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一座城,带上一碗粉

粉这个字可以有多种解释,但是对吃货们来说,脑子里只会蹦出几种,鲜美的,爽滑的,劲道的,滚烫的,冰凉的……

我最喜欢的,莫过于凉粉了。尤其是酷热的夏天,燥热难耐的午后,这时候来上一碗凉粉真真是最让人大呼过瘾的了。在我的家乡,凉粉是用荞麦面做的,经历磨粉,调面,不停地搅动并用文火蒸制后,将糊状的荞麦粉倒入盆中,冷却后倒扣于案板上,便成了盆子一般的形状,富有弹性的带着淡淡的灰紫色,手艺娴熟的老人,或切成薄片,或划成粗条,或用一种特制的类似于漏勺的工具搂成粗细均匀,长长的细条,盛在碗里,晶莹剔透,亮亮的发出诱人的光芒,这时候再调入盐,醋,蒜泥,泼上一勺油汪汪的辣椒,光看一眼就让人垂涎三尺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美丽的小城天水,也有一种和凉粉算是同宗,但是别有另一种风味的小吃,名叫呱呱,原料也是荞麦,不过不是荞麦粉,而是荞麦珍(比粉要粗一些),和豆粉混着做,具体做法我也不太明白,只知道它看着没凉粉那么好看,但味道也是很不错呢,香,辣,绵,软是它的特点。

相传西汉末年,隗嚣割据天水时,其母朔宁王太后对呱呱特别嗜好,每隔三天必要一食。于是遂为皇宫御食。后来隗嚣兵败,亡命西蜀,御厨逃离皇宫,隐居天水,在城中租一铺面,经营呱呱。还有一种说法是明代有一刘姓父女,在原荞凉粉的基础上创造了呱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一段时间去兰州,因为晕车,对牛肉面怎么都提不起兴趣,和朋友路过一家小吃店,看到橱窗里放着的小碗里半透明的神秘实物,居然一下子提起了食欲,问了问店员,原来是凉粉鱼鱼,看着色泽,吃着口感应该是绿豆粉,白中透亮,所谓的鱼鱼,其实就是在凉粉的基础上在冷却之前用漏勺漏出一头圆圆的,另一头尖尖的鱼形,很萌吧?这家的鱼鱼是浆水鱼鱼,所谓浆水,是用时令蔬菜入缸发酵至其成酸味的调味品,清热解暑,爽口怡人,再配上腌制的青翠的韭菜和干辣椒丁,小小的一碗看着很朴实,对我来说可真是味蕾的一场盛宴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因此,对于凉粉情有独钟的我总会和朋友小聚时带上两碗我们这的凉粉,或者在离开时带走他们当地的凉粉,尽管做法不一,味道各异,却总能让我们在享受美食的同时互相惦记,感恩生活,因为每一碗粉,都承载着千百年来人们心头生生不息的对于美食,对于大自然的喜爱,和思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