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杉版资治通鉴【623】曹操:大将不能不怕死。2019-10-17

3、

曹洪准备攻打吴兰,张飞屯驻在固山,声言要截断曹洪军后路,众人紧张狐疑。骑都尉曹休说:“敌人如果真要断我后路,那应该秘密埋伏,岂有先张声势之理?很明显是他们根本没有这个能力。我军应该趁他们还未集结完成,迅速出击吴兰,击破吴兰,张飞自然就撤走了。”曹洪听从,进兵,击破吴兰军,斩吴兰。三月,张飞、马超撤退。

曹休,是曹操的族侄。

4、

夏,四月,代郡、上谷乌桓无臣氏等造反。

之前,曹操召代郡太守裴潜,升任丞相理曹掾,曹操非常欣赏裴潜治理代郡的功劳。裴潜说:“我对汉人百姓虽然宽厚,对胡人却很严峻。如今,继任的人,一定认为我过去对胡人太严,而加之以宽惠。胡人一贯骄纵恣肆,对他们过宽,他们一定就放纵。放纵之后,又不得不施之以法制,他们的怨恨叛乱之心又滋生了。我估计,代郡一定再发生叛乱。”

于是曹操非常后悔,太快召回裴潜。

后来过了数十天,三位单于反叛的消息果然送到。曹操派他的儿子、鄢陵侯曹彰代理骁骑将军,前往征讨。曹彰从小就擅长骑马射箭,膂(lv,脊梁骨)力过人。曹操叮嘱曹彰说:“居家为父子,受事为君臣,一举一动都要按王法从事,你要切记!”

华杉曰:

裴潜提拔而代郡叛乱,这是一个管理学难题,一个人因为表现优秀而得到提升,往往是从一个他最擅长的岗位,被提拔到一个他不擅长的岗位。或者说从一个最需要他的岗位,提拔到一个并不是非他不可的岗位。所以,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提升,而是在较低的职位,如果重要且杰出,也能有较高的,甚至超过更高职位的收入。

裴潜当然能胜任丞相府的工作,但是,接替他的安排没有做好,就像曹操后悔的那样,提拔早了。

5、

刘备屯驻阳平关,夏侯渊、张郃、徐晃等与之相拒。刘备派部将陈式等去阻绝马鸣阁道路,被徐晃击破。张郃屯驻广石,刘备攻不下来,急书征发益州兵。诸葛亮征求从事、犍为人杨洪意见,杨洪说:“汉中,是益州咽喉,存亡的关键,如果不占据汉中,也就没有蜀了。这是家门之祸,有什么疑问呢?当然要发兵!”当时法正正跟从刘备北征,诸葛亮于是表奏杨洪代理蜀郡太守,杨洪一切安排妥当,于是去掉“代理”二字。

当初,犍为太守李严延聘杨洪为功曹,李严还没离开犍为,杨洪已经任蜀郡太守。杨洪举荐说门下书佐何袛有才干策略,杨洪还在蜀郡任上,而杨袛已经升任广汉太守。于是益州人士都佩服诸葛亮能识拔人才,人尽其用。

华杉曰:

领导者的三个职责:一是自己有本事,能带领大家打胜仗;二是不光显自己本事,而是让团队每个人都得到充分的发挥,人尽其用;三是成就他人,培养新的领导者。诸葛亮可谓是有领导力了。

6、

曹彰攻打代郡乌桓,亲自上阵搏战,身上铠甲被射中数箭,而斗志更加激励,乘胜追击,一直打到桑干之北,大破乌桓,斩首、俘虏数以千计。当时鲜卑酋长轲比能将数万骑兵观望强弱,见曹彰力战,所向披靡,于是请求投降,北方全部平定。

7、

南阳吏民苦于徭役,冬,十月,宛县守将侯音反叛。南阳太守东里衮与功曹应余逃出城外,侯音派骑兵追捕,流箭四射,应余用身体遮蔽东里衮,身中七箭而死,侯音将东里衮抓回。当时征南将军曹仁屯驻樊城以镇荆州,曹操命曹仁回师征讨侯音。功曹宗子卿对侯音说:“足下顺民心,举大事,远近无不望风归顺,但是你囚禁太守,这是违逆之事,又没有什么益处,何不把他释放?”侯音听从。宗子卿于是夜里翻墙而出,跟随太守,招募余众,包围侯音。正赶上曹仁军到,一起攻打宛县。


二十四年(公元219年)

1、

春,正月,宛县陷落,曹仁屠城,斩侯音,再回师屯驻樊县。

2、

当初,夏侯渊虽然数战数胜,但是曹操经常告诫他说:“身为大将,应该有胆怯的时候,不能一味仗恃勇敢。将领当然应该以勇敢为本,但是也要辅之以智谋,如果一味逞勇,那就只是一个匹夫的敌手罢了。”等到夏侯渊与刘备相拒超过一年,刘备从阳平南渡沔(mian)水,顺着山势,稍稍向前,在定军山扎营。夏侯渊带兵来攻。法正说:“可以出击了。”刘备派讨虏将军黄忠乘高鼓噪攻击,夏侯渊军大败,斩夏侯渊及益州刺史赵颙(曹操所任命的益州刺史,实际并不能到任)。

张郃带兵退回阳平,当时军中新失元帅,军心不安,不知所为。督军杜袭与夏侯渊的司马郭淮收集散卒,号令诸军说:“张将军是国家名将,也是刘备所忌惮的,今日事态紧急,非张将军不可!”于是临时权宜退军张郃为元帅。张郃出营,勒兵按阵,诸将都受张郃节度,众心乃定。

第二天,刘备想要渡过汉水来攻,诸将都认为中寡不敌,想要在水边列阵抵御。郭淮说:“这反而让刘备看见我们兵少,并不足以挫敌,没有胜算。不如远离河水列阵,引他渡河,等他渡过一半,再出击攻打,则可击破刘备。”

如此列阵之后,刘备犹疑,不敢渡河。郭淮于是坚守,以示没有撤退之意,并将军情向曹操汇报,曹操赞许,遣使授以张郃符节,仍旧任命郭淮为司马。

华杉曰:

此处大有兵法可讲:

曹操说大将应该有胆怯的时候,《孙子兵法》讲大将的性格缺陷,“将有五危”,第一条就是“必死可杀”,你如果不怕死,怀有必死之心,就真被人杀了。用现代经营的话说,叫“风险偏好太高”。

《论语》里也有这样的故事,子路问孔子:“老师如果带兵出征,带谁跟你去?”子路的意思,他会武功,又不怕死,老师当然带他去。孔子知道他心思,冷冷地说:“不怕死的人我不带,一定带那临事而惧。好谋而成的人。”有勇无谋,还不怕死,就会给军队带来灾难。

郭淮远离河岸列阵,也是《孙子兵法》里的标准战术,两军之间隔着一条河,或者隔着一道山谷各据一山,这种地形,兵法上叫“支形”:

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

支形,就是谁先进攻,就对谁不利;隔着河,你出动得先渡河,兵半渡可击,渡一半的时候,就是你最脆弱的时候;隔着山谷,你出动得先下到谷底,再往上仰攻,也是吃亏。所以,这种情况,敌人引诱我,我也不出动。怎么办呢,引而去之,往后撤,引诱他出动,他出一半,我再反扑回来。

郭淮就是按教科书办事,刘备一看,会发生什么书上都有,所以他不渡河,这一仗就到此为止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