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 | 江歌案: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这个凶手太残忍了,哪怕给我留一个残疾的女儿,我也能有一点希望。”

2016年11月3日,在江歌遇难几小时后,江歌的妈妈江秋莲接到了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通知电话。江秋莲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她火速赶到了日本,在太平间里见到了江歌的遗体:一头黑亮的头发没有了,眼睛半睁,嘴巴不能闭合。在她的脖颈处、胸部,多处刀伤,惨不忍睹。

“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江秋莲终于崩溃了:她心爱的女儿再也回不来了。

江秋莲迫切想知道的是,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摸着女儿冰凉的身体,她当时迫切需要有个人讲讲当时的情景,告诉她,好好的女儿怎么说没就没了。

江歌租屋的日本邻居用她听不懂的日语略略告知了一部分,但是江秋莲最想听一个人用中国话亲自描绘给她听。

这个人就是江歌甘愿替她挡刀子的好闺蜜——刘鑫。

然而,刘鑫以“我也是受害者”、“活着的人比死了的人更难受”为由,拒绝见面。

我们谁也无法想象,江秋莲是以何种心情独自把女儿的骨灰带回国的。

刘鑫答应但最终没有出席江歌的葬礼。回国后也没有去江歌的坟地,去看望江秋莲。

江秋莲陷入失去女儿的痛苦中不能自拔,唯一的希望就是盼着刘鑫主动找上门来。

她每天抱着日历画圈:1天,2天,3天……10天……100天……

刘鑫不仅没有出现,还拉黑了她。

悲痛欲绝的江秋莲在微博上写道:“294天,刘鑫没有送江歌最后一程,甚至没有给她上过一炷香,没有献上过一朵花,没有来看望过一次我。

仿佛曾经收留她、帮助她,甚至替她挨了十刀,付出了生命代价的只是一个陌生人,与自己毫无干系。”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消失了294天、被舆论绑在审判台上的刘鑫,终于出现了。

而在新京报《局面》撮合的这场会晤中,我们看到了刘鑫精湛的演技和人性的丑陋。

她不得已的道歉,让江秋莲感觉不到一点儿真诚。

她哭了,也说了很多,就是没有给江秋莲最想要听的东西:“阿姨,我来给你讲讲当晚发生了什么……”

“我负担了江歌24年的生,就能承担她24年的死”

江秋莲曾经以为她可以原谅刘鑫和陈世锋,但是刘鑫和她的家人、陈世锋和他的家人,似乎告诉她:原谅他们,自己就是傻X。

1,江歌、刘鑫、陈世峰三个人的基本信息及交集

江歌

1992年生,山东青岛即墨市。遇害时就读于日本法政大学研究生。

刘鑫

山东青岛市城阳区苇芦村人。2014年毕业于山东泰山学院,同年到日本语言学校。2016年入读日本大东文化大学研究生院。

江歌和刘鑫都是青岛的即墨市人,两家相隔10来里地,年龄也相同,平时俩人联系也比较频繁。在上大学时,刘鑫和同宿舍的人闹矛盾,搬到了江歌的宿舍,仗义的江歌很照顾她。两人的感情基础是有的。

陈世峰

出生地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盐池县。户口挂靠在陕西省榆林市定边县定边镇定中巷二组。

2009年,陈世峰入读华侨大学华文学院。

2013年毕业,随后前往泰国担任汉语志愿者,曾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担任老师,并多次公开出席学校各种活动。

2015年,陈世峰到日本福冈语言学校。

2016年,就读日本东京大东文化大学汉语研究科。

刘鑫和陈世峰就读同一所研究生院,两人因此结识并交往。并在东京都板桥区的一个公寓里同居。但是同居没几个月,两个人出现矛盾,并不断激化。

2016年8月,刘鑫搬离了同居的公寓楼,与陈世峰分手。

刘鑫和陈世峰分手后,先是寄居在打工阿姨住所,后来江歌接纳了她,让她搬到了自己的住处,两人开始同住。

陈世峰后来找刘鑫复合,江歌才和陈世峰有了交集。

2,江歌2016年被杀害事件还原

刘鑫和陈世峰分手后,陈世峰不甘罢休,采取了多种手段,找到了她们居住的公寓。

2016年11月2日下午,下午,陈世峰找到江歌家。当时,刘鑫一个人在家,两人发生争吵。江歌提议报警,刘鑫不让,因为陈世峰以发裸照威胁,刘鑫害怕毁了名声。于是赶回家请陈世锋离开。后三人一起离开,刘鑫打工去,江歌上学去。陈世峰则偷偷跟踪刘鑫到其打工的地方。

