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2

记得上次写过一篇“梦”的文章,那次的梦里是有担心、恐惧、害怕、无力、崩塌的感觉。

下午三点左右到家,云南第二次之旅算是告一段落。

简单整理了一下衣物,感觉有点倦了,就上床休息。

做了一个梦,很真实的感觉。梦里有老公、公公婆婆、老公弟弟弟媳、老公的姐姐姐夫还有他的三姑父和三姑母,他们一致同意老公和我分开,还举了很多例子。

梦里的我很伤心和无助,内心崩塌了,这个感觉和上次有点像,很真实很真实。

梦里妈妈在我家,她知道了这个情况但也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她一直在帮我家关窗户,那种有搭扣的,怎么都关不好。

还有二姨的一家,我们两家离的很近,说了很多话,但没提到最核心关于家庭情感方面。

整个感觉遇到这样的事,把我内心深处的力量都击溃了。我不知道怎么办,似乎尝试讨好老公,他已不再相信我,只是暂时平息了冲突。

他说好久了每天都会和父母说关于我们小家庭的事,尤其关于我的。听到这里,我是寒心的,不止是伤心。他和原生家庭的关系太坚固了,我怎么都融入不进去。这样的感觉,让我感受不到在新家庭里的安全感和归属感,哪怕有十几年的婚姻,哪怕孩子都已经十几岁了。

在婚姻里,是一直潜伏着一个怀疑、冷漠、恐惧而具有攻击性亲密关系的自我?

梦里的那个自我似乎是得到了报应,亲密关系基本已成功被破坏。

好像这一天始终会到来,我的言行和感受时常受这部分自我潜意识的推动~她在说:快点啊 快点啊 就要成功了 就是这样的。。。。。。

当我从梦中醒来,有点恍惚,在笔记本上记录了一些情节,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走出房间到厨房,看到老公把所有的衣物都洗好晒好。稀饭也已烧好,还烧了上次从老家带回来的蚕豆做菜。

梦里的老公和现实中的老公,梦中的自己和现实中的自己,哪个才是真实的呢?

不管哪个是真实的,感觉到自己脑子更清醒了些,内心更柔和了些。他说什么也不刻意总是和他怼,而是根据我能接受的方式顺着他。

在云南旅行的过程里,另外也做过两个梦,有点印象。

一个是8.4日凌晨,梦中的感受是冲突、矛盾和忐忑而无力的,也有恐惧担心。类似双趋的情形,两个都想要(主要是工作和事业的权衡),但还是会有担心,两个都做不好。

另一个是8.5日凌晨,好像是关于恋爱方面的。男主人公好像就是老公,他骑着自行车带着我,梦里的时光我们很温馨、和谐,感觉很温暖&踏实,放松而自在。

健康的人格是拥有一个和谐、稳定、有活力、充满弹性的自我。

很明显:我的多个自我在呈现中。。。。。。

形成健康人格的第一步是呈现,能做到这步,首先有充分信赖的心理环境,其次需要有足够自省的时间,再次有足够的勇气,最后是有一个健康的客体陪伴。

这一步能顺利走完,不知道要用多久?目前我走了半年,才稍有眉目。。。。。。

呈现这步成熟稳定走完,第二步正常情况是整合,依然需要很久。

有点明白精神分析式的成长,都是以年来计算的。

几十年的人格形成,需揉碎、重组,不是简单的事。能不能成功还是未知数,有挑战就有机遇,不试怎么知道呢?

梦是呈现潜意识最佳的途径,这也是我想记录它的重要原因。

为何多次呈现这个感觉呢?分离,崩溃,无力,恐惧,手足无措。。。。。。

这是妈妈在婚姻里一直在体验的吗?她没有在现实层面做到,她希望我可以?哪怕其实我的老公对家庭和我真的已经很不错了。

我的内在有一个特别想让妈妈满意的自己,特别想完成妈妈的愿望?

现实的妈妈未必真是这样的,但我心理环境中的妈妈有这样的需求?

不知道,我很迷惑。

是不是说:心理环境中的妈妈没有体验到健康和谐的婚姻(我以为的),所以我也是不被允许的?

想起了《甄嬛传》中的甄嬛,当初她和果郡王之间的感情如此深厚而真挚。当甄嬛得知果郡王死讯的那刻,真实的甄嬛是一刻也不愿意苟活下去的!但后来她非但活了下来,还回到了皇宫,回到了那个勾心斗角的地方。

为何?因为她要救自己的原生家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