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期何期(一)

    我不知道我们的故事结果如何,但觉得这着实成为了我目前生活中,一次与众不同的经历,遂决定记录于此,以便回忆与成长。

    说起来一直想给这家伙起个别称,想来我对于身边最要好或曾最要好的朋友们,都习惯有一个不同于一般朋友的专属称谓,比如超、妍子、小混蛋、宫宫等。他应当也是有着这种情怀,早在我们结识不久后,就给我起了一个特殊的称谓——妖妖。可我与他相处了半年之久时,还是没能想出对于他的别称。于是近日冥思苦想,暂以“大笠”为称,记录我们的故事。

    回忆起第一次见到大笠的本名时,那时我们还互不认识。我大三,他研一,同学院不同专业,本来生活中应该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刚巧被一场校里组织的大合唱比赛折腾到了一起。

    应学校要求,各学院要组织全院师生选拔出百人来组建成一支队伍,参加最终的校级合唱比赛。不同于以往的安排,曾经的文艺活动赛事多由本科生组建参赛,这次这支队伍却需要由老师、研究生、本科生共同组成。

    而我作为当时全院里本科部唯一一个和文艺活动沾边的部门的部长,也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项活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需要我负责的任务,就是协助安排训练队伍按时训练,以及帮助合唱队伍策划服装方案等后勤工作。

    依稀记得那时每天课程很满,还要压榨自己所有的剩余时间,去与老师沟通解决合唱的训练安排等各项事宜。

    高强度的生活状态,致使我那段期间总容易做出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和部内学妹们整理合唱服装的那天,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大笠的名字时,不知怎么头脑一热,两眼昏花,我便拿着印着他名字的统计表无厘头地问了一句:“快给我看看,这字是签?怎么好像长得不太对劲。”

    学妹大概怎么也没想到我会老糊涂成这般,暗暗叹了口气回应:“姐,你再看看,那是笠。”

    清醒过来后,已经大三高龄的我面对大二的学妹们,登时老脸一红,便趴桌不起了。

    于是在我们没正式接触之前,“大笠”的名字就已经深深刻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巧的是那件事发生不久后的某一天,研究生文体部的负责人突然表示他们有个人想加我微信,联系我一些事情。而我彼时正为合唱比赛忙得焦头烂额,下意识的第一个想法就是:mygod,不会又有人来找我说合唱训练不合理、服装不合适什么的这种杂七杂八的麻烦事吧……

    无从拒绝间,便同意了好友申请。那边发来了验证消息:Hello,我叫大笠!

    竟是我前两天意外记住的那个名字。

    我这人习惯随手把别人发来的验证信息直接填入备注里,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对于大笠的备注都是他当初本来只是想用来打招呼的这一句话。

    后来截图时无意间被他发现我给他的备注方式,他觉得这样的备注太过羞耻,好几次勒令我换个备注,随便什么都好,只要换个。

    然而我这人懒惰异常,又觉得这人有趣,不想只以大名备注那么正式,便一直保留着那句打招呼一般的备注。

    说到这里,也许好多人会以为我与大笠的故事会像很多甜甜的言情文里那样发展:男生女生意外相识,一拍即合,一见钟情,从此在撒糖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然而我与大笠的结识,却着实是走了一条不同寻常的道路。

    实不相瞒,第一次见到大笠的名字时,我便内心暗暗觉得这名字甚合我好感。他的名字为三字,姓氏普通,而名却文雅。中间是以提王为偏旁部首的一个并不常见的字眼,这也是我对他名字印象深刻的原因之一。

    于是先入为主的想法,让我在起初与他聊天的时候总觉得对面是个文雅温柔的男生。对他的理解是虽然有时候思维有点跳脱,但心思细腻异常,似乎是个有趣的人。

    然而大笠在加了我微信的第二天,就为我取了一个别致的称呼。

    【小背带裤】

    原谅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字眼时,内心是???