当晚,江歌参加完同学聚会,接到打完工的刘鑫的联系,称自己有些害怕,希望江歌到车站接她一下。

晚上9点多,江歌找了一个车站边上的咖啡馆,开始与妈妈通微信电话,并讲述了陈世峰闯到家里来闹的事情。第一次微信通话49分钟。第二次微信通话52分钟。

第二次通话结束是在日本时间3日零时08分(北京时间2日23时08分),妈妈叮嘱女儿一定要小心,防止陈世峰使坏。

江歌留给妈妈的最后一句话是:“刘鑫到了,我去接她。”妈妈从微信的余音间,听到了女儿对刘鑫讲:“我给你带来了馄饨,咱们回家去烧。”

陈世峰23:40分到达江歌家门口(据案卷),在江哥和刘鑫回家后,刘鑫先进家门,江歌半个身子进家门口,遭到潜伏的陈世峰袭击(据案卷)。11月3日0点15分,进屋的刘鑫因听到“门外有响声及叫声”2次报警。

警察当时接到了两个报警电话,一个是刘鑫打的,一个是日本人邻居打的。据这位日本人邻居说,她听到走廊里的尖叫声,推门一看,发现江歌已经倒在地上浑身是血,而一名男子瘫坐在地上,见到她后才起来离开。

警察赶到后,立即叫来救护车将江歌送往医院抢救,江歌被送到医院2个小时候后流血过多去世。警察来了,刘鑫才开门,被警察带走协助调查。

11月3日下午,在决定去日本之前,江母和刘鑫母亲通视频。

刘鑫父母赶到江母家,在接到刘鑫电话,得知刘鑫没事后,留下一句:“刘鑫没事,那我们就走了。”此后再未露面。

11月4日下午15点,刘鑫发微信表示现在什么都不能说,允诺破案后如实讲述实情,此后切断与江母联系。4日17点半江母抵达日本成田机场,原允诺接机的刘鑫未露面。

11月5日6:00江母发微博呼吁不要转发江歌和刘鑫的照片。

11月5日9:16分江母发微博定位告诉大家她在警署。9:33分发微博“初步怀疑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19:05分出警署,发微博“案件没有进展”。江母此后未曾发过与刘鑫有关的任何微博。

11月6日晚19:28分,刘鑫给江母发了微信,直指江母发的微博胡乱猜测对她造成伤害。22:05分,刘鑫截图微博上只有1转发,谴责刘鑫的微博,对江母表示“再出这种新闻,就停止协助警察”。

11月7日,防止陈世峰逃跑,日本警方因陈世峰11月2日通过SNS恐吓刘鑫,涉嫌威胁他人的罪名逮捕陈世峰。(刘鑫表示是她提供的证据)

11月8日,一直以协助警察没有自由无法见江母为理由的刘鑫,接受了中青报的采访,表示快被网友逼疯了,自己不知道任何有关嫌疑人的信息,只是隔着门听到了争吵。

11月14日,江母联系刘鑫妈妈,发现已被拉黑。

11月16-18日,江歌葬礼,遗体火化等。刘鑫未出现。据其称被“警察要求”不能参加。江母自己带江歌骨灰回国。

11月24日陈世峰被东京警视厅组织犯罪对策2课,以杀人罪再次逮捕。至此案件告一段落。

3,江母为什么要公开征集签名?

