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逐那只拖延的猴子

  本来题目想写成“杀死那只拖延的猴子”的,但是考虑到杀死二字过于暴力,所以临时改成了驱逐。

  今天看TED视频,一个非常逗比的讲师讲述了拖延症患者的内心动向,很形象也很有深度,我这个“拖延症大师”颇有同感,同时内心起了些许波澜,也许,咱们这个拖延症,真的是硬伤,得治啊!

  每个人脑中都有一只及时行乐的猴子,当理性的我们规划好了某些事,这只该死的猴子就会时不时地跳出来扰乱我们的计划,蛊惑我们先做一些令当下轻松愉快的事情,并暗示我们“反正离截至时间还长着呢,先玩嘛,明天多做点就ok了嘛!”,于是乎,在这只猴子的指引下,基本上直到deadline之前,我们所做的可能连规划的一成都不到,这一成还得归功于我们偶尔无意识迸发出来的热血。直到deadline的恐惧从天而降,猴子逃之夭夭,留下一个烂摊子给焦头烂额的我们,我们刹那间变成了无往不克的战神,各种急智纷至沓来,也许,这个时候的我们,是最牛X的我们。在拼命完成任务以后,常常舒了一口气,先庆幸一小下又一次胜利地完成了任务(咦,为什么说又?),同时立下豪言下一次再也不想这么狼狈了,却从来都没意识到,这句豪言只是新一个循环的开始,因为,没了deadline恐惧,那只猴子又TMD的回来了,于是,循环体重新执行了!

  本来嘛,如果事情只是这样的话,好像问题也并不是那么的严重。因为不管怎么拖延,我们总是可以在deadline来临前1秒,完成我们的任务,在以结果论英雄的今天,这似乎没毛病啊,你管我是用了一天还是一年,我只要把任务完成了就行呗。但今天我终于意识到,生命中有许多任务,或者说事情,是没有deadline恐惧存在的,比如说我给自己定一个目标,我于2016年要自学成为一个初级的java工程师,这种类似于“副业”的目标,如果能实现可以显著地增强自身的竞争力,但是,但是啊——这个目标即使进度是0%,也不会有很糟糕的后果啊!我又不会因此而失业!我又不会因此而挨骂!所以说,在这种任务的执行过程中,这只及时行乐的猴子可以无限的把我拖延下去,很有可能,在2016年的末尾,我只会暗骂一句自己无能,留下毕生的悔恨,然后2017年再开始新的一轮循环。。。。。。。。。。。。。。。。啊啊啊啊!我已经有点想要疯掉了。

  我们能否把这只死猴子驱逐掉?我可不想单纯靠偶尔无意识激昂的热血来驱动自己进步,万一有一天它激不起来了呢?写这篇文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要初步地做一点探索分析,总不能把教育视频当笑话看了,而不采取一点行动吧。

  首先我们必须要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deadline的恐惧,那么我们就自己营造一个恐惧好不好。仔细想想自己这二十多年走过来,特别是08年高中毕业后这八年走过来,正值奋斗的年龄,时间被我浪费了多少?毫无意义的过度游戏花了多少时间?毫无意义的纠结花了多少时间?我不想说如果我把过去浪费的时间用来做某某事,我今天会变得多么强大,这种基于过去的假设对当下没什么影响,与其说因为祭奠逝去的被浪费掉的时间而伤神,不如就干脆把它视作成长之必然的经历,这个时间成本我别无选择,必须支付,支付给了那只死猴子,我还要庆幸我在今天就已经觉醒了,而不是明天,或后天。那么,这个时间成本是高昂的,如果今天的觉醒只是偶然间的热血,那么在十年八年以后我还要再支付一笔,到那时,还能否支付的起呢?是否会直接沦为乞丐?是否就会被一巴掌拍死在沙滩上了呢?这,是否已足够我恐惧了呢?是否足够恐惧了呢?!

  其次这是一个习惯的问题。行为养成习惯,习惯又会决定行为。自制力强大的人可以通过自我约束的条条框框把猴子拒之门外,牢牢地把控自己的节奏,学门外语、锻炼身体、看看好书这些任务就和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而然,这是习惯的力量,而这个习惯正是在他们无数次驱逐猴子过程中逐渐养成。过去的我从来不会刻意去培养自己的做事习惯,怎么舒服怎么来呗,但现在觉得绝不能放纵自己,怎么样舒服?“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论称分金银”,这是舒服的生活吗?这TMD明明就是一群亡命徒有今天没明天混日子的生活!一直以来,我都立志做一个勇于挑战未知并在一定程度上掌控未来的人,安安逸逸的日子并不适合热血尚未冷却的我,所以,要培养出严格按计划行事的习惯,当猴子手握“舒服”“放纵”两支香蕉试图蛊惑我时,我要一脚踢飞它,甚至达到干脆对它无视。

  拖延,应该来说很难对付,真的很难对付,但不能因为难就怂掉了。只要能不懈地警醒自己,我并不认为我会这么简单地任其摆布,毕竟,我还是我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