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曰幸福餐

大英序:

茹素的表妹说,今天吃了一餐幸福。

小酌后,佛系表妹恍然听到木鱼声。

我说大英有魔术,开火热锅下油放菜翻炒,一眨眼转个身的功夫,完成清洗切盘整理的无缝衔接,一小时聊个天的时间,不带喘息地出锅七八个菜品。喜欢她的少油少盐且佐料简单,即便是一顿酒足饭饱,也觉得清爽温润。期间多巴胺源源不断分泌,幸福感不言而喻。

前奏是凉拌菜,闷热的处暑时节必备。再过二十天即是中秋,暑气还没有淡却的意思。凉拌黄瓜其中清爽可口通俗易懂,尚不赘述。金针菇常以配角出场,譬如火锅、烧烤及汤料。外头的凉拌金针菇用于粥饭配菜,味道与普通腌菜无差。大英的凉拌金针菇是主角,少许花椒红椒和醋盐做配,热水烫熟后浇上热油,哦对!还有忘不得的麻油,口感柔软滑润又不失脆韧,是不被当回事却又不容忽视的存在。

大英拆开包装说,这是最后一个三文鱼头,幸运赶上。沉迷三文鱼刺身的丰满肥美,至于鱼头,要油煎炖煮红烧还是其他?心中无感,想象味道大体与其他普通鱼头雷同。看大英从橱柜里搬出烤箱。是要用盐烤么?嗯,土豆爱吃,之前做过几次,第一次也是在日料店里吃的,想着自己在家也能做。

跟常规做法不同,只觉得新鲜,看她往烤盘里洒上一些油,摆好洗净后的鱼头,洒上盐巴花椒干辣椒,盖盘放入不需预热的烤箱,开火200度,15分钟后再转10分钟。出炉时鱼皮微微膨胀起伏,伴有内部油脂沸腾的刺啦声。至于盐烤三文鱼头的味道,绝不辜负“赶上的幸运”,甚而可以忽略土豆将其吃成四分五裂的狼藉状。大英推荐黑色鱼皮,味道很好。在酒精作用下,我半信半疑地夹起一小块,出乎意料,像极了炖煮一晚上的浓稠顺滑的银耳羹,胶质口感绝妙。土豆评价不如前两次美味,因为多了花椒和盐巴。大英和我却觉得两者锦上添花,特别是后者,经过烘烤后盐分渗入鱼肉与其融合,鲜味凸显进阶。

自蟹上市,去大英家必有蟹。收了六月黄,紧追梭子蟹。多数人认同梭子蟹与年糕是最佳搭档,正如西红柿炒鸡蛋的默认关系,但究竟是前者促进了后者,还是后者成全了前者,众说纷云,按照个人口味而言,鸡蛋离不开番茄,梭子却离得了年糕。原本大英继续要照本宣科地来段梭子与年糕的炝炒佳话。不料这三只梭子各个爪钳灵活,体胖肥硕。得!那就来场梭子独角戏,亭亭然立于锅中央。一刻钟有余,青衣换红妆,完美登场。是外貌与内涵兼具的梭子君,富含青绿色蟹膏,咬开时稍许不甚,蟹脚汁肆意飞溅,嵌肉完美蜕壳,不同于湖蟹的清甜,梭子肉咸甜俱佳,完全不需另蘸酱料。吾爱吃蟹,无论湖蟹还是海蟹。吾爱吃蟹,蒸蟹甚于炒蟹。新鲜的湖蟹等时节,新鲜的海蟹看人品。哈哈,瞎扯一小段。

搭了梭子便车的生蚝,此乃又一惊喜。现在说到生蚝及吃生蚝这件事,总与一些风流韵事搭上边,就如大英说的女人吃了滋阴,男人吃了补肾。我对生蚝的认知要更加文绉绉些,最先来源于书本及法餐,颇感神秘,它既是上得了台面的法餐主角,与法式蜗牛鹅肝齐肩,也可以是文豪笔下的平民小食,高雅之余又富含烟火气。印象中,我大致是没吃过生蚝的,这次侥幸遇到便蠢蠢欲试。大英尚不知其烹饪方法,抱着一切随缘的态度,选择热水蒸煮,期间也没计算时间,想起要开壳食用时临时出锅。第一次亲自开口生蚝,两人陷入如何开怎么开的困惑。小刀初试无动于衷后换用大刀,小心摸索顺利撬开第一个,找到窍门毫无阻力地打开第二第三个第四个。我好奇地挑起一颗肉放嘴里,继而不禁哇了一声,直呼好吃好吃,完胜想象中的味道。它不同于口感坚韧需要用蒜蓉调料提味的鲍鱼扇贝,而是自带甜味,也比迷你的血煊儿蛤蜊更饱满,蒸煮时间刚好,肉感鲜嫩丰盈。对此没有任何想法的大英土豆和姐夫也都尝了一个,不知道心动没有。

鉴于上回大英将麻婆豆腐烧成麻辣汤豆腐。当大英再次阅读起辛香料说明书。土豆发问妈妈你干嘛这么认真啊,这不像你啊。大英反驳道我精益求精不行啊。我在一旁看着大英一字一句的读看确认,“这点水够了么?”“够了够了。”“够了么?要么再来点。”平日看惯了她火急火燎干脆利落,倒真有点不适应。当然,最终成果是完美的,有稠度的汤汁成羹状,内脂豆腐成块嵌于其中。光盘菠菜豆芽黄瓜菠菜等胃腹已满,然嫩滑的内脂豆腐与微麻微辣的辛香汤羹搭配,一口两口伴着白米饭,不知不觉余下的半碗也就下肚了。

尾声:

作者托腮咧嘴眯眼观望食者吃完碗里最后的羹汤米饭。

作者感叹食者:你胃口很好嘛!

食者不甚满足,作者好像看着更幸福。

幸福的一餐=同餐桌伴+下锅主厨+菜品摆盘+温馨环境+胃口心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