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01平凡的幸福

第一卷 情窦初开

爱情是毒药,谁是谁的解药?

目录

第一章 平凡的幸福

文/宣宣妹子

春风轻抚,柳枝扭动着柔软的腰肢。窗外柳枝上,几只麻雀跳上蹦下地嬉戏。

“薇薇,”触不及防,父亲黑着脸,用戒尺敲了敲我的头。“又发呆了,看为父怎么罚你!”

父亲装作凶狠狠的样子,可是我一点都不害怕。即使是打手板心,也不过是如蜻蜓点水一般,并不是很疼的。

我扭过头,朝着父亲吐了吐舌头,扮鬼脸。

“你呀,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老爱扮鬼脸?小心以后长大变成鬼脸。到时候看你还敢不敢朝为父扮鬼脸!”父亲摇了摇脑袋,吓唬我道。

“女孩子家家怎么就不能扮鬼脸?有谁规定只有男孩子才能扮鬼脸吗?!哼~谁这么无聊,定这么多破规矩!”我嘟着嘴,不开心的说道。

“小丫头,倒是挺能说的呀!”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家的女儿!”我自豪的仰着头。

“哈哈哈……”父亲被我逗得仰头大笑。用手指点了点我头,“你这个鬼机灵!”
我也跟着乐呵呵地笑起来。

“你们父女俩说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母亲掀开帘子,端着两盘菜走进书房。说是书房,其实只是一间破旧的屋子,抬头只见屋檐,环顾只有四壁,再看就还有一张八仙桌而已。吃饭、写字,都要在这张八仙桌上完成。对我和父亲来说,八仙桌都是极为重要的。

我望了望父亲,父亲望了望我。两人相视,笑而不语。

“神神秘秘的”母亲见状,放下菜,“赶紧把书收起来,准备吃早饭了。”对我嘱咐道。说完转身去厨房。

我赶紧收好书,母亲端着粥进来。

我盛好粥,等到父亲说开动吧。便飞快的开始吃起来,一大早就被父亲叫起来读书。肚子早就饿得咕噜咕噜的直响。

“慢点吃,别噎着。”母亲见我狼吞虎咽的,皱着眉头说道。“女孩子家家的,这种吃相可如何是好?当心以后嫁不出去哦!”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爹娘还真是……我满头黑线。

早饭过后,父亲背上书箱上街帮人写信。母亲拿出针线活,赚点钱贴补家用。

“母亲,这里该怎么绣?”

“我看看”,我拿着刚绣好的一只鸳鸯给母亲看,“哦,这只麻雀挺好看的嘛!很好啊,不用母亲教你,你都绣的这么好了。薇薇真是太厉害了。一定是早上观察了半天窗外的麻雀的成果。”母亲笑眯眯的点拨到。

我红着脸,“母亲,你就知道笑话我!”

“哎呦呦,我们家薇薇竟然会害羞呢?还真是稀奇呢!等你父亲回来,我一定要告诉他,我看见咱家薇薇害羞了呢!”母亲说着笑起来。

我拿回我的鸳鸯,背对着母亲,赌气的自己绣着,不说一句话。

母亲的针线活很好,绣的花儿能闻出花香,绣的鸟儿能振翅飞翔。只是可惜,我却没有母亲的好手艺。绣的图案只能勉强入目,是卖不出好价钱的。好在我跟着父亲读书写字却是极好的。

五岁读书,七岁便能作诗。

长安的文人,大多都听过我写的诗。

“请问鱼府是这里吗?”一个衣着华丽的青年问道。

“这里没有什么鱼府,你们找错了。”我正要关上门。另一个青年说道:“听说鱼幼薇的确住这里啊?不会有错的!”

“我就叫鱼幼薇,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就是鱼幼薇?!”那群年轻人张大嘴,不可思议的说道。

那些慕名上门的文人,看到眼前的黄毛小丫头。倒是着实把那些访客吓一大跳。

从此之后,我在长安城名声更加大了。

只是热闹是他们的,我还是安静的跟着父亲读书写字,跟着母亲刺绣。

父亲也是文人,只是一片歌功颂德的长安城,怎能容下他那片忧国忧民的心呢?父亲在仕途上不得志,只能每天上街卖文糊口。

母亲是官宦小姐出生,却跟着父亲过着清贫的生活。奇怪的是我从没有见过母亲抱怨。母亲总是安静的做着针线,微笑的看着父亲读书。

我幻想,等到将来长大,我会不会也爱上一个这样的男子。然后做母亲一样的女子,安静的看着丈夫,守着一个温暖的家?

然而,平凡的幸福总是那么易逝,那天起一切都变了……

文/宣宣妹子

下一章

未完待续

如果喜欢

请一定要点赞or评论

您的鼓励,是我极大快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