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

        现在已经是11月了,两年前平和的一个夜晚高中的操场上,我和朋友挽着手走了一圈又一圈,幻想着我们未来的大学在哪一个城市,我说我想去西安,因为那是故事里的长安……

      依旧是两年后的今天,我依旧和高中同学躺在操场的草坪上晒着烤人的太阳,两年前和我挽着手逛操场的女生此刻在上着体育课,现在和我在草坪上晒着太阳的是一个男生,室友以为我和他是朋友以上,恋人未满,其实到底怎样,大家都说不清楚;他在追一个漂亮且优秀的女生,失败了,好像那个女生和大二的学生会主席有着什么来往,我和他依旧在讲着未来的故事,会在什么城市工作,会在那里定居,会和怎样的人结婚……

      他追的那个女生也是体育课,不知同为女生的她是否会激起胜负欲又来找他呢,好像另一个女生也向他表白了,也在操场上看着我们,也许我很幸运居然还能使好几个女生吃醋,我知道他的手机密码,他买手机壳顺便送了我一个,我们到底要干什么呢,也许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灵魂。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当了班长,辅导员和系主任好像挺看重他的,每天熬夜做着无数跑腿的工作,无奈吧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我高中是班长,大学低了看不上,高的没选上,突然从一个上帝视角当了群众,看着那些如曾经自己忙碌的身影,在讲台上指手画脚的班干部,其实落差挺大的,两个月了慢慢调整这种落差。

    我们班有个很漂亮的女生,不高不低的162的身高,唇角自然上翘,她们说这叫微笑唇;欧式的双眼皮,上眼角也是上翘的,鼻子比普通人的高了很多,脸型刚毅,她很漂亮,不过还好她有男友,开学有少数碰了钉子的男生后班里也没什么人再说追她的话题了。兴许是她看起来很高冷的形象,很少有人与她主动讲话,开学两个月了班里很多人都互不认识,但都知道她,这就是在这个时代漂亮的作用吧。

    我长得普普通通,鼻子不高不低,一双单眼皮,幸运的是组合起来还算能看,由于每天上学都能看到很多腿脚不方便的人,突然觉得比起美丽而言健康比一切都宝贵。

    离开操场本说去图书馆坐坐,他又被系主任叫去了,我一个在图书馆拿了陕西旅游和十日谈坐着看,突然想起开学前出发时还在向侄儿吹嘘姑姑的学校有很大的图书馆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书上找到了自己向往已久的秦始皇陵,我想看的并非兵马俑,而是千古一帝最后的归宿,哪怕是座并未挖掘的山丘,我甘愿一直遥望,那可是统一六国的人啊。

      西安还有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我想见见她留下的无字碑,在那个封建时代身为女性她风雨一生最后走上帝位,她的智慧定是不凡的,她留下的无字碑,从我这没文化的人见解就是她一生名号太多,她是两朝后宫中的女人,后来又是皇帝,若要立碑无论写什么都不正确,就留下了无字碑留给后人评说。

        快到晚上上晚自习了,今天辅导员突袭寝室听室友说垃圾还没倒,今晚辅导员又要一如往常的骂人了吧。曾经向往的大学没课时很空闲,那些闲下来的时候想出去走走,没钱。躺在寝室里,那些鸡汤说大学一定不能躺。想认真学习不知道该看些什么,开学这么久上课到底在讲什么呢,好像不如把我随便放在那里打一天工学得多呢。

    每天背背手机软件上设置的四级单词,和室友绞尽脑汁的想怎么可以赚钱,又一日复一日的继续当下的生活。

    丧到不行时打开简书看看鸡汤,开心的事很少,也许是现在信息太多,开心太高端的,但从一个社团朋友那里听说我们班有个女生说觉得我人很好,相处起来很舒服而高兴了一整天,和人相处起来很舒服是我一直以来给女生的最高评价,我不知她如何想的,不过很开心自己被人如此评价,对那个女生我并没有什么映像,也许在某个时间段和她说过几句话吧,可见待人真诚是多么的重要。

      生活依旧在继续,看了一会薄伽丘的十日谈,因为一句“腹有诗书气自华”所以经常强迫自己看一些名著,就像看《战争与和平》看了一半都没搞清楚那长得不行的人物名字到底谁是谁。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先驱之一薄伽丘的《十日谈》确实看不懂了,也许是一群绝望的人儿讲着信仰支撑着生活的继续,毕竟人还是要有理想的,没有理想和闲鱼没什么区别,我就是那条闲鱼。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成功的人无论说什么都是名言。

  任何一个职位的人曾经都有着被人称为“优秀”的故事,比如我们的辅导员,我们的系主任。

      我惧怕被人站在上帝视角当成蝼蚁看待着,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我并未出生在罗马,连走向罗马的路一步也没有启程,我好像习惯了这种生活,有些人一句话可以决定一个人是朱门酒肉还是冻死骨。我总期待着自己可以站在上帝视角俯瞰一切,可没有人能做到,人比人总是比不过的,我也不是奥特曼可以飞到地球之外看看整个地球,这是上帝视角吧,但是还有宇宙包围着呢,哈哈哈……

        人的有一次成长是明白自己不是世界主角的时候,我明白了。

        不求上帝视角,只求安稳。

可是自己好像连安稳都没能力做到呢,搬砖吧还是……

 

图片发自简书App

    :

某个不知名大专里的普通大一闲鱼新生,

    北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