除了情绪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如何惩罚凶手

根据属地管辖原则的相关规定,一国公民在他国发生刑事犯罪,应按照犯罪发生地国法律优先的原则进行处理,即犯罪发生地所在国具有优先管辖权。

江歌案发生在日本,即使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同为中国人,也会根据属地原则,依据日本的刑事法律对其行为进行审判。

而根据日本法律,陈世峰最多被判15年,要是陈世峰事发以后一直闭嘴不承认(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找个好点的律师团队(听说其父母已经带领尖端律师团队赴日了),拿出自己之前没有什么犯罪记录,顶多10年。

这个结果,江母显然不愿意接受。

日本“破例”判处死刑有一个先例。2007年日本曾发生一起绑架杀人案。由于被杀的为一人,根据司法惯例难以处以死刑。但遇害者母亲发起全国签名运动,获得33万民众声援。最终案件的主犯被判死刑。

这就是为什么江母从11月4日起在日本街头公开征集签名的原因。

4,事后刘鑫为什么躲起来?她惹怒民怨的五宗罪

同样撇开情绪,我们来看看,刘鑫躲起来的深层原因:

日本法律中也有“不作为犯”的概念,在掌握充分证据认定该人有作为的义务,可追究法律责任。如果证实此案中刘鑫“故意锁门”、“见死不救”行为属实,她是要受到法律惩罚的。

这就是为什么刘鑫明明知道会被骂,却躲着不理江母的深层原因。

而刘鑫引发公愤的原因不外乎几点:

1),她假装不知道凶手

整个事件,她都知道凶手是谁,却在第一时间误导大家,说“自己生理期进门换裤子,门打不开,猫眼看不见,不知道凶手是谁”。这导致网上有人揣测,是江歌和凶手有不正当关系,甚至有人说,留学生就是在国外乱搞,男女关系混乱……这才把江母逼急了。

情急之下,江母在微博上澄清,说凶手应该是刘鑫的男朋友。结果,因为江歌妈妈提了刘鑫两个字,刘鑫立马就翻脸了。

2),她刻意营造“罗生门”

浑身是血,满地是血,江歌在自己的门口被刘鑫的前男友捅了无数刀,江歌大声呼救,连隔壁日本邻居都听到了,在门内的刘鑫,却一直没有出来。事后,刘鑫说法不一:一会儿说门锁了,她想出来,但打不开门;一会儿又说她推开门了,但是门又弹回来了……

3),她说话不算话

她说给江母接机,没有出现;她说参加江歌葬礼,没有出现;她说好好配合江母,江歌遇难第13天,她就不再回复江母的微信。后来她说,当时每天去警察局作笔录,“浑浑噩噩的,不怎么看手机”,可是江母一发微博,她的手机就好了。

4),她忘性太快记性太差

她把江歌妈妈拉黑,欢天喜地地烫头发,买新的包,和朋友出去吃饭,自拍发朋友圈,比着剪刀手。这时离江歌去世才2个月,尸骨未寒。

5),她在骨子里不认错

江歌遇害快一年了,她第一次出现,跟江歌妈妈见面。在乎的是自己的形象:穿着桃色的运动裤,戴着休闲帽。她张口闭口谈的都是“我怎么委屈”、“我家怎么难过”。被江母识破她只是因为生活受到影响而道歉,她强行制造一个和解的画面,这样网友就会放过她了。网友没有,她就画风一转,在微博上直接开撕,骂网友、骂社会……认为他们全家都很无辜。

江母要的只是一句真诚的道歉,和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的合理说法。

刘鑫在乎的只是自己遭受的骚扰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是的,刘鑫不是凶手,但是她的冷漠比凌迟还狠。

5,陈世峰的前科、从否认杀人到终于承认

“你们为什么不去找杀人凶手,总是骚扰我?”

