校园】小跟班的爱情(62)

(1)

下午两点,A大医务室。

苏小小在昏迷两个小时后,终于醒来,她一睁眼就看到白茫茫一片的天花板。

她眨了眨眼睛,想起来昏迷前发生的事,然后用手摸了摸额头,上面包着一块厚厚的纱布。但不是很痛,更痛的来自左手手背上,她侧头看过去,发现手上正插着针,吊着点滴。

尔后她就看见范逸轩和医生一起从门口进来。

医生手里还拿着一瓶点滴,她径直走过来帮苏小小换上这一瓶。而苏小小还是一头雾水,她抓住医生的手问道:“这是什么?”

医生低头看着她,缓缓答道:“葡萄糖,你血糖太低了,需要多挂几瓶。不过既然你已经醒了,挂完这瓶就可以回去了。”说完这些,医生就走了出去。

医生走后,范逸轩把床摇高了一点,然后又从沙发上拿来一个枕头放在苏小小的后背让她坐起来靠着。

全程两人都没说话,苏小小也一直静静的望着他。忙完这一切,范逸轩拉了一把椅子在床畔坐下,关切的问道:“好点了吗?头还痛吗?”

苏小小侧头看着范逸轩,没有立即回答。

他穿着浅色外套,依旧阳光帅气,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白皙的俊脸上有一丝丝憔悴。这是她喜欢了四年的男生,虽然对他早已经没有了男女之爱,但是却成为了她最重要的朋友。

听着他浓浓的关心,她突然鼻头一酸,心中的委屈在这一刻全部释放,眼泪夺眶而出。

范逸轩看到她哭了,立即从床头柜抽出一张纸巾伸手擦去她脸上的眼泪,语气更加温柔的问道:“怎么了?还难受吗?”

苏小小极力止住眼泪,摇了摇头,然后反问道:“学长,你怎么来了?”

范逸轩脑海中闪过之前的画面: 中午的时候周若云给他打电话,着急的告诉他苏小小受伤了,让他立刻马上过来A大。最后还嘱咐他千万不要告诉苏小小是她让他过来的。

范逸轩当然知道她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也不好直接去干涉,还是得让她们自己解决,不过和韩晨一样,他相信她俩一定会和好如初。

(2)

他顿了顿,然后缓缓开口:“好几天没见你了,所以我就趁中午的时候过来找你一起吃饭,结果就听说你晕倒进医务室了。”

“对不起啊。我……”她不知道怎么解释几天没联系他的原因,总不能说她忙着和韩晨谈恋爱,又或者是韩晨不允许她单独找他吧。

她欲言又止,范逸轩看出了她的为难,笑着打圆场:“没事,这有什么好道歉的。”过了一会,他继续说道:“对了,打你的人是谁?要不要我去帮你教训教训他们”

苏小小忍不住嘿嘿一笑,开口:“让你去打一群女孩子不好吧。没事,我自己能够对付。你忘了,我可是学过跆拳道的。”

范逸轩也不勉强,接着问道:“行,那你打不过的时候再叫我。还有,她们为什么针对你啊?”

苏小小转头看着前方,认真思索着,其实她也不是很明白郑美丽为什么那么狂妄嚣张,难道就因为她和韩晨在一起了。还有郑美丽凭什么那么自信韩晨爱的是她。苏小小心里有很多的疑问,她决定找个机会好好问问郑美丽。

沉吟了一会后,她侧头看着范逸轩,淡淡开口:“就是一帮迷恋韩晨的疯女人,把我当成了假想敌。”

提到韩晨她突然想起来什么,然后就低头左右看了看,手在枕头底下摸了摸,一副着急找东西的模样。

范逸轩也随着她的目光四处看了看,开口问道:“你在找什么?”

“手机。……你看到我的手机了吗?”

范逸轩摇了摇头:“没有。我之前打你电话,你也没接。会不会是落在食堂了?”

