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申克的救赎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肖申克的救赎。原汁原味的翻译,肖申克是监狱的名字,监狱救赎。从IMDB开始写,难以绕过这个片子,弗兰克·德拉邦特无疑是个好的电影人,蒂姆罗宾斯、摩根弗里曼自不用说。很多影评讲自由,讲逆境,讲人的感情,也是讲的很多。一部越狱题材的片子,1994年上映,能够稳居排行榜第一,这是现象级的事件。看电影的人,哪怕是刚刚开始看,必定也会有无数的人推荐给他,一定要记得看《肖申克的救赎》噢!并且不忘在对面的人满脸问号的同时,补充一句,讲越狱的,你看了就知道了!还要再补充一句,对了,不是麦克史高飞那个。

首先,越狱是个违法的事情,这事儿不好拍。1963年的《大逃亡 The Great Escape》,是在二战背景下,饰演被德军俘虏的美军人士史蒂夫麦奎因当然要越狱,胆大心细,技艺高超,电影用了他在青山峻岭里骑摩托车上蹿下跳的大景别和脸部特写,这一系列视听语言不亚于在屏幕上打出了几个字“我要自由”。这次没有成功,下次接着努力。1973年的《巴比龙Papillon》,麦奎因再次挑战高难度,被流放到法属圭亚那群岛,不跑不行,不跑就死,干了一辈子越狱,头发都白了,达斯汀霍夫曼都被干服了,不跑了,他还要跑,就当他是成功了吧。1981年的《胜利大逃亡 Victory》,史泰龙都上了,贝利也来了,主要是看足球赛,越狱是顺带着干的,幽默风趣。1987年的《监狱风云》,港片相对风格是硬朗里带点儿保守,讲来讲去还是先承认我有罪,然后去寻找一个罪人应有的情感空间,江湖豪情,家长里短,即使有过越狱的冲动,最终是出狱,也不是越狱,因为越狱违法。


《大逃亡》里的麦奎因和摩托车在空旷的背景中

珠玉在前,肖申克特别在哪里?它更克制。没有历史包袱,就是一个人,还是被冤枉的,至少是个疑案。没有强烈的兄弟情,就是人与人之间,岁月侵蚀的印记,干完活,午后阳光下的一瓶啤酒。它克制了塑造伟大时代伟大的人的冲动,也克制了描绘特殊场景特殊环境里人与人超出正常阈值的坚韧,仿佛努力在拉近监狱和社会的距离,告诉屏幕前的观众,我们都一样。它放弃了特殊意象,特殊构造,特殊指向,描写的是人类最普遍的痛苦和追求:墙无处不在,是服了,还是不服?

当然,它还特别在更温情。罗宾斯和摩根弗里曼仿佛不是在监狱里,而是在一片孤岛上,彼此浇灌内心精神,罗宾斯和麦奎因一样想跑,不是怕死,就是想跑;摩根弗里曼和达斯汀霍夫曼一样不想跑,不是服了,是通透了,摩根弗里曼之于罗宾斯就如同丁元英之于芮小丹,他帮助罗宾斯离开的是心内的束缚,而他自己,早没有束缚,在哪里都一样。

这就显得自由更加珍贵,因为和肉体无关。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