    那时谈不上什么具体的心情,只是有些惊讶。

    我这人从小就在各种网游与网络社交的熏陶下长大,在网上即使对待陌生人也能轻易的自来熟。

    于是接受了自来熟的这项设定,我出于玩笑便问他:【小背带裤是我的外号吗?】

    他淡然承认。

    我习惯性拆台:【那下周我不穿背带裤了。】

    他似乎没想到我的目的,有些意外:【为什么啊?就因为我叫你小背带裤?】

    我自然也是没想太多:【不啊——我又不能一直穿背带裤】

    其实我本意是想说,若是我不穿背带裤了,看你还能叫我什么。

    却没想到这家伙突然单刀直入:

    【因为你穿背带裤,我才注意你的。你都不好奇我为什么要认识你吗?】

    一串省略号发过去后,我大脑进入了短暂的空白期。

    不是没想到这家伙加了我目的不纯,而是下意识拒绝了这方面的想法,并也理所当然地认为,就算有想法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表示,毕竟我们才加上微信第二天。

    脑子经过空白期后开启了飞速运转,我回复:【我觉得大概没必要问?】

    8102年了,早就过了初高中那样单纯腼腆的时候了,这点小心思还猜不到吗。

    他大概也没想到我会这么直白,一个“哦”字跟着一个问号回复过来后,继续道:

    【好大的自信程度,从昨天起就感觉像和你认识了很久,话语节奏也一直在你手里,导致我都没法说我想说的。】

    大笠第一天加我的时候,我正在准备合唱事宜,忙碌间同意了他的好友申请,并充分发挥了我网络社交自来熟的能力,让他见识到了我与一般人不同寻常的相处模式。

    然而实际上那时我不明这人来历,受当时的工作状态影响,生怕他是来反映问题让我解决的人。于是聊天方式相当熟络,以便万一真有什么不满意见反馈,也能气氛轻松地解决问题。若是难以理解,便可以想象为淘宝客服对客户的那种心理状态吧。

    但其实经过第一天的聊天后,我便已有所猜测。因为正常而言,若是来交涉合唱工作的,必定就有什么说什么而不会兜圈子了。可这人加了我联系方式,不有事说事,反而没话找话,那目的似乎也就不言而喻了。

    我感觉他的话里疑有嘲讽意味,心态也突然戒备起来:【自信?并没有,那你想说什么呢?】

    我一直与其他人的恋爱观完全不同,也许是年龄原因,也许是三观不同。我更愿意把初期男女生刚建立联系的这一阶段视为“过招期”,也就是两方话里藏话,互相猜测,没有刀光剑影,实则暗潮汹涌。

    每当处于这种阶段时,我会习惯性把自己定位为高端玩家,来揣测分析对方每一句话背后的目的含义以及心理状态,再做出我应有的回应——比如拒绝,比如继续。

    于是了解我的朋友们大概都知道,我这人平日看起来是个老好人,但在感情方面大概真的注孤生,因为戒备心太强又极度理性,着实不是个想要谈恋爱的架势。

  于是直白地提问也得到了对方坦诚地回答:

    【从陌生到找到你微信的过程】

    嗯…警告警告!聊天过于直白导致感觉要把天聊死了…

    我不知该做何回应,自己作的妖该怎么收场呢,好在大笠自己接着说下去了:

    【可是,这种情况下,说出来似乎显得有些生性。因为我觉得你并不想听】

    哪个女孩子这样被说不会被勾起好奇心?

    我当然想听,可又怕说完以后场面不可控,也怕结局尴尬,便调整心态回应:

    【还好吧,我这人交流还是很佛系随缘的,而且感觉你似乎很想说?】

    大笠似乎有些无奈:

    【简单点就是,我本来想把那些话作为跟你第一次说话的切入点。可是我发现,你好像认识我】

    嗯,我感觉我的气场似乎已经把一个萌新镇住了。但他提及我似乎认识他的时候,我还是有点被看破的慌乱感,却也大方承认:

    【并没,不过统计表格的时候注意过你的名字,很特别。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他回应:【那我的目的由另一个途径达到了,但是似乎有点不甘心】

