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里识得破,肚里忍不过

​唐朝时,进士出身的录事薛某因病发高烧。

高烧到第七天,他渐入睡梦,梦中自己高热难耐,于是跃入水中,化为一条金色鲤鱼,遇一老者在船上垂钓。

鱼饵诱人,薛录事正准备张嘴吃时,心想:

“我明知他饵上有个钩子,若是吞了这饵可不是被他钓了去?

我虽然暂时变成了鱼,难道就不能到别处求食,偏要吃他钓钩上的饵吗?”

于是,他便到船周围游了一遭。

怎奈那饵香得厉害,恰似钻入鼻孔里一般,肚中又饥饿。

最终,犹豫再三,薛录事难抵鱼饵的诱惑,张嘴咬钩,遂成老者钓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