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民大】读《雾都孤儿》后感——黑暗里有一片晴好

96
韦美暖
2017.12.19 17:29 字数 1373

    1812年,正值英国动荡不安时期,在朴茨茅斯的一个贫困家庭里,堪称维多利亚时代的眼睛的有着极大影响力作家狄更斯出生。家庭经济拮据,生活贫困潦倒,使得他很早看清社会底层最肮脏悲惨的一面。作品都是生活有力的射影,触目惊心的画面,刻苦铭心的记忆给予狄更斯无穷尽的写作灵感,影响一代又一代读者的优秀作品《雾都孤儿》得以问世。

      一个身世悲惨连滚带爬长大的孤儿即为该作品的主人公——奥利弗,信奉为神的上帝待他从呱呱坠地那一刻起就是刻薄,母亲因生他力竭而死,父亲去处更无从知晓,唯一财产被老妇人窃取。不知是可悲的造化还是可笑的遗传,奥利弗心间悄然种下刚毅倔强的性格,好歹这个可怜儿在尖酸刻薄的大人们中,在饥饿寒冷里,在寄生的济贫院里,有惊无险的过了九个生日。之后被早已被金钱腐蚀的肥头肥脑的管事卖到棺材店做学徒。说棺材店是解脱不如为另一个地狱,魔鬼诺厄,不遗余力的辱骂,殴打,压榨。庆幸历经千辛万苦他逃离了地狱却始终不能得上帝的眷顾,再次陷入深渊——贼窟。多么现实,有时绝望后还是绝望。贼窟首领是一脸凶像,肮脏龌蹉的犹太老头费金,不折不扣的守财奴,因自身不尽的贪婪,而教唆一帮小孩以犯罪满足自己的私欲。早已没有灵魂的躯壳却对一个个纯洁心灵肆意践踏毁灭,是多么可气可恨。“将毒汁一滴一滴注入奥利弗的灵魂,让他永远不在让恢复原色”触目惊心的文字把一个可恶肮脏的嘴脸跃然纸上,让人恶心。

      暖心的是奥利弗出淤泥而不染的天性,在一个黑暗充满罪恶的世界,没有同流合污,没有堕落不堪。邪不胜正就是信条,最终可怜儿过上安稳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因为魔鬼再多再可怕,有天使,就够了。罗斯小姐的善良,布朗先生的机智,梅丽夫人的和蔼可亲等等把奥利弗从地狱里解救,给他的冰山世界带来温暖。

      各式各样的人物塑造里,我最敬畏的,最喜欢的,含于上文的“等等”里。她是南希,一朵在黑暗里绽放的红玫瑰。她何尝不是可怜人一个,身世于主人公如出一辙般凄惨亦或甚于。从小误入贼窝,戴着女贼污秽头衔,被野蛮粗俗强盗赛克斯买做情妇,要服从命运吗,还是要挣扎,好像都不是她能掌控的。可贵的是,在贼窝里那么久人性没有泯灭,“善”于“恶”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不断交织,人性间的艰难抉择为故事做了最大的逆转。她立场坚定,敢爱敢恨,她在帮助找回受指使初次外出行窃而失踪的奥利弗之后,没想到贼首费金竟会对奥利弗棍棒相加,于是挺身而出,一把夺下费金手中的大棒扔进火里,这是黑暗深渊里的第一束光,暖暖的洒在奥利弗心田,更然读者欣慰。她矛盾的心理是她善良的最大表现,粗俗野蛮的赛克斯毕竟也是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天,选择正义就是选择背叛,都是两个极端走向。是的她选择了冒着生命危险给布朗先生等人通风报信以救奥利弗。只是她不明白,甚至到最后都心存侥幸,希望那个所谓她的天能悔过自新或者能给她一条生路。然而很多时候,我们热情要求不了别人迎合,赛克斯的击毙了她,也把她对爱情的憧憬击碎得不剩渣片。心死了,索性放弃挣扎。这就是所有人物角色里我敬畏的,一个真性情女子。

      整本书生动形象的人物及情景描写,用以精辟犀利的言语,是狄更斯内心对黑暗世道的呐喊。通过笔杆子的力量,用“孤儿”微小角色折射庞大社会,揭露黑暗,反映现实,不见天日的阴霾下,有几束暖阳,已是活下去的希望与勇气。黑暗始终存在,力所能及是做黑暗下的晴好。就让那一片晴好可劲大吧,大到冲散黑暗。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