面对刘鑫的委屈,网友了了她的心愿。

陈世峰在华侨大学时期的前女友于2016年11月25日发表的文章,被再次扒了出来。文章提到了以下两个重点:

1.陈世峰性格暴躁,且有暴力倾向;

2.陈世峰很偏执,不允许对方说分手。

据红星新闻采访证实:

定边县公安局南关派出所揭露:“定边石油大开发经济很发达,有些人有钱后,会把房子买在银川或者省会西安,直接上户,银川距离陕北近,而且是少数民族地区,高考有加分政策。所以很多人迁去了那边。”

高三班主任的张老师表示,陈世峰是靠喜欢计算机走的什么竞赛上的(大学),基础课差得很。

陈世峰厦门华侨大学同学表示,陈世峰在学校成绩并不算优异,但表现十分活跃,参加了不少活动;大一时曾是班长,班级的qq群是他创建的。“我们感觉他挺圆滑心机的,觉得他挺爱装,比较喜欢端着,看起来很潇洒,讲话也很有腔调。误以为他很理智成熟,万万没想到他会打人甚至杀人。”

介绍陈世峰去日本的老师发朋友圈:“是叫他去日本读书,没想到去杀人!”。

陈世峰自己在人人网账号上写着:“人生就像饺子,无论是被拖下水,扔下水,还是自己跳下水,一生中不蹚一次浑水就不算成熟。”

根据以上,我们或许才可以理解得了为什么陈世峰在铁的事实面前,会坚决否认自己杀人。

2016年11月,陈世峰被逮捕,他拒不承认杀人。警方搜查了他的住处,并调看了铁路沿线的监控录像。面对大量的证据,陈世峰才勉强开口。但是,精明的他,似乎很会躲避对自己不利的坑,一直不承认蓄意杀人。

6,孩子,我宁愿你不善良,宁愿你不要强出头???

“我江歌遇害后,我收到的信息是两方面的:一是很多在外求学的孩子通过我和江歌的母女情深理解了自己父母的那种爱;二是很多家长以后会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能做善良的人。”

这是江歌妈妈发在知乎的一篇回答,也是她最不愿意接受的最终结果:教孩子善良有错,她们将来早晚受欺负。孩子,我宁愿你不善良,宁愿你不要强出头……最近朋友圈这样的文章也不要太多。

作为单亲妈妈,江歌妈妈从小视江歌为天。她从小将许多美德言传身教给江歌,江歌也如她所愿地成长为了一个明媚善良的女子,坦荡大方,会为他人着想。如果不是因为善良,她不会收留被前男友纠缠不清的刘鑫,不会在车站等害怕前男友报复的刘鑫到凌晨,也就不会以这样悲哀的方式给生命划上句号。

比杀人凶手更可怕的是,人性的丑恶。

如果善良有错,那等于是全盘否定了江秋莲的整个人生。也动摇了整个中国的价值基石。于是有了这次所谓的网络暴动。

7,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刘鑫恩将仇报,上演着现代农夫与蛇的故事;她的父母纵容这一切,甚至大骂江歌妈妈。

陈世峰死不承认杀人,只为了减刑;他的爸妈为了减刑,四处奔波;为了不落入口实,他们一次都不跟江歌妈妈打交道。

子女真的是孩子的照妖镜,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他们两家子都没有道歉,都没有认错,因为他们都害怕作恶的后果,害怕承担作恶带来的责任。

然而,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日本有优先处理权,中国司法机关有追诉权。

依据我国刑法第十条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罪,依照本法应当负刑事责任的,虽然经过外国审判,仍然可以依照本法追究,但是在外国已经受过刑罚处罚的,可以免除或者减轻处罚。

就江歌案件而言,刘鑫的前男友如果在日本受到刑事处罚后,我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

依据最高法《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条规定:由其入境地或者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被害人是中国公民的,也可由被害人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具体到该案,如果刘鑫的前男友回到中国,在追究其刑事责任时,则由其入境地或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也可以由被害人江歌离境前居住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中国行使追诉权的前提是陈世峰回国。陈世峰如果没有取得日本的永久居留权,日本方面也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将他驱逐出境,遣返回国。

而根据中国刑法,基于江歌与刘鑫的前置关系,一方对另一方存有救助义务。同时,按照中国《民法总则》,如果江歌的见义勇为行为得以确认,刘鑫作为受益者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做出一定的经济补偿。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陈世峰和刘鑫将会得到其应有的惩罚。

江妈妈,答应我们,无论这次审判结果如何,都要好好地活下去!

刘鑫,请你也要好好活下去,比起自杀,你还可以为这个人间做很多!

最后希望江歌能在天堂好好照顾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