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8当我老了

1、老板的奶奶,失忆挺严重,但还记得身边的人。这次来,她问我哪里人,我回答了三个地方,不是想骗她,实在是,同一个地方,讲的话都一样。
她说她结婚的时候,连一个锅都没有,只有两个碗,现在什么都有了,吃几辈子都吃不完
她说她年轻的时候,什么都会,会做旗袍,会做中山装,看我不信的眼神,她又补了一刀,还会做寿衣
她说她之前记忆力特别好,什么都记得,自从那个番婆来了之后,她被番婆欺负的失忆了
她很节省,节省到丧心病狂,一小片纸板,都会捡起来。剩菜剩饭尽量放冰箱,直到不能吃,给阿猫阿狗吃,阿猫阿狗不吃,存着,隔天继续端给它们吃,不吃,隔天继续端。同样都是猫都是狗,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她很爱找碴,哪个工人扔东西被她看到,肯定被骂,用闽南语骂,于是工人学会了肖哎,神经……
她经常在她女儿面前说,进这么多货,卖不出去咋办呢?本来,这几天生意就被隔壁店爆的体无完肤,她还往火药桶扔炸弹,被她女儿骂,她说你赶紧给我买吃了能早点死的东西,我好随你的意。
看到她这样,我挺怕老的,甚至比死还怕。
我能理解她的无理取闹。一个老人家,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没有同龄人聊天,店面住所两点一线,深刻的孤独,不刷点存在感,真心没存在感
我能理解她的锱铢必较。一个一无所有的人,骨子里对贫穷的厌恶和恐惧,即使有钱了,这种恐惧却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成为本能,做金钱的奴隶也就没超出理解范围了。
说了这么多老板奶奶的事,就是想问问自己,如果到那个年纪,有没有能力保持理性?如果没有,有没有勇气做出大家都欢喜的选择?
2、今天店里依然门可罗雀,虽然马尼拉闹的麻雀都逃走。其实客人看重的不是店面的新旧,脏臭,而是你能不能提供合适的货品,低廉的价格。尤其是作为批发商,货品的种类全面,才能碾压对手,获得超额利润。品种齐全,热卖的产品调低价格,要的是周转率和对厂家的话语权,让对手没有还手的余地,其他比较冷门的产品,就是利润点。
可惜,我们店的产品种类,太少了,可惜了这个旺季。隔壁店的老板应该非常感谢我们作为陪衬。
3、每天看到那些中年妇女的衣服,都想,一把火给烧掉。天天都有人来问价钱,就是不买,也买不起。
本来一个位置很好的店面,却因为这也要,那也要,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搞得不伦不类。
作为一个靠近寺庙的店面,尤其是在八成人都信奉天主教的国家,在佛教寺庙边上,这意味着目标客户非常集中,就像在一个装满鱼的桶里捞鱼。做的东西不用多,大陆食品,佛教用品,利用这两样,把南海朝拜做通,加上大陆往返菲律宾的手续问题,深耕细作华人市场
做生意,忌守株待兔,即使一款产品很有利润,但销量极低,产品复购率低,跟本店主打产品不符,都得放弃。慢慢让产品线更新换代,淘汰低周转率的。毕竟有些消费者就是要放弃的。
放弃存量,追求增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