她眼珠转了转,脑海中想起她着急出门吃饭就直接把手机丢床上了,压根就没带出来。

她用力在脑门上一拍,都忘了额头上还受着伤,这一拍就碰着伤口了,吃痛了叫了一声。

范逸轩见状连忙站起来俯身上前帮她查看,眼神中流露出心疼和担忧,他靠的非常近,几乎都要贴上她的脸了,苏小小下意识的往后一靠,拉开了这个亲密距离。

她眼眸低垂,不去看他。

范逸轩动作一顿,也往后退了一步,但手还是放在她额头上。纱布上渗出了一点点血迹,明显是刚刚苏小小那用力一拍引起的。

“我去叫医生给你重新换一个纱布。”范逸轩把手放下来,目光湛湛的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完就转身。

“不用了,没事的。”苏小小拉住他的胳膊,讪讪的说道。

“不行。虽然只是皮外伤,但要是感染就不好了。”他的语气非常坚决,容不得有人拒绝和反驳。苏小小还是第一次见他语气这么强硬的和她说话。

她也就不再说什么,松开了他的胳膊。

范逸轩脚步急速的就走出了房间。

(3)

不一会后,他领着医生再次进来。

校医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中年女医生,她穿着一身白大褂,面无表情的走进来,一进来就直接开口说道,语气里带着责备:“小姑娘,你还真能折腾啊。自己把自己打伤。你是觉得我们校医太闲了,给我们找点事做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给苏小小上药换纱布。语气虽然严厉,但动作却很轻柔,一看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苏小小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说话。范逸轩则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很快,校医阿姨就换好了纱布,然后又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点滴,还有大半瓶,随即又将目光移到苏小小身上,嘱咐道:“你这伤口虽然不大,但是这几天也不要用力去碰,水就更不能碰了。明后两天记得来我这里换药。”

她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范逸轩,旋即又回头继续说道:“我看你男朋友也挺不容易的,以后少做点让他担心的事”

“啊?”苏小小一时还没明白什么意思,这前言不搭后语冒出来的一句话让她一愣,不过下一秒就转过弯来,开口解释:“他不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校医开口:“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就步出了病房。

留下一脸尴尬的苏小小。她想要说点什么,范逸轩却先开口了:“没想到医生的想象力也这么丰富。”一句玩笑话瞬间就化解了这一尴尬。

苏小小笑着附和道:“是啊是啊。”

过了一会,想起了今天下午范逸轩是有课的,她之前可是把范逸轩的一切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当然包括每学期的课程表。

她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快下午三点了,于是收敛笑容开口:“学长,你今天下午不是有课嘛。赶紧回去吧。我没事,医生都说了打完这瓶就可以了。”

范逸轩不紧不慢在饮水机上倒了一杯温水,走过来递给苏小小,缓缓的开口说道:“少上一两节课没关系。我今天就在这陪你,一会等你挂完点滴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一听到好吃的,苏小小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她接过水喝了两口润了润干涩的喉咙。

中午虽然饿的不行,但是都没有好好吃饭,所以才会轻轻一撞就昏倒了。

但转念一想,她已经答应韩晨不和范逸轩单独出去吃饭看电影。不过当时本来就是权宜之计,所以只稍稍思考了几秒钟,她就爽快的答应了:“好啊,今天失血过多是应该多吃点好好补补。我们去吃那家韩国料理吧,好久没吃了。我要吃烤肉。”

“可以,你想吃什么都行。”范逸轩接过苏小小的水杯轻轻的放在了旁边的柜子上。然后就重新坐回了椅子上。过了一会,他从衣服兜里拿出手机递到苏小小面前:“你要打给谁,先拿我的手机打吧。”

苏小小连忙摆手,说道:“我不打电话,而且就算我想打我也记不住号码啊。”其实她记住了韩晨的号码,但总不能拿范逸轩的手机打给韩晨吧。

“记住我的号码,你随时随地都可以打给我,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范逸轩无比认真的说道。

苏小小微微一怔,这句话韩晨也对她说过,而现在范逸轩也说出了同样一句话。

之前韩晨和她说的时候,她没有仔细深想其中的含义,但现在她却一下子明白了,这句话里包藏着他们对她的关心。不过这关心似乎超越了朋友的程度。

她突然脸颊绯红,不知道如何回应。范逸轩也没有再说话,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突然空气里响起了优美的旋律,范逸轩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然后对着苏小小说道:“我出去接个电话。”

“好。”苏小小迫不及待的说道。心里无比感谢这个电话,来的还真是及时。

(4)

范逸轩拿着手机走出了房间,还带上了门。它走到楼梯口这才接起电话。

“小小……她没事吧?”周若云压抑住心中的真实情绪,假装平静的说道。此刻她正徘徊在校医室附近。

“她没事,就是有点血糖低,昏睡了两个小时。不过现在已经醒了。”

“头不是被撞了嘛,没事吗?”

