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朋友,叫李笑来

我有一个朋友,叫李笑来。这几天他在中国互联网上比之前更出名了,因为国家开始打击ICO的事情他被称为骗子。

因为之前他的所有ICO项目我都没有参与过或深入了解过,所以这事发生后我没有和他私聊过,只是照常在朋友圈和他互动评论什么的。

直到今天早上我看到一篇说他的文章把他描述成2015年突然冒出来自称是中国比特币首富、搭着罗永浩发小的幌子,其实只是精心布局,是不是真的那么早就预见比特币买了很多都可能假的。

这不是我认识的笑来,所以我想写一些话,不为他的ICO项目辩护因为我根本不了解,只是想说出这些年我认识的他。

我认识的他,是一直处在不断为新事物、好事物所兴奋的乐观主义者。最早认识他是在twitter通过我们共同的朋友霍炬,彼时的他已经离开新东方开始创建自己的青少年出国留学培训机构,也已经出版了《把时间当作朋友》并且别出心裁的把书宣布免费开源--大概是那时候他听霍炬他们宣传了很久的开源协议的牛逼而兴奋。在twitter上有不少看过他书的人和他以前的学生,所以很多人都叫他“笑来老师” 而那时候他也是个twitter水王,有@必回感觉一天要发百来条推。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那时候很自得的是作为一个文科生通过自学掌握了Mac OS的Automator,开始准备尝试自学编程。

2010年,我在深圳腾讯上班,李笑来因为在深圳有培训机构所以也常来深圳,我们常一起约饭。在有一次吃饭喝酒前我看到他拿出一支胰岛素针给自己注射,才知道他早就患有糖尿病,也因为这聊起并得知他对人生、快乐和财富的一些小小看法,他说他最初诊断出的时候非常痛苦、焦虑,但后来发现只要肯花钱一直治疗就可以照常生活,顿时释然,无时无刻快乐的面对人生,财富对他来说只是消除这些痛苦来源的工具。

那年,我们在twitter上开始讨论比特币、开始挖矿玩,那时候比特币还在1美元向10美元进发的路上。笑来对比特币这个新鲜事物无比兴奋,在twitter上一直积极不停的在讨论着比特币的种种。有一天他对我说,正好有一笔要7,80万的收款在国外转回来很麻烦,就干脆让人在当地全部买成比特币了。

而恰恰在那之后,比特币快速增值,一飞冲天了。

笑来的比特币财富因此开始翻倍再翻倍,再加上他原先就对比特币的坚定看好,他并没有卖掉这些比特币而是更积极地投入挖矿大业。twitter上的朱峰帮他出了个主意,在天津郊区搞了个集装箱,里面装3,40台电脑集中挖矿。那时候用显卡挖矿刚刚兴起,也并没有专业的矿机出现,都还是普通电脑架构,效率并不算高。笑来因为痴迷于比特币立刻就拿出了钱委托朱峰帮他实施了。他也从那个时候就已经成了中国比特币圈子的名人。

2011年,我回到上海,在张江上班。春天的时候,笑到上海办事来看我,我们约在张江传奇广场的星巴克室外。那时候他的集装箱挖矿已经因为种种原因而失败放弃,我们交流了很多各自关于比特币的想法,比如我觉得比特币要有未来需要有更多的实际购买和应用场景,比如刚刚开始兴起的比特币交易所...

那次分别之后,笑来开始在交易所购买比特币。

6月,我去旧金山参加wwdc,期间发生了一件事,MtGox平台被黑比特币从17美元跌到1美分又涨回13美元。因为对于比特币交易所这种投机行为的不喜,我写下了这篇文章《人类的贪婪会毁了bitcoin》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dcfc1f0100s1g3.html (如果有看了这段文字准备喷我是给ico洗白的也可以看看这篇来了解我的观点) 然后清空了我很久以前挖+好玩买的不多的比特币。

也是这个之后,比特币进入了一段上上下下的动荡期,笑来也开始不断高抛低吸比特币。有次他说了类似的话:我第一次觉得我那么自由,什么都不怕了,我把所有的比特币放在一个钱包里,设了一个很复杂的私钥,然后把私钥在保险的地方一藏,感觉从此没有什么人什么政府可以拿什么要挟我了。

比特币继续在涨,他也不断的在寻找各种好玩的硬件和东西,大家都爱在twitter上晒买的各种好东西,他又玩上瘾了,然后真的自学了编程做了knewone网站,后来交给沙沙了。

后来他好像就更忙了,他想把他手里的比特币不断投向和比特币或者区块链相关的项目。我们见面次数不多了,但有次去北京参加Intel的一个会他请我去吃巴依烤肉还会记得我有痛风特地给我带了苏打水。也会因为有一次我只是在微信上和他闲聊到也许可以用区块链技术来做数字分发的万智牌卡牌游戏,就特地飞来上海找我聊天。

在那个阶段,他就已经获得了一些vc的投资,在行业里也更知名。

2015年,我去北京出差找他吃饭,他的车已经换成卡宴(因为当时Tesla Model X还没上市而他因为太喜欢一口气预定了10台然后平价让给晚订的朋友)我们已经不怎么谈比特币了,那次他问我的是投一个游戏团队做秘密花园的涂色app可行不可行--他就是这么一个永远对新事物都保持热情的性子。他还拉我进了一个slack组和一个微信群叫做“不断学习” 从这个群他开始想到了收费知识群这个idea,应该也因为这个促成了后来和罗胖以及得到app的合作。而我因为自己太懒了,并没有进他的学习分享的群

再后来就是ico的事情了,最初看到他在朋友圈发这个想法心里第一个念头是:“哦,笑来又在为什么新东西而激动了” 不过因为之前提到的对比特币交易所的观点,所以并没有去参与。

写了这么多,无意为ico辩护,也无意为笑来站台。只是为了告诉大家我眼里的笑来是怎样的,只是为了说他并不是什么2015年凭空冒出来的。在很多人眼里,他是骗子,在我眼里,他是一个赤子,一直会被新事物撩拨的激动、兴奋如初恋的赤子。

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李笑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