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手记 4丨苏州行记,冬日午后的疏影横斜与暗香浮动

精妙雅致的苏式园林,贝聿铭的光影构筑,小资矫情的平江水乡小街,还有姑苏味道的粉墙黛瓦,2013年1月,江南冬天的雪化檐滴,口口糖味儿的苏帮菜,吴哝软语的苏州评弹……第一次冬天在国内游走,虽阴冷,却也别有一番情致,喜欢苏式园林午后的疏影横斜、暗香浮动。

(独家原创)文丨爱你菜,图丨C.H. &爱你菜


做“爱你时光”这小号的缘起,有一部分的因由是想记录我和先生的行摄时光,后来因为我们的家宴和家宴上的美食得到读者的喜爱坚持下来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因为我们都喜欢摄影和行走,今年1月,我开了“摄手记”这个专题。

这几天全国都遭遇一股极强的寒流,连广州都破天荒地下起雪来,自民国以来还是第一次,高兴的是有生之年在广州看了回雪,难受的是这些天实在是太过阴冷,让我想起2013年元月的苏州之行,冷得夜里开着暖气睡觉时还在被窝里发抖,同行的友人熬不住,最后在平江路买了只暖手炉,那种冷,就像前几天一样,冻入骨髓。

披着一身雪,有种萧瑟的美。

冬日里,垂柳依旧,只是不像春天那么勃发,夏日那么柳绿。披着一身雪,有种萧瑟的美。

虽然冷,苏州的冬日还是别有一番韵味,粉墙黛瓦上的雪化檐滴,苏式园林午后的疏影横斜,一幅幅文人水墨画和着吴侬软语的评弹韵调在我脑海里回放,1月的最后一篇摄手记,我们一起来感受一下这番冬日情致吧。

冬天在长三角待过的朋友都知道,冬天的冷是那种冰冷入骨髓的湿冷,所以,冬季是苏州的旅游淡季,真的很淡。选择这样的时间去,只是因为出差上海,有两天空余逛逛苏州园林。

时间有限,只能重点逛拙政园,参观苏州博物馆。当然,最重头是找吃去了,只是口口糖味儿的苏帮菜实在不对我们的口味,除了生煎和苏式面馆,其他实在是没留下什么印象。倒是拙政园却实实在在吸引了我们,老饕为此还专门去逛了两趟。

拙政园以水为主,以花木为胜,因为名气太大,即使是萧萧冬季,依然游人众多,不过应该是不像夏日那般人头攒动。我们素来怕人多,所以冬日前来,虽然冷,倒更适合喜欢摄影的我们。

为江南园林之首的拙政园,为明代御史王献臣所建。他仕途不顺,曾两度被东厂诬陷,正值壮年四十多岁的时候罢官回乡,在道观废址上修建了拙政园,从此享闲居之乐。

拙政园以水见长,中部现有山水景观,约占据园林面积的五分之三。冬日里,湖面上覆盖了薄薄的冰,草甸、屋檐上都覆盖着皑皑的白雪。

中午时分,阳光照耀的时候,屋檐上雪开始渐渐化开,滴滴落下,从清晨到午后,慢慢看着霜雪渐渐便薄,冷得别有一番意境。

亭台楼榭,粉墙黛瓦,处处都是精雕细琢,江南园林的精巧,真的是移步换景。

东花园有秫香馆、涵青亭、芙蓉榭、缀云峰。

中部有雪香云蔚亭、梧竹幽居、松风水阁、听雨轩和玉兰堂。

冬日的玉兰花,花骨朵正蓄势含苞,越过空中,伸向屋檐,在蓝天下张牙舞爪也有种别样的美。

越过墙头,阳光洒满屋檐,一下温暖起来。

迎面看到树影照在墙上,这种美太温暖,已经不懂得如何用语言去形容。

西边有卅六鸳鸯馆(十八曼陀罗花馆)、倒影楼(夜景)、与谁同坐轩、波形廊。

最爱这连接中部和西花园的波形廊。在西花园与中花园交界处的水廊,特别是午后的斜阳映照在粉墙上,暗香疏影,分外迷人,是难得少见的佳构。

走到廊的尽头,院墙交有几株腊梅,树桠上的仍旧披着雪衣,傲立霜雪。

映着最后的斜阳,傲然绽放,在阳光温暖的余光下暗香浮动。

老饕围着这株腊梅拍了足足二十多分钟,直到光线越过围墙,我在墙根下拍着拍着,手指也都冻僵了。于是转到园中的茶馆喝茶,抱着热腾腾的茶杯,僵硬的手指慢慢地舒展开来,眺望整园,真美!

往出口走去,回望喝茶的地方,恋恋不舍,就像这不愿褪去的阳光,温柔地眷恋着水天之间。

夕阳西下,那份刺骨的寒冷伴随着夜幕重临,但光影下的水榭楼台却是那么动人。

老饕说,逛不够,他还要再来。

第二天一早,我们预约了11点去看苏州博物馆。老饕特地一大清早起来到拙政园拍晨景。

然后再到苏州博物馆跟我们会合。

苏州博物馆馆藏主要以明清时代的书画和古代工艺品为特色,包揽了众多“吴地遗珍”,整个博物馆从设计到馆藏都是一股弄弄的江南娟秀的书卷气,建筑大师贝聿明为家乡设计的新馆,将现代博物馆与古建筑,和创新山水园林融为一体,充满苏州情怀。

时间太匆匆,但愿能再找个非节假日的夏秋时光,再一次漫游苏州,再逛逛苏州的其他园林,在夜晚听一曲温软的苏州评弹。


- End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