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八年--我有个好哥哥

“喂,荣哥。”开森右手拿着用了快一年且破旧的摩托罗拉L7手机。

电话另一头传来浑厚的声音:“你的高考分数出来了,刚刚帮你查过了,总分是483分,语文92分,数学......”

 听到自己高考总分数之后,接下来的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了。

按照今年两次摸底考试的水平,也不应该是这个分数,总分750分也不至于只有480分,至少和摸底分数差不多吧,可是偏偏却只有这么点分数。

“喂,喂,四古,你有没有在听啊?”电话那头传来明显高八个分贝的声音。

“嗯”

“分数不是很理想,今年的一本、二本切线估计要过两三天才有出来,这几天赶紧回去把高考志愿书拿来看,对比下前几年的高校录取分数情况,先选几个自己喜欢的学校和专业,不过你这个分数估计可以报考的学校不是很多,所以更要认真看志愿书。实在不行那就复读吧。”电话那头很有耐心的说道。

“嗯,好,我会认真看志愿书的,那荣哥没其他事我就先挂了。”挂完电话,在感觉不到力气的情况下,我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荣哥,我大哥,是武平一中的化学老师,2001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百年老校福建师范大学,现在在武平一中已经有7年的教龄了,虽然不算很长,但每一届的学生都反应都特别好,也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国家有用之才,当然荣哥对我来说的学业也是非常关心。

而我,是开森,乳名四古,性格内向,情绪不稳定,容易烦躁,不怎么爱说话。刚参加完2008年的高考,高中时成绩一般般,中等左右,平时不是特别爱学习,有努力过,但是成绩还不是特别理想,摸底考试也就在530上下,归根结底是脑袋瓜不好使。

三天后。

“切线分数出来了,一本534,二本471,今年的高考卷子比前几年的都要难,二本前线分数就比去年低了24分。你的分数比二本切线多了12分,可以报考的学校还有有一些的,要认真的考虑清楚报考哪些学校,知道不?”荣哥知道切线后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了我。

他在武平县城学校附近住,而此时的我则在老家中堡,两地相隔40多公里,被好多好多大山隔开了。

“比二本线多了12分”

“是啊,才12分。要是多20多分就好了,那可挑的就多了,谁叫你平时不好好读书。”荣哥说完后叹了口气。

我们都沉默了好一会。

“你先好好看志愿书,过几天学校这边比较没事了,回家给你再分析分析。”

我知道荣哥今年很忙,因为他今年当班主任,而且是高二升高三的班级,事情特别多。

“好”

知道切线分数后,手上的力气又少了半分,脚底都感觉软软的,都要站不住了。这突如其来的成绩低分和切线分数对我的打击太大了,都不敢想象我接下来要怎么去面会我的未来,感觉一片迷茫和胆怯。一家人寄予的厚望,荣哥的谆谆教诲,好多大山一瞬间都压在了我的身上,快不行了,快扛不住了。

万家灯火阑珊,几家欢喜几家愁。果不其然,在多方的不懈努力,荣哥的鼎力帮助之下,2008年,我的高考依然失败了。

而我即将面临的又是一个新的恐惧,面对复读这座大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