    我觉得我大概需要安抚他,却不知如何开口,只得用了那句万能的套路

    【你别想太多,咱们本来就是随缘交流,不用每一句话都带目的,弹性一些挺好的】

    话里藏话我还得猜…真的很费神…

    我开诚布公地交流方式似乎让大笠大感意外,他回应:

    【等下,我组织一下语言,然后反驳你】

    我想我的目的达到了,他应是从未见过我这种套路的人,就像诸葛亮的空城计,明明白白把门打开,而言下之意:你想进来试试。

    我想了想,便顺了他的话意道:【我这人大概看似好相处实则并不是】

    那时我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临时起意的试探者,并不抱任何他会认真的希望,所以斟酌话语间希望有些震慑力,好让其望而却步,因为我很不喜欢某些不负责任地坦白。

    而他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回应道:

    【突然感觉你和那个排座位的时候,是两个人】

    我是满足于对方这种退缩的状态的,并希望引导其该退就退,放弃挣扎,于是继续:【不要把问题太复杂化了】

    然而我可能是飘了,把隐晦的意思埋得太深了,导致大笠完全错开了我的引导方向:

    【复杂?简单的话,不会被打吗?】

    我承认我有些戏精,并应属于内心戏的范畴,可这事态怎么向着相反方向发展了?

    大脑当机间,直男大笠已经直接发来了他所谓的“简单”:

    【比如,你好妹子,你单身吗?】

    我内心???

    然而他还深有自知之明:【这种感觉就很欠揍啊】

    你说的对啊!

    我内心掀起狂澜,暗叹自己错信了对手。以为是个王者,结果是个青铜…于是安抚内心,言归正传,正经回复:

    【单身——但大概目前并没兴趣】

    大笠恢复了直男属性,继续尬聊:

    【那你介意我试图挑起你的兴趣吗?】

    omg我被对方的直男程度尬住,有些不知所措了。

    大笠却自导自演地接了一句:

    【你会给我回复一个——不介意,但你挑不起来】

    你别说,还真戳中了我内心的os。我突然对他升起了极大的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段位的家伙,于是有些放弃了那些弯弯绕绕地说法,直白道:

    【你…可真可爱…好想问你谈过恋爱吗…】

    恕我直言,大笠一上来轻车熟路的套路,真的让我以为这是个身经百战的家伙,于是也激发了我与其过招的求胜心理。然而上一回合,他的形象突然就崩塌了…

    果然这家伙回复道:【我没有啊】

    我内心腹议,那你这一上来好大阵仗,转回话题感慨道:【现在成年人对话都这么直接了吗…像相亲一样】

    对方终于也卸下了包袱:【哈哈,只是把想说的话当作玩笑随口一说,不也正好试着像你说的简单点】

    我无奈:【但明显知道不是玩笑(配以摊手的表情作衬)】

    看着他说着我别有深意的“简单点”,我决定告诉他我刚才那句话背后的含义。

    【其实…我想说的简单点,不是这个意思】

    他终于意外于我的脑回路:【嗯?那?怎样】

    纯真的小问号让我觉得自己有点罪恶,顺势回应:【大概?就是别捅破的意思】

    【不累吗那样?天天猜测别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说的有道理,可我以为至少要熟识一段时间才会说吧!

    而大笠其人,特点便是异常坦诚并直接,他在我们相处最开始的时候,便大言不惭地表示:

    【我是抱着一种求虐的心理…试图把你这种有威严感觉的小姑娘弱化…结果,你跟我想的不一样】

    我突然了然。

    【我那天排队形的时候挺凶的吧?】

    【就是那天记住的你】

    说来惭愧,那是我组织所有师生训练时,唯一一次发了脾气的经历。

    原因在于有一部分人不明白座位分布图,他们便站在教室里不问也不动,自言自语地说着别的事情。当时教室里虽然大部分人都已经就坐完毕等待训练了,但落座后的大家也在窃窃私语,整个教室便如同一锅沸腾的热粥,让人头绪纷杂。

