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去经年寸寸相思

曾有一段萍水相逢  当我愤然离开时,想到他打动我的也不过是那一句:一辈子好长,你要走,我后半辈子有60年见不到你,你让我怎么过呢?(我们真的不合适。)


另外一段缘分,迄今为止影响我最深。这是我最冒险“交心”的情缘。充满着灵魂的勇敢和脆弱,爱的卑微和强大。在公交车上读到宫崎骏的一句话——越想忘记的东西,往往越来越深刻。

好吧,既然如此,以后每次想到你,我都要对着虚空祝福你,祈祷你心想事成,身心安泰。这样的痴情,无奈地痴情……因自身无可奈何,而最终把这种寸寸相思化作一种祝福,我被这种自然的美所触动,流下泪来。“我想保护你”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这样的对话涌出来。我当然知道,你说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是因为你不想受情感控制,也想告别这段情感吧,所以你才会说出来。我成全你。但是今日想到,曾经有这样一个人在脑海中有过这样的念头,自己就要幸福地落泪。

没有一天不会想到你  你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而我再也没有资格参与你的生命旅程。所有的狠话和爱意都说完了。我这个孱弱不堪的人。连爱你这件事都是胆小晦暗的。真的是这样吗?不,我也勇敢地表达过。

你啊,知道我吗?关于人活着这件事啊,我也想明白了——就这样活着吧!接受这种无可奈何,或许接受之后也会有另外一番天地呢?我会一直陪着自己,像你说保护我一样保护自己。

我有个幻想  在地铁上的不期而遇  有没有可能呢?天南海北,与同在小渔村深圳,没有区别。我是乐意放下你的,是不是爱情的火,一旦点燃,不管它有多虚妄,情感免不了要背水一战?

这些也是自己的虚幻吗?也许真相总不那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