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贾琏从未爱过尤二姐

《红楼梦》中有两个人物,无论从家世还是才华等方面,均是微不足道。却因为,一个成了贾琏的爱妾,一个中意柳湘莲被退婚而自尽,跻身于悲情红楼女子行列中。是的,我说的就是宁国府贾珍之妻尤氏的继母带来的二尤姐妹花。

虽然我本人极其喜欢爱情,甚至认为宝钗也曾爱过宝玉,但之于贾琏与尤二姐、柳湘莲和尤三姐,从未看出这两对人儿之间,有着跟爱情丝缕的关联。换言之,贾琏从未爱过尤二姐,尤二姐也并非痴情于贾琏。而柳湘莲对尤三姐并无半点印象,尤三姐也不过是爱上了戏台上的柳湘莲。今天就说一说贾琏与尤二姐这一对男女,看看他们之间的结合,到底为何。

首先、贾琏的本意只是想与贾珍、贾蓉父子共用二姐儿三姐儿。

原文写到:却说贾琏素日既闻尤氏姐妹之名,恨无缘得见,近因贾敬停灵在家,每日与二姐儿三姐儿相认已熟,不禁动了垂涎之意(只是有意,但还没行动)。况知与贾珍、贾蓉素日有聚鹿之诮(贾珍贾蓉父子共用二尤姐妹花,贾琏是知道的,由此可见,他也晓得二尤的品性),因而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有所行动,试探二尤的态度)。那三姐儿却只是淡淡相对,只有二姐儿也十分有意,但只是眼目众多,无从下手(三姐儿无意,二姐儿有意,可见人品)。贾琏又怕贾珍吃醋,不敢轻动,只好二人心领神会而已(暗中眉飞色舞传情)。

这个时候,贾琏只想玩一玩尤二姐尤三姐,贾琏是个不懂爱的花花公子,他的风流与宝玉不同,也与贾珍贾蓉不同。如果一定分个上中下三个品级,贾琏属于中级,他虽然只顾自己享受肉体的欢愉,为满足身体的欲望,但较之贾珍贾蓉好一些,他还算体恤女子,晓得用物质换取女人心甘情愿跟着他,而不是强行霸占或不知尊重。

因此,尽管想玩尤二姐,也还想着对方是否愿意。后来终于得到一个机会,送了尤二姐玉佩聊表心意。


其次、以贾琏的聪明,虽怕凤姐,但也明白,若以子嗣之事为由娶妾,凤姐也是无可奈何。

为了得手,贾琏不惜将心事透露给侄子贾蓉,贾蓉也是明白人,又有自己的如意算盘,遂出了主意,帮助贾琏偷娶尤二姐。其理由便是:叔叔只说婶子总不生育,原是为子嗣起见,所以私自在外面作成此事。就是婶子,见生米做成熟饭,也只得罢了。再求一求老太太,没有不完的事。

贾琏一定明白,即使明目张胆的迎娶尤二姐,也是可以做到的。但他只想着自己高乐去,将现今身上有服,并停妻再娶,严父妒妻,种种不妥之处,皆置之度外了。说白了,就是为了淫乐,而非真心要给尤二姐一个依靠。只需要看一下贾琏与尤二姐的对话便可知,一日贾珍趁着贾琏不在,去了尤二姐这里,尤二姐怕贾琏一时来了撞见不好,只陪着贾珍吃喝了一会儿便回房了。

贾琏来了之后,假装不知贾珍在此,直接进了尤二姐房间,二姐听见马闹,心下着实不安,只管用言语混乱贾琏。那贾琏吃了几杯,春兴发作,便命收了酒果,掩门宽衣。二姐只穿着大红小袄,散挽乌云,满脸春色,比白日更增了俏丽。贾琏搂着他笑道:“人人都说我们那夜叉婆俊,如今我看来,给你拾鞋也不要。”二姐儿道:“我虽标致,却没品行,看来倒是不标致的好。”贾琏忙说:“怎么说这个话?我不懂。”二姐滴泪说道:“你们拿我作糊涂人待,什么事我不知道?我如今和你作了两个月的夫妻,日子虽浅,我也知你不是糊涂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如今既做了夫妻,终身我靠你,岂敢瞒藏一个字:我算是有倚有靠了,将来我妹子怎么是个结果?据我看来,这个形景儿,也不是常策,要想长久的法儿才好。”贾琏听了,笑道:“你放心,我不是那拈酸吃醋的人。你前头的事,我也知道,你倒不用含糊着。如今你跟了我来,大哥跟前自然倒要拘起形迹来了。依我的主意,不如叫三姨儿也合大哥成了好事,彼此两无碍,索性大家吃个杂会汤。你想怎么样?”二姐一面拭泪,一面说道:“虽然你有这个好意,头一件,三妹妹脾气不好;第二件,也怕大爷脸上下不来。”贾琏道:“这个无妨。我这会子就过去,索性破了例就完了。”

杂会汤,这个是贾琏亲口说出来的,而尤二姐也是同意的。那么,什么叫杂会汤,在饮食上就是几种菜合烧而成的汤,但用在这里,就是贾琏和贾珍这兄弟俩,想睡尤二姐就睡尤二姐,想睡尤三姐就睡尤三姐。所以,哪里来的爱?如果真的有哪怕一点点爱,贾琏断不会提出杂会汤这么个玩法。


第三、骗进贾府之后,贾琏并无照应尤二姐。

出门一趟,一回来就不见了二姐,贾琏听得看房子老头的话之后,只在镫中跌足。但还得先到父亲贾赦那里回话,贾赦见儿子办事很是满意,一高兴就把自己的丫鬟秋桐赏给了贾琏做妾。天缘凑巧,竟把秋桐赏了他,真是一对烈火干柴,如胶投漆,燕尔新婚,连日那里拆得开?贾琏在二姐身上之心也渐渐淡了,只有秋桐一人是命。

即使后来尤二姐生病,贾琏虽也请医问药,却仍在秋桐屋子里睡觉。尤二姐经不起三番五次的折磨,吞金自尽,贾琏也只是哭一哭,连个棺材钱都拿不出,还是平儿偷拿了二百两碎银子给了贾琏,才安葬了尤二姐。

如果贾琏对尤二姐多一些关心,凤姐想欺负尤二姐,也是难办。又何苦等到二姐死后才发现自己的梯己都不见了?秋桐那么嚣张的谩骂尤二姐,贾琏果真都不知?他不过是只有秋桐一人是命罢了。即便二姐死时贾琏又念及旧情,过后还不是照样淫乐去?