    满溢的闲谈声,老师焦急的催促声,嘈嘈切切充斥着我的大脑。

    我看着那些不予配合的人,蕴酿情绪,提高了音量压下了室内所有的杂音。

    “请问那部分同学有什么疑难吗?为什么不尽快落座?如果不懂可以问我,但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谢谢配合”

    终于所有嘈杂的声音消失了,站着闲聊的人也把关注点放回了训练就坐这件事上,秩序渐渐恢复了可控性。我忐忑地面色不改下了讲台,将空间留给了带领训练的老师。

    走出教室的时候,我却是猛然松了一口气,内心烦乱,暗测着今天会不会又有人来找我,反映抱怨我们训练安排的不合理。

    那一段时间,每天的生活都会被各种各样的意外状况搅乱。

    大笠说:【其实那天有一瞬间挺心疼你的,学生不听,老师催促,很混乱吧】

    记得看到这句话时,我当时就泛起了一阵心酸。

    大笠接着问:【你今年多大?】

    我略过上一个话题回复道:【周岁快20了,虚岁21】

    他算清了我的出生年份,感叹道:【98年的恋爱经历这么丰富吗?觉得我的一举一动你都了如指掌】

    大概是见到的多了,我几乎分析好了对方每一步的棋路,也让自己得以进退有度。单身多年的我没有经过实战,却从别人的故事里长到了很多自己的经验,看着对手“由衷的夸赞”,我自豪地道出了事实:【我母胎solo】

    大笠有些讶异:【我跟你一样,不过似乎还差得很远啊】

    我坦白:【时间久了,看到或听到很多别人的故事,自己也就从中学到了】

    大笠笑着回复:【这么积累来的阅历啊,早知道就不和你说我没恋爱过了】

    我疑惑:【?为什么】

    【因为觉得你问出来以后,略带有些嘲讽的意味】他配合着几个笑哭的emjoi回复了我,并解释道:【这个嘲讽,你可以理解为——呦,小丫头,笑话谁呢?】

    我突然被他逗笑,大方承认:【好吧,我真的在笑话你,感觉你有点蠢萌蠢萌的,但不自知哈哈哈】

    他妥协了:【我没想过遮掩我的目的,欲盖弥彰,只是想创造一个机会坦白,却一直在被你把控着节奏】

    我觉得我该顺应内心实话实说,于是回应:【其实,我的节奏就是不想你坦白……因为有些事说破了,也许就会变得很尴尬】

    他却回应:【猜来猜去太麻烦了,不需要。之前也和你说过我的目的了,只不过我好像选错了关卡】

    我回复:【好吧,看来你性子还是偏直一些】

    他说:【你说不想我坦白时,我就没想过获取你的好感了。只是突然发现,自己从一开始被看穿了以后就被你带着节奏跑,有些意外】

    我理解他所说的节奏,就是指他每次要为自己创造机会坦白时,便会被我拉着转移话题。

    我间接承认,并带点骄傲的意思回应:【虽然没怎么亲身经历过,但是我段位应该还蛮高的噢,小青铜——】

    我想无论哪个男生被这样调侃的话,大概都会有些气急败坏。

    大笠却稳稳地回了我一句:【我在想,会不会突然间有人让你不再想玩这个段位游戏了】

    我心里一惊,却还是定定的回应:【那大概很难】

    【书里的女人,很高冷,但是会意外遇见一个男人,让她冰山融化。这个故事出自《倚天屠龙记》黛绮丝与韩千叶节选,就是传说中的金花婆婆和银叶先生】

    后来了解到大笠是个金庸迷,金老先生笔下很多故事他都很喜欢,那些侠肝义胆的武林人士们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给了他很大的触动。

    然而当时的我并不解风情,想着这个中二的“大龄少年”竟然会举出这样的例子来继续话题,于是决定直接截断:【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他终于放弃了这个话题,转移着问了我其他的事情。

