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旅程结业报告

      三届志工临近结业了,最后一周时间里,心力交瘁,几度尝试开工写报告,却没有任何内容溢出,根本没有正能量的状态,难不成还能用负能量写报告,哎,这不是打自己且辜负老师的期待嘛,看来,结业报文是无法在结业之前完成了,好吧,完不成也是可以的,允许自己不写了,在这样的状态下是强求不来的。

      许老师的一句:“喜悦与悲伤”那个钟摆幅度更大了。化解了心中的疑惑:成长了,反而更加容易悲伤、愤怒,也变得娇气了,这不是白上课了嘛,四届志工没报是对的。喜悦了,又觉得成长的差不多了,四届志工没报是对的。哈哈哈哈。我也逻辑混乱了。意思就是成长之后,遇到悲伤时,可以勇敢地面对和承认,随时随地大声哭泣,泪流满面,不怕羞愧。遇到喜悦时,可以尽情流露。趁着此刻心情大好,可以敞开心扉,赶紧完成结业报告是大事。

      学习向内看,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准没偏离方向。如今发觉自己是非常感性的女人,事情发生之后,才顺着那根奇怪的脉络往回看,向内看。离毕业典礼还剩三天了,因为父亲住院,我请假在医院陪同,可以把时间和空间给到自己,在志工伙伴内心想法“药引子”的作用下,把前半周翻箱倒海的委屈、生气,又有愧疚、罪恶感,勇敢地暴露在蓝天白云下。1、在领导面前理直气壮地拒绝加班;2、在开发人员整改缺陷的时间里,自作主张给测试人员放假一天,弥补加班的辛苦;3、在本项目未完成的情况下,跟业务单位经理拒绝加插别的项目工作,并拒绝加班;4、业务单位经理投诉我的行为,被领导批评,领导总结我的一句话是,“太强势了,你想干嘛就干嘛吗?”至于原因嘛,可能是这样的,1、因为成就感太强,而容易产生骄傲自满。2、因为讨厌“软弱”,害怕“软弱”会被人欺负,而让自己变得“强势”。大概这就是我强势的源头吧。

      在领导同事面前体验强势后,意识到自己往后要悠着点了,告诉自己,我是一位41岁的成熟女性。也发觉自己特别不会讲话,只会倔强,比较直接,导致容易得罪对方。对哟,会不会讲话,要看是在怎样的心境下,在愉快的心情下应该比较理智,在生气、愤怒的时候尽量不处理事情。

      当承受过多的烦恼或压力时,委屈、愤怒等负面情绪就会在身体的某个部位赌塞,极奇遭罪,所有注意力转移至疼痛点,立刻反思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如些生气,在我生气的时候说不定对方过得非常愉快,我有必要这样糟蹋自己吗?我需要的是什么?我应该怎么处理更合适?在我用心并乐意去跟对方连结时,收获的会是对方的宽容与理解,所有的委屈随着眼泪而流出,化解冰冻的心,此时内心得到的是平静。当我在志工群分享后,因为伙伴们的看见与陪伴,可以上升至喜悦那个台阶,真心感谢志工大家庭。

      过年期间,给父母洗脚,感受到他们是大的,我是小的,感谢他们生我养我,也收获了爸妈的欢喜之笑。给公公婆婆磕头,这辈子第一次甘愿在二老面前跪下,表达敬意。给先生洗脚,主要是当着先生父母、三个姐姐的面给他洗脚,一副被小女人伺候着的大男人模样,一家之主的存在感,很滋养彼此,我把这模样刻心里了。这作业干得还是挺漂亮的,对自己很满意,还应该时常回忆这些,让"谦卑"来拜访我。

      其实吧,这报告写得不像志工旅程结业报告,更像月报,是因为学习时还不够用功和用心,没有认真记笔记,凭着感觉往前走的,回看成长纲要时,空空如也。只记住“安静聆听”和“感恩”的功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