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只想和你过》(28)第一次争吵

上一章

文/朱小丫

又是一次不愉快的通话,挂掉电话,疼痛像暗夜的藤蔓,疯狂地滋长着,蔓延至全身,苏好觉得全身无力,有种血液被抽空的感觉,这是她的家人,应该是最为亲近的人,却狠狠地揪住了她的伤口,拧了一把。

深吸一口气,抹掉眼眶里蓄满的泪水,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至于看起来很狼狈。

苏好推开门,低着头走了进来,从顾安平身边走过时,没有去看他,只淡淡说了句“我去洗澡了”,就朝洗手间走去。

走到洗手间里,她将门锁好,又将帘子全部放下,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伴着她的抽咽声,在洗手间里弥漫开来。苏好坐到喷头下面,让水淋在她的头上,心里是抹不去的痛,别人都说家是温暖的港湾,可是,此刻苏好却很想逃离,她感受不到那份温暖,甚至还如置冰窟,冻的她瑟瑟发抖。

顾安平随手拿起烟盒,走到露台,给毛丫丫打了个电话,问她苏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起初毛丫丫吞吞吐吐不肯说,听到顾安平说苏好情绪不对,最终觉得还是告诉他的好。

挂了电话后,顾安平就坐在露台上抽烟,其实他的烟瘾不大,除了应酬,一般都不怎么抽烟,但此刻却一根接着一根抽。

她对那个家,其实是很在意的,现在父母关系恶化成这样,牵连着她跟父亲的关系也越来越差了,她心里该怎么承受的了。

难怪好几次都看着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等苏好从洗手间出来时,放在圆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烟头。

“你怎么不把头发吹干就出来啦?”顾安平回头看着苏好,她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站在他身后,脸上表情淡淡,但他一眼就看到了,她有些红肿的双眼。

“没事,天气热,一会就干了,你去洗澡吧。”苏好很自然地说,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顾安平深深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去。

顾安平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露台上,那个女孩静静地坐在那里,手指上夹着一根香烟,嘴里还在倾吐白色的烟雾。

他眉头一皱,将手里的毛巾随手一丢,就大步朝露台走去,走到苏好面前,二话不说,将她手里的烟夺过来,狠狠掐灭。

“我说过,烟抽多了是会上瘾的,这东西对你身体没好处。”顾安平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厉,眉头紧皱,看着苏好的神情复杂难辨,像是在克制在隐忍,又似是下一秒忍无可忍要爆发似的。

苏好收回僵在半空的手,搭在身上,低下头,也不知道是盯着哪一处看。

顾安平以为她是认识到错误,不好意思,轻轻叹了口气,坐到她旁边。

“苏好,能跟我说说,你在难过什么吗?”顾安平关切地看着苏好,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柔,问完就等着苏好回答,可是等来的却只是越来越深的夜。

苏好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好像这个世界除了自己,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心事无处说,或许是说了也无人问津起,苏好一遇到难过的事,就总喜欢藏在心里,自己消化,或者干脆沉默无语。除了偶尔会找毛丫丫诉苦外,基本很少会对其他人说。

此刻,尤其在顾安平面前,她更不愿提及,在她看来,这是她的家事,而且还不那么光彩,她有她的骄傲,有她的自尊,像那样赤裸裸地将家里的那摊麻烦事摆在顾安平面前来,她做不到,也不想那样做,可是又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搪塞,她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所以沉默是她最好的选择,她以为,只要她咬紧牙关不说,他也就不会再过问了。

“苏好,难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顾安平问,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盯着苏好,一眨不眨。

感受到他的气压,或许感觉这样不好,或许是觉得再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或许是她只想快点结束这种难熬的局面,苏好抬起头,淡淡地看着顾安平说:“我有点累了,我先去睡了。”

说完不等顾安平回答,苏好就自顾自地起身离去,也不管顾安平当时的脸色是如何的难看。

顾安平皱着眉头错愕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原来,对于她来说,自己只是个外人而已,连分享她心事的权利都没有。

苏好走到房里,没有睡到床上,而是躺在了沙发上。

等顾安平跟着进来时,就看到她抱着靠枕侧躺在沙发上,脸朝着里面,埋在沙发里。

顾安平突然觉得有些无力,面对这样的苏好,他突然不知道怎么办了。心里突然又恼火的很,明明是想着为她遮风挡雨,分担她的苦痛,现在却感觉自己是个局外人,连她哪里痛都摸不到,但又很心疼,心疼她的难受。

顾安平快步走过去,坐在沙发上,伸手将苏好的身子板正,让她的脸对着自己。

“睡床上去吧,别着凉了。”顾安平放缓了语气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软一些。

“我觉得睡这里挺好的。你也早点去睡吧。”苏好说完,又将身体侧过去,背对着顾安平。

看着她的后背,顾安平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仿佛又回到了之前。

“苏好,你在乎过我吗?”突然,一句话不经大脑,就这样脱口而出,语气里是说不出的忧伤。

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了,只剩下两颗心突突地跳动声。

顾安平屏住呼吸等着苏好的回答,苏好禁闭双眼话在喉咙里打转。她很想说在乎,可是这句话却像被魔咒定住般,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出不来。

等待是这个世界上最磨人的事情,他能让你从天堂到地狱,也能让你从地狱到天堂。

“原来,不管我做再多,不管我爱你的那颗心有多真,这些你都不会在乎了。”顾安平说,言语间满是凄凉悲楚,房间苍白的灯光下,是他忧伤的脸。

时间改变不了他爱她的心,却改变了她,他不了解她了,从前那个单纯简单的她被时光吞噬了。

顾安平站起身,深深看了苏好一眼,正准备离去,苏好突然转过身,坐起来。

看着他说:“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跟我说这些。我真的好累。”

说着说着,鼻头范酸,眼眶发红,眼角有着晶莹落下。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难过,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我有多心疼,能不能不要独自去承受,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有我,我可以为你分担一切,你明不明白,你个呆瓜。”

顾安平说完,又坐在沙发上,双手捧住苏好的脸,用手轻轻地摩挲着,擦去她脸上的泪水。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