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吃饭的那些事

周末,家,我和儿子,一起享用早餐。鸡蛋火腿披萨外加鲜榨菠萝汁。儿子欢快地洗净他白白的小手,认真地在白瓷盘里摆好餐刀和餐叉,系好小围脖,端坐在餐桌旁。我们一起感谢上天赐予我们如此美味的食物,我们彼此说着表达爱意的话。宝贝我爱你,妈妈我更爱你。一起享用着美食。我享受这样有仪式感的生活,这是我和儿子最快乐的周末时光。

有一个人从我的生活中渐行渐远,他是我儿子的爸爸。我也曾经在周末做过披萨给他吃,我对他说麻烦你把红酒杯拿过来我们一起喝一杯吧?他头也不抬地答到,红酒直接倒进碗里不就得了,那多麻烦。我顿时愉悦全无,甚至失去吃饭的胃口。我试着跟他解释这是一种生活方式,可那在他眼里不过是一种做作而已。他没有试着理解和认同,因为那不在他的文化范畴内,他也不觉得他因和我在一起而需要坐一些妥协和改变,他更不会认为因为这个我会离他而去。可是我还是离去了,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却跟这个也有关系。

还有一个人,他竟然改变了我的价值观。在我生病的时候,他匆忙赶过来,直奔菜市场,买了小鲫鱼,钻进厨房熬出白乎乎的鱼汤。他知道生病该饮食清淡,又怕没味我吃不下去,就又弄了咸菜加馍馍给我吃。他坐在床边,一口一口认真地喂我。又命令我一整碗全喝下。我看着他的紧张暗自发笑,却也享受被注视的美妙时光。今天的鱼汤似乎很美味,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也不错。我喜欢西餐那种寂寞的氛围,今天厨房飘起的鱼汤似乎给生活添加了一些烟火味,更温暖一些。我有时候会很矫情地想,是我依在厨房门口看你忙碌更舒心呢?还是我在厨房忙碌时你从后面搂住我的腰更幸福?

我生命中还有一个男人,他曾经对我很重要。他小我四岁,他上小学的时候,我上初中。情窦初开的我刚交上家境优越的男朋友,他天天给我买饼干方便面之类的零食,我因此而开心地忘记了回家。那个上小学的男人每天放学做好午饭现在门口等我回家,然后总是失望地看着所有中学生走远,最后一个人孤独地回家吃着已经凉透的午饭,最后忍不住告诉我爸。换来的结果是我偷偷地拉出去一顿暴打,还有狠狠地警告。小时候怎么能如此地粗暴?这里还是汗颜了。他的厨艺就是在那个时候自学成才的,他对女人的包容和忍耐也是在那个时候练就的。我的双手不沾阳春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惯成的,我对男人的骄横也是在那个时候被宠溺出来的。如今他已有了自己的女人,那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总是对我戒备森严,对于这些我是很不屑的。我总觉得你感谢我还来不及呢,如果没有我的调教,你的男人如何优秀如斯?

我们不过是红尘俗世中最平凡的饮食男女。我们的关系,就是吃饭的关系。吃饭的关系,或许才是最铁的关系。或许我们究其一生要寻找的那个人,也就是那个愿意一生一起吃饭的那一个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