“嗯,只是一个小伤口,皮外伤不碍事”范逸轩一五一十的答道。

“要不要带她到大医院看看,万一有脑震荡呢?”周若云语气虽然淡漠,但还是掩饰不住浓浓的关心。

范逸轩呵呵笑了笑,不答反问:“既然你这么关心小小,为什么不亲自过来看她。”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周若云放下了手机,任由眼泪流了一会,然后擦干,重新拿起手机,淡淡开口:“我现在不想见她。”

范逸轩知道她俩有矛盾,但是还不知道关系已经这么僵了,他顿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劝说道:“你们的友情真的很难得,我不希望因为任何一个人影响到你们这段友情。真的不值得。”

电话那头再次安静下来,片刻之后,周若云声音沉重的开口:“就是因为我特别在乎这段友情,我现在才会这么难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需要时间好好冷静一下。或许等我能够淡然面对韩晨了,我就能够和小小重新做回无话不谈的朋友吧。”

女生的友情,他不是很懂,所以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和好的。”

周若云扯起嘴角轻笑了两声,“你总是这么乐观积极。……如果我和小小真的不再和好了,我们还是朋友吧。”

“当然。我都在你爸妈面前演你男朋友了。”

周若云再次被逗笑了,“对哦,男朋友。我妈昨天给我打电话还念叨你呢。你就不该在宴会上表现那么好。你看现在……不过我爸倒是再也没提让我去相亲的事了。这点正合我意。”

“看来我这个男朋友还得演很久啊。对了,替我向叔叔阿姨问好。”范逸轩靠着楼梯间的墙壁上,半开玩笑的说道。

“放心,我会找时间和我爸妈说清楚的。”

“不着急,反正我现在也没女朋友,也没人会误会。”范逸轩淡淡的说道。

范逸轩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不咸不淡的,但是她听出了话里面的无奈和失落,但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因为苏小小已经和韩晨在一起了。

或许他俩都没有机会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不过她暂时还不想告诉范逸轩这件事。

她静默片刻,缓缓开口:“你一定会找到你的幸福的。加油。好了,小小就拜托你照顾了。还有,千万不要告诉她是我给你打的电话。记得让医生再好好检查检查。”

“好。我不会告诉她的。”

范逸轩挂掉电话回到房间,苏小小正看着窗外发呆。他走到床前,看点滴就要打完了,又跑出去叫医生。

苏小小从医务室出来后,就回宿舍洗澡换了个衣服,然后拿上手机就和范逸轩去往了学校附近的那家韩国料理。

(5)

韩晨一吃完午饭,就被韩爸叫到了公司,说是先让他过来看看,提前感受学习一下公司的运作和管理。

韩爸亲自把他带去认识各部门的主管,甚至还和世界各地的分公司的负责人电话会议,目的就是介绍韩晨给那些人。

不过这次也只是让韩晨认识一下那些人。毕竟很多人都还没见过这位韩式未来的继承人,他们都非常好奇和期待。

就这样,韩晨在一片赞赏声中耗了一下午。手机也都调成了静音,也压根就没时间给苏小小打电话,不过想着她下午有课,也就算了。

见完所有的公司高层后,已经下午四点多了。

他坐电梯到十八层,去到韩雪儿的办公司找她。韩雪儿正在会议室和员工开会,他径直走到她的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

然后拿出手机,竟然没有一条苏小小的未接来电,也没有短信和微信,他有丁点的失落。心想这女人还真是,说让她等电话,就真的不主动打过来,就乖乖的等着,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他立即拨通了苏小小的电话。

苏小小这时才刚到餐厅,还没点菜韩晨的电话就来了,她借口上厕所跑到洗手间才接起。

“怎么这么久才接?”