    【你没有过初恋吗?】

    我想了想,回应:【暗恋过也被暗恋过吧】

    他似乎收获了意外惊喜:【真的有?哈哈哈,那你暗恋的时候,累吗?】

    我感慨:【真活成一张白纸的话,那我的七情六欲可能老天压根儿就没给我打开了】并坦言【累啊,猜来猜去的,还总给自己希望】

    大笠抓紧一切机会联系自己:【现在碰见我这么个不用猜的,甚至不需要猜的,还猜不出来别人的,会觉得很有趣吧?】

    说完他还有些不甘心:【唉,这样我似乎还有些弄巧成拙。我想过也许很难与你坦白,但没想到我们对话没有开头,过程倒是神乎其神】

    【你之前大概会觉得我很高冷?】我接道。

    【嗯,没想到会自来熟,更没想到自来熟后还是会被你一步步击碎幻想,觉得有点难办,有点棘手啊…】

    【但是,既然喜欢,谁又会去望而却步呢】

    我原本对于男生的花言巧语总是持着嗤之以鼻的态度,那时候却突然有点被击中了心窝的感觉。大概是羡慕他可以坦荡荡地承认,并继续坚持下去吧。

    然而我无法回应这样的喜欢:【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解释道:【这感觉就像,打游戏被对面一直抓一直抓,被抓到想和对面打野加好友solo挽尊一样】

    这个奇特的形容方式,却很有效地让我突然能体会到他的心理状态了。好家伙,看着坦荡,原来也和我较着劲呢。

    那天晚上我仍是执着于通过各种各样的摆事实,讲道理,来让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放弃对我的觊觎。

    但是也在聊天中渐渐发现了,大笠与以往的人截然不同的油盐不进的态度。

    他用他自己的理解和观念,成功地把我说服了。

    我说:【现阶段所谓的喜欢太轻了,我不想感情有始无终,也谢绝别人的好心与关心。】

    太轻的喜欢与坦白,对两方都不会算得上是负责任的行为。这样的感情,即使开始了也会无疾而终。

    他说:【我享受的是和你说话的过程,我的喜欢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轻。不然不会这般波折后,还能在此谈笑风生。】

    船到桥头自然直。

    机缘巧合,谁能摸索得明白?

    他笑谈,自己荒废了两年,竟不知世上生出我这么个奇女子。

    我答复,我只是把别人学习的时间都拿来思考人生了。

    他说,那天我要是没穿背带裤,也许便只是一眼擦肩而过。

    我说,正是因为隔着屏幕,我们才能在初次聊天时便那般坦诚。

    经过那一晚,我们就开始进入了一个不太一样的状态。

    我们互相知道对方的心思,却还是会没有隔阂地进行各种有趣的话题的探讨。比如男生的耿直,比如女生的无理取闹。

    他甚至早早就坦白了自己有些黑历史的过去,也在聊天中一点点发现了我们的共同点,比如杠精,比如熬夜,比如讲理。

    那时候不知未来如何,不知归期何期,也不曾想过是否会有结果。

    是友?是他?又或是形同陌路,在当时似乎并不重要。

    我没有彻底地决定什么,只是想着那便随缘且顺从内心看看吧。

    于是,我和大笠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到现在终于结束了这本书,从一开始,以为迪伦是在梦中,一直有很多疑问,所以就先看了最后一章,结果,最后一章读完疑惑...
    AlisaCheng12阅读 37评论 0 0
  • 我以为你是中原的化生 你是长江 黄河的总和 霓裳羽衣一曲 青春是锦瑟无端五十弦 青春是一弦一柱思华年 没有梦的翅膀...
    逗霸君阅读 29评论 0 3
  • 钢琴被誉为乐器之王。音域宽广,音色优美;由于钢琴使用十二平均律,使音乐的转调、复调、和声获得极大的自由,音乐世界里...
    老陈的小迷妹_4b28阅读 233评论 2 4
  • 001 学会做有用功 前行的道路上,总会遇到很多跟目标无关的事情,请及时丢掉它们,只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00...
    CannaDeng阅读 25评论 0 0
  • 真正想过儿童节的时候发现自己早已过了儿童节的年龄了。适合过儿童节的年龄天天都是儿童节,根本就不会觉得那是一个特殊的...
    余兰阅读 15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