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欠世界很多,不知如何偿还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位痛苦的人,他是一位诗人,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我知道他一定还在被病痛所折磨,一定还在大地上行走,一定还在深夜里哭泣,一定还在阳光下微笑。

诗人天天都在和身体做着斗争,有时候咬紧牙关,有时候在地上翻滚,更有时候歇斯底里。

家乡没有了,被滚滚建设的洪流彻底地瓦解,父母没有了,只有山头上迎风摇摆的白色哀旗。

诗人去了繁华的北京,在建筑工地上,那是真正的搬砖,没有一丝的矫情,睡在城市的地板上,不过,有空的时候他还在读诗。

后来,诗人去了北方,游荡在麦田之中,但是那里没有诗意,为了生存啊,日复一日的劳作着。

再后来,诗人还去了南方,他去那里求医,得到了人生中最无价的友谊和人间最美的爱情。

其实这一切都和我没关系,我没那样的人生,直到有一天,我买了几本他打折不能在打折的诗集,

如今这些诗集跟随我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跟着我住到一个地方,又搬离,去往下一个地方。

痛苦的诗人啊,并不是在传递着那份可以令人人绝望的崩溃。正相反,他一直都在爱着,爱着万物,爱着大地,爱着天空,爱着生命和无所不在的真谛。

我很忙吗?我很累吗?我很贫穷吗?每当我莫名地感到迷茫和困惑,我都被自己无知的情感而羞愧。

刚刚翻了几页,我就忍不住地颤抖,我的心随着每一个文字而震动,我惹不住开口去轻轻的读着,读着那一份真诚,赤诚和无所畏惧。

我欠世界很多,不知如何偿还
我欠路很多,每天踩着离开回来
什么人铺的,都不知道
我欠房子,供我睡觉吃饭写诗
供我寂寞痛苦,更供我幸福
虽然是别人的,不是自己的
我欠农民,吃的粮食和蔬菜是他们种的
我欠制衣女工,穿的衣服是她们缝的
我欠祖先,读的书上的字是他们创造的
安慰我心灵的诗,是他们写的
我欠太阳和月亮,他们轮流照耀我
不让我沦落黑暗,我欠春天
年年送给我温暖,我欠夏天
把天地都打开,让我飞,我欠秋天
她的花谢了,又拿出一地落叶
任我践踏,我欠冬天,无数老人死了
使我懂得生命,我欠陌生人
他实际上是另一个我
我们擦肩而过,他脸上的笑我从来不及珍惜

据说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爱的奇迹,我一直都不太相信,我也很难付诸于行动去爱自己,爱他人,越来越不理解爱是什么。

无地自容啊,此刻我看着我的鞋子,我的衣服,我身边的一件一件物件,随着诗人给我的那份心,我真的欠这个世界太多太多。

很难相信,我们的诗歌总在寻找华丽和隐晦,总在想表达一种伤感和无奈,都是这个时代的错嘛,都是这个物欲横流的代价嘛。

我距离诗歌越来越远,趁着这个傍晚时分,我又翻起手边的一本诗集。

远方的诗人,你还好嘛,你还有药物镇压那种疾病嘛,我知道它在一步一步地侵蚀着你的躯体,多少年过去了,你的消息越来越少,就连网络上都查不到了。

那一个痛苦的人啊,
那一个充满爱的人啊,
那一个灵魂的智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