刃牙滩

且说小白别了星河村,更向北行。

此日天色尚早,恰至正午,小白行至一处村庄。

却忽闻得葫中眼珠呻吟,极言疲惫。小白奇之,

“天色尚早,何不赶路向北,你一路催我前行,寻你那所说西北命运之地,今日为何反欲停留?”

“我实疲惫,头疼不已。明日清晨向东出发入山,一日程正好出山,可至山北村镇。”

“你连头都没有何来头疼?再者,今日我向北直行即可,为何要向东绕行?”,小白直言。

那眼珠却是死活不听,一直呻吟不已。眼看小白就要向北出村了,

“白公子,今日向北,有祸无福。”,眼珠声音严肃低沉,“此地北百里处,有一险滩,名为刃牙滩,滩上常有野兽怨灵出没,恐有不测。”

小白听眼珠语气不似玩笑,也心生犹豫。

正思揣不定间,却见一行商人,正出村而行,而那方向非是眼珠所说的向东入山,却正是向北而行。

小白心道此间商人亦不惧,而我自少多见异事,入林访妖、探幽历险,亦未少矣,此番妖眼引我来此远地,已是去乡千里,何不尽快上路去寻他所说那命运之地。

于是提起葫芦,也不顾那眼珠哀嚎,径直跟上一行商人北去。


一路沿河山景暂且不表,及至暮间,小白远远看那前方,似见有一滩涂,滩上尽布白色砂石之物。行至近处,再看那砂石,方见那砂石皆是一头圆润一头尖利,仿似野兽尖牙一般,小白想起眼珠所言野兽怨灵之事,心生几分忐忑。又去看那尖牙之下,也仿似有物,形似长条,亦是如白骨一般的颜色,苍白恐怖。

踩上滩涂,一阵崎岖之感从脚下传来。前行的商队中马蹄行过,直翻出一阵喧哗,从脚步下带起的尖牙,在空中腾起又落下,发出可怖的摩擦之声。

小白正想快步通过此滩,却忽见那商队之前的石滩中,站起一物,视之并非猛兽,竟是一具人骨骷髅,身长与常人无异,手持长弓一柄,亦是骨制,远望去乃是一具苍白的身影正张弓搭箭,向商队而欲射。小白急呼小心,却见那骷髅箭已出手,直奔商队而去。

倏忽间箭去如电,那商队竟未有人中箭,小白再定睛看时,却见那飞箭穿过行人身体仿似无物,直中商队之后另一具骷髅,那骷髅形状矮小,四肢伏地,身后长尾摆曳,似是某种走兽。

野兽之骨应箭而倒,那一行商人却回头望向小白,满脸疑惑,对适才小白所见之事惘然不知。

小白乃知此间恰如扬州酒家之中,他人不闻妖眼之言,小二亦不见杯中眼珠。自己又见凡人不见之物了。于是忙拱手道歉,连言无事。

正欲前行,却又听得身后有兽鸣传来,长啸似哭。不及回头去看,却见那滩外河水中立起一具骷髅,身犹带水,举起一根长矛,未及小白反应,便直向小白掷来。

小白惊怖,乃知已难逃此劫。

却见那长矛从胸中穿过,直向身后飞去,忙又回头去看,身后一头白骨巨兽应声而倒。方知那水中猎人目标并非自己,又回头去看,却见水中忽立起成群的白骨,手中皆持利器,或弓或矛。又顷刻,只见那群骷髅箭矛出手,再看身后滩涂,自己与商人虽行于滩上,却有无数兽骨纷纷从滩中爬出,有大如猛犸者,巨骨昂首,獠牙入空;有小如山兔者,身影翻飞,穿行不已。一时间箭矛横飞,而滩上骨兽奔行躲避,又有灵活兽骨,直扑水面而来,却被箭雨逼退。

虽见此景,然却无法触及,飞箭长矛于小白与商人们的身体中穿过,只似无物。小白见此也安定了心神,从喧嚣的战场中快步穿过,不多时便行出了刃牙滩。

葫中小眼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小白能感到葫芦一直抖动不已,忙笑道,

“怨灵实存,而其非为害人而来。”,小白晃了晃葫芦,

“此间怨灵,不过怨于求果之间,求之不得者,化为猎手,逃之未果者,化为野兽。世间执念,不过如此。”

眼珠不语,若有所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北疆铁血战犹酣,中州物华天地乱。 初露锋芒定四寰,反目成仇为那般? 渺渺茫茫无人见,纷纷扰扰了宿怨。 天地失衡乾坤...
    武安北阅读 991评论 0 9
  • 阿爷生我昆仑下,天地作家大漠游。 今朝十匹长安布,明年敦煌换头牛。 牵羊卖牛换骆驼,奔波十年马奶酒。 二十二年换金...
    云中君02阅读 761评论 0 1
  • 文/陈益峰 笔者最近常常在渝东地区为人寻找龙脉正穴,顺便考察古坟案例,总结已有案例的地理成败得失。每天行程几十公里...
    山林微风阅读 51评论 0 0
  • 漂亮多肉植物系列 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看着已经很多 多肉花客
    多肉花客阅读 64评论 0 0
  • 我常常在想,人为什么会变心?难道往日的时光都可以一瞬间抹去吗?我不懂。曾以为我是一个专一的人,对一件事可以做到很执...
    已疯的天才阅读 8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