虽然有人考证说贾琏后来知道尤二姐是凤姐害死的,并休了凤姐。但我个人以为,贾琏还没傻到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尤二姐而逼走凤姐,即使休凤姐是真,也绝对不是因为尤二姐,只不过,拿着这个由头打酱油罢了。正所谓,墙倒众人推,凤姐之所以在贾府有那么大的权威,贾琏也不得不让她三分,完全依仗着娘家的权势,一旦娘家落败,贾母这个靠山也不在了,那么,再无人惧怕凤姐,贾琏也敢逞强了,凤姐之前做过的所有事情,都会拿出来,用放大镜将错处放大千百倍。


最后,贾琏虽然娶了尤二姐,但实际上,尤二姐的妻妾身份是不被承认的。

何谓偷娶?先偷后娶,先和尤二姐有了肌肤之亲,就是睡过了,然后随便弄个轿子抬过来,拜一拜天地,就算是娶了,但实际上还不是娶,因为这是不被官方和家族承认的,所以,仍是偷。凤姐把尤二姐请进贾府,这个时候才是娶,才得到官方和家族认可的一个身份。

真的爱一个女人,哪怕暂时无法娶进家门,也会给一个合情合理的身份,或是想个长远的法子,安置好她的后半生。

宋真宗赵恒还未做太子又无婚配时,听说蜀女才貌双全,便让随从去暗暗物色一名。刘娥随夫龚美抛头露面击鼗挣钱,自有美名在外,为赵恒的随从们所知,龚美得知是王府选姬,不愿放弃,改称是刘娥的表哥,让刘娥入王府。赵恒与刘娥年貌相当,很快便情投意合、如漆似胶,但赵恒乳母秦国夫人看不起刘娥的出身,认为刘娥勾引赵恒上邪路,劝赵恒赶跑刘娥不果,只好报与宋太宗,太宗大怒,圣旨一道下来,命逐刘娥出京。并为十七岁的赵恒赐婚,此时赵恒被封为韩王,新娘为忠武军节度潘美的八女儿,十六岁的潘氏受封为莒国夫人。

然而,赵恒虽迫于皇命把刘娥送出王府,却不愿离开刘娥,把刘娥偷偷藏在王宫指挥使张耆家里,不时私会。这样偷偷摸摸,刘娥过了十五年。直到赵恒继承大统,当了皇帝,虽然后宫佳丽三千,却始终无法忘记刘娥,遂将其接进宫中,封为四品美人,正式成为后宫妃嫔的一位(当时,郭皇后之下,只有刘美人最为尊,连王府姬妾杨氏都只被封为五品才人)。这时候的刘娥,虽然已经36岁,可是她聪慧温柔,获得了真宗一辈子的专宠,很快晋封为二品修仪,又封为一品德妃,后来真宗又借助李氏生下的儿子即后来的宋仁宗,帮助刘娥登上了后位,在宋真宗晚年时,常襄助真宗,开始掌政。真宗临死前,下旨允许刘娥协助宋仁宗掌管朝政,成为宋朝第一位摄政的太后,史书称其“有吕武之才,无吕武之恶”。

虽然贾琏不能与宋真宗相比,尤二姐也比不过刘娥,但在爱情方面,还是可以效仿的。只可惜,贾琏只贪肉欲的欢愉,尤二姐自以为进了贾府就是后半生无忧,岂不知,长久的幸福,也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所以,虽然尤二姐也有凤姐之才,却无凤姐之威,更不懂得如何借势笼络人心,至死都未明白,害死她的,不是凤姐亦非秋桐,而是贾琏。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原创不易,感谢你的点赞、打赏与转发!

红楼幻梦之林黛玉

红楼幻梦之薛宝钗

红楼幻梦之王熙凤

红楼幻梦之贾探春

红楼幻梦之宝黛爱情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1)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2)

图解87版红楼:第1集林黛玉别父进京都(3)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1)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2)

图解87版红楼:第2集宝黛钗初会荣庆堂(3)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1)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2)

图解87版红楼:第3集刘姥姥一进荣国府(3)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1)

图解87版红楼:第4集探宝钗黛玉半含酸(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1)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2)

图解87版红楼:第5集王熙凤毒设相思局(3)

文/费漠尘,针对红楼梦的阐述及解析,均属个人观念与感悟。文中图片均取自87版红楼梦剧照,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感恩遇见!

尘锁红楼:红楼悲情女子之晴雯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王熙凤

尘锁红楼:悲情十二金钗之林黛玉

尘锁红楼:这件事,林黛玉骗过所有人

尘锁红楼:贾瑞为何没有得到祥瑞之命?

尘锁红楼:“小心眼”的林黛玉如何得人心

尘锁红楼:从宝黛的三生三世看因果不虚

尘锁红楼:宝玉爱黛玉并非只因三观一致

尘锁红楼:瞧不起赵姨娘,说明你比她还蠢

更多尘锁红楼请点击下面链接:

尘锁红楼系列文章总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