她顿了顿,缓缓开口:“我刚上厕所去了。”没办法,不能告诉韩晨她正和范逸轩在外面吃饭,只能撒个小谎了。不过还是有点愧疚和心虚。声音也有一丢丢颤抖。

好在韩晨完全没有听出来。反而很霸道的的命令道:“以后上厕所手机也得带着。”

咦?好吧。

苏小小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顺从的答了个好。

“你脚好点了吗?”

“你吃饭了吗?”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韩晨先开口回答:“我的脚基本都好了,没事了。”

“那就好。不过在完全好之前不要再开车了。”

韩雪儿的秘书给韩晨泡了一杯咖啡端进来,韩晨说了声谢谢。

苏小小在电话那头听到了一个娇滴滴的说话的声音,但具体说了什么没有听清楚。她心里嘀咕了一下,假装随口问道:“你在咖啡厅吗?”

韩晨一听这语气就怪怪的,立马明白她突然这么问的原因,但他偏不直接说:“不在。”

苏小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和韩晨在一起之后就变得特别爱吃醋,他倒不是担心韩晨对那些女生有什么想法,就怕别的女生主动贴上去,毕竟韩晨太完美了,哪个女生看了不心动。

韩晨见她半天不说话,笑着说道:“我在我姐办公室,刚才是她的秘书给我倒了杯咖啡。”他到底是不忍心让她担心,所以主动解释起来。

听到韩晨解释的话语,苏小小眼角眉梢都露出了笑容,她抿着嘴唇,沉吟片刻,然后就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语调说道:“我又没说什么。”

听到她明明醋意满满,却假装不在乎的模样,韩晨却忍不住笑出声,过了一会,缓缓开口:“想我了吗?”

他本以为苏小小又会扭捏的羞涩的半天不回答。结果他话刚出口,却听到了苏小小肯定的答复。

“想,非常想。我恨不得立刻见到你。”苏小小其实在听到韩晨声音的那一刻就情绪有点低落,她想起了今天中午发生的事。她想要得到韩晨的安慰。但是却不能告诉她,不想让他担心。所以韩晨一开口问她是否想他,就直接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说实话,韩晨听到苏小小赤裸裸的诉说对他的想念有点震惊、有点意外。虽然这是他想要听到的答案。

他微微愣了几秒钟,然后很开心的笑了。但随即,他似乎有听出了话语里其他的情绪,似乎她不是很开心,于是他整个人坐直,担忧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这次轮到苏小小震惊了,她没想到韩晨这么细腻敏感,竟然能听出来她内心的真实情绪。

虽然从校医室醒来后似乎心情很好,也没有因为受伤而不开心,但其实她将最深的伤痛隐藏了起来。周若云冰冷的眼神,决绝离开的脚步都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萦绕,但她却在范逸轩面前伪装的很好,她一直在压抑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

面对韩晨的关切,她此刻真的很想靠在韩晨肩膀上痛痛快快的哭一场,但是韩晨却在千里之外,他没法立刻赶回来,而且也不想让他担心。

她强忍住快要喷薄而出的眼泪,深呼吸,然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扬声说道:“没有,我就是想你了,不行啊。”说话的语气一股豪放的风格。

听到她这么说,韩晨也没有再多想,神情也放松下来,嗓音温润如水的回应道:“我也想你,很想很想。我再过两天就回去,等我。”

苏小小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摸摸额头上的纱布,现在只希望伤口快点好,不想让韩晨看见。

要是实在不行到时候就说是自己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反正就是不能说是被郑美丽推的。她可不想再发生什么她不愿意看到的事,骨子里也不希望韩晨和郑美丽多接触。

她简单的答了个好。过了一会,突然想起自己把范逸轩一个人晾在外面半天了,于是在头脑中快速搜索了一个理由:“韩晨,我室友在等我去吃饭,先不和你说了。”

“快去吧。晚上等我电话。”

“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