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盛宠豪门逃妻30

  沉萧身子抖了抖,想往后退,却被言泽握住纤腰,“我还录了视频,你在里面,可骚了。我都忍不住把你摁到床上要你了。”

  沉萧心中恐惧,她突然清晰地意识到,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对她承诺一生的哥哥了。他现在是个十足的恶魔!

  沉萧突然觉得绝望,“你想怎么做?”

  言泽看着沉萧的眼神,像饿狼窥视猎物,他说,“做我的女人,我们互相满足彼此的性~欲。”

  沉萧颤声道,“你他妈是不是疯了!我还没成年,谁他妈需要找你解决性~欲了。”

  “哦~是吗?”言泽把沉萧按在栏杆上,“你刚刚的表现,可不是这样的。小丫头,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说着就要掀沉萧的裙子。

  沉萧用力抗拒着,却撼不动言泽分毫。刚一张嘴,就被要泽俯身堵住她的唇。言泽的吻残忍粗暴,沉萧一度怀疑,自己就要溺死在他的吻里了……

  言泽吻够了,才发觉身下的人已经不挣扎了。沉萧闭着眼,眉头紧锁。

  言泽亲吻着她的眼皮,“怎么样?比刚刚的味道好吧?要不要做?”

  沉萧睁开眼,冷冷地看他,“你除了对我用强,还会干什么?”

  言泽含住她的耳垂,轻笑,“傻瓜,我还会干你呀。”

  沉萧浑身猛地一阵颤栗,身体软了半截,她说,“你不要含它,混蛋,你他妈的滚呀!”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沉萧感受到了一股陌生的快感,真羞愧,她恨死身体的本能反应了。

  言泽很满意沉萧的反应,“我走了,你这个样子怎么办?再去找你那个哥哥吗?你想都别想。”

  沉萧心里一阵刺痛,她和沉希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怎么谁都让她离沉希远点?她冷笑,“言泽,你别以为这几张照片就能威胁我,我跟沉希本来就没有血缘关系,就算在一起也是情投意合,关你他妈的什么事呀!”

  言泽像听了天大的笑话,“叶沉萧你是不是傻,叶国中的意思很明白,让你离他宝贝儿子远点,要不然,你以为他今天带你来干嘛?勾引他儿子吗?”

  沉萧眼睛酸胀酸胀的,她怎么会不懂?但是亲耳听别人告诉自己,又是另一番光景。她现在觉得,连呼吸都是痛的。

  “所以,你才欺负我吗?看我可怜,再踩上一脚?”

  言泽觉得沉萧冤枉他了,无论沉萧可不可怜,他都决定欺负她,谁叫合眼缘呢?

  他痞痞地笑,“所以我让你跟着我,我家老头子管不了我,我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沉萧觉得,自己的眼泪已经在A市流完了,她也以为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但是当别人告诉她,她不能爱沉希的时候,她真的好想哭,好想放肆地哭。

  “你还不承认你欺负我?你真过分!”沉萧双眸水汽氤氲,嗓音都变了。在一天前,沉萧也许不会在俞泽面前表现出脆弱,但是当她知道言泽就是俞泽的时候,心里下意识对言泽产生了依赖。

  言泽微愣,自己平时掀叶沉萧桌子她眼都没眨一下,自己今天哪里踩到她小尾巴了?他摆摆手,“你千万别哭,我最烦女人掉眼泪了。”

  “你还不让人哭了!”沉萧的声音已经委屈的不成样了。

  言泽担心她下一秒真的要哭出来,赶紧哄她,“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哭,你哭起来绝对丑死了。”

  在言泽接受的黑道教育里,女人哭了,必须哄。但是他并不知道,你越哄,她哭的越凶。

  沉萧心里的某根弦突然断了,她多可怜呀,连爱人的权利都没有。哇~她哭出声来,“你还嫌我丑!”

  言泽觉得女人哭起来都像怪兽,他手忙脚乱地帮沉萧抹眼泪,擦鼻涕,谁能告诉他,平日里端庄清冷的大小姐死哪去了?这个绝逼是个泼妇。他烦躁地一把堵住沉萧的嘴,“你不丑,要不然我也不会想~操~你。”

  沉萧呼吸不畅,红着一双眼看他,眼泪还是啪嗒啪嗒地掉。

  言泽慢慢松开手,“不准哭了,听到没有!”

  “我不管,你还欺负我。”

  “那你想怎么样?别哭了,你哭的我头疼。别人都以为我在欺负你,你这样我很难办。”俞泽服软。

  沉萧一向懂得见好就收,“你把照片删掉,我就不哭了。”她知道泽哥哥最怕别人掉眼泪了。

  言泽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肌肉有些扭曲,她原来在这里等着他。他松开沉萧,握紧拳头,“你他妈做梦,你要不是女的,我绝对揍你!”

  沉萧又红了眼圈,“那你揍我吧,只要你把照片删掉。”

  言泽那个恨呀,这小丫头竟然为别的男人做到这个份上。“懒得理你。”他不想再看沉萧一眼,转过身,往大堂里走去。

  沉萧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白哭了。

  “叶沉萧!你在这里干嘛?”慕斯突然出现,居高临下地看着沉萧。

  “你没看到吗?我在生气呀。”慕斯一向不喜欢沉萧,从她看到慕斯第一眼她就知道。

  “我刚刚看到一个野男人从这里出去,你瞧你,妆都哭花了。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个野男人不要你了。”沉希不在,慕斯连装都懒得装。

  沉萧颤抖地呼出一口气,真难听。她笑了笑,“姐姐看错了,不是野男人,是希哥哥呀。不信你去问他。”

  慕斯的确没有看清楚,“你少蒙我,阿希跟我爸在一起,你少往他身上泼脏水。”

  脏水?情投意合,哪里脏了?就因为她是孤苦无依的养女吗?她冷冷地看着慕斯,“是姐姐往哥哥身上泼脏水吧?姐姐老诬陷我会野男人,事情闹大了,伤的可是上官家和叶家的感情。况且哥哥一向最疼我,如果知道我受了委屈,一定很心疼。”

  “你威胁我!”慕斯声音突然拔高了,平日里唯唯诺诺的小养女竟然敢反抗她!

  沉萧冷冷地笑,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几句难听的话就受不了了。“哥哥一向夸我尊老爱幼,我怎么敢威胁姐姐?”

  慕斯气的直发抖,她扬起手,狠狠刮了沉萧一个大耳瓜子。

  沉萧眼圈红了,动动嘴角,真疼。

  “傻逼!”沉萧看着慕斯,有点歉疚。伤害别人本来不是她的本意,而且她也知道,被伤害,被漠视的痛苦。

  “慕斯你他妈干嘛呢!”

  沉希其实在慕斯动手前就已经站在慕斯身后,沉萧站在她对面,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慕斯张了张嘴,想解释,她第一次在沉希眼里看到那么明显的厌恶,他真的生气了,就因为她打了叶沉萧。即使生活再优越再高贵的大小姐,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厌恶,心也被伤成了筛子。

  沉希深吸一口气,慢慢走向沉萧。自己视作珍宝的妹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竟然被人当着他的面甩了一记耳光!

  慕斯恶狠狠地笑,心在滴血,“你都不问一下吗?”

  沉希托着沉萧的脸,像捧着稀世珍宝,“疼不疼?”

  沉萧扬起脸,眼睛肿胀的像挂着一对灯笼,脸颊上的红印若隐若现,妆也哭花了,好不狼狈。她说,“疼~”只这一句,便融化了沉希内心深处的坚硬。

  慕斯冷冷地笑,心一阵一阵地疼,最残忍的敌意,是漠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