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与我的悲欢离合 35 你明白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大片大片白色的雪花又开始掉落,急促又缓慢,它们慢慢地刷白了屋顶,又迅速染白了合欢那一头笔直的青丝。

这让合欢越发觉得寒冷,她无法自控的打了个哆嗦,就觉得周围的寒气趁这间隙慢慢的侵蚀了自己一样,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冷到透骨。

江离和林夕,现在这样是和好了吗?

他们这样牵手的样子,不就是自己千千万万个梦中他们牵手的情景么?不过比自己想象中看起来更加般配,更加和谐罢了。

话说回来,他们本就是王子和公主般的琴瑟和鸣,可自己此刻心里为何就这么痛呢。

她看着江离,发现他正脸看林夕的样子,好像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

心好痛。

就像千疮百孔的心脏被盐水一层层过滤一般撕痛,她转过头不再看他们,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好受点,她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林夕拽着江离的袖子,可怜巴巴的看着江离,请求着他最后一丝温柔的眼神。

“江离,我们回到以前好不好?”放下自尊放下傲娇,对她来说就意味着放下了所有的一切,现在的她只渴望江离能够转身紧紧抱着自己,然后轻轻说一声,好。

可是他没有。

这个场景,林夕在自己心里想了很多次,或是自己委曲求全,或是江离追悔莫及,但绝不是现在这种尴尬至极的状态。

一杯温水绝不是冷热参半而来,就像她和江离的感情,并不是她和江离都同等付出,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并不是。

雪越下越大,一点点,一点点,江离和林夕的周围全被染了寂静的白色。

这样的天气,就注定无法看到草长莺飞,听到宛转悠扬。

江离快速抖动着眉间,用尽量柔和的语气回应她,“林夕,我们回不去了。”

这个结果,林夕早该猜到才是。

可林夕还是摇摇头,不肯放弃,“我们可以回去的,你什么都不用做,江离。”说话间歇,她的眼泪就如洪水般漫过她娇嫩的脸颊,“我喜欢你,一直都是…”

“林夕,”江离抓着林夕的袖子,让她慢慢松开自己的胳膊,“我喜欢江合欢。”

这是一个最有力道却又最可笑的拒绝。

林夕摇头,“你们不是兄妹吗?”

“我们不是亲兄妹,”江离用从未有过的坚定眼神盯着林夕,“这个我应该给你讲过。”

江离庆幸自己终于敢正视自己的内心,正视对合欢的感情,正视对林夕的感情,可又懊恼这样反常的自己,这样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合欢竟然去拒绝那样美好的林夕的自己,这样的自己,一定是疯了。

林夕知道,江离对自己已经没有感情了,否则又为何不肯主动牵手不肯亲吻自己,她知道的。

但是自己内心,分明不甘服输又蠢蠢欲动。就像5岁时候的那次钢琴比赛,她明明苦练了大半年,就等在舞台上光彩夺目,可在比赛前一天自己却摔跤将手指骨折,与第二天的比赛就那样失之交臂。

现在自己心里的感受,不正跟那次的不谋而合么?

她伫立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回应,可笑的是,此刻的她竟不知道该说自己可怜,还是该笑自己可悲,可悲到竟会输给江合欢,那样一个女生。

那样一个无法形容的女生。

她承认,她嫉妒了。

扬起头时,江离并没有看自己。

太阳已经慢慢落山,月亮不知何时,已悄悄爬上了江离的头顶,用自己冷艳的光照着冷艳的江离,周围渗着白雪本就寒气逼人,这样的情景,让林夕竟有种望洋兴叹之感。

“为什么是她?”这是她鼓起勇气问的江离最后一个问题。

可并未得到回答,江离就离自己远去。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觉得江离这样陌生,陌生到让自己不敢靠近。

追上合欢,江离仅用了五分钟。他不知道自己和林夕在门口站了多久,也不知道合欢是什么时候离开,总之他知道,合欢并不会不辞而别,这不是她的一贯作风。

看到她一个人推着自行车漫步在黑夜里,天空簌簌飘下来的雪花不停落在她帽子上,肩上,手臂上,轻轻地,似乎并不愿意打扰她。

所以他学着雪的样子,推着自行车跟在她身后,踩着她留下的脚印,呼吸着她留下的空气。

街头转角处,江离终于忍不住开口,因为下个路口就要到家了。

“喂!”江离已经习惯了这样叫合欢。

合欢猛地转过头,就看见了江离。

只见江离推着自行车大步上前,而后用带着黑色手套的手重重敲了她的额头,就有一大片雪掉了下来,盖住了她的眼睛,眼前梦幻般的江离,消失了。

跟做梦一样。又跟梦不同。

梦醒了一切都就没了,可现在江离还在,他还在自己跟前,帮自己拍掉帽子上和手臂上的积雪。

“不是说让你等我么?”

是江离在质问。

他很生气。可又不敢问她为何不等自己,亦不敢问她是否看到了什么,亦或是听到了什么,他不知何时自己变得这般小心翼翼,总之现在合欢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足够让自己慌乱好久。

合欢结结巴巴的回答,“我看…你和林夕好像有话要说,我就…”

“你就不等我自己一个人回家么?”

江离,这是在生气吗?合欢有点紧张,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她只是单纯不想打扰他们俩而已,难道这也有错。

她没说话。

江离继续追问,“冬天黑的早,你一个人回家,又这么心不在焉,知道有多危险么?”

合欢还是没回答。

江离开始着急了,他猜想可能是自己太过苛刻吓到了合欢,于是他整理了自己的心情,看着合欢轻声对她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样不安全。”

合欢轻轻“哦”了一声,内心还是落寞异常。

没有别的意思,她知道的,江离不用刻意强调,她了解。

见合欢还是没反应,江离终于按捺不住内心,他推倒自己的自行车,而后紧握着合欢的双肩,一字一句的对她说:“我和林夕之间,过去不可能,现在不可能,未来也不可能,你明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