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周迅版屠呦呦,演活了女科学家对科研的执着及对家人的亏欠

《功勋》中周迅扮演的屠呦呦单元讲述了屠呦呦一生致力于青蒿素研发的故事。

可能所有的科研人员都有这样一个特征:不通人情世故,专注于自己的科研领域

前面的氢弹之父于敏是这样,屠呦呦也是这样。

于敏是在相亲的路上都在不停地心算,以至于耽误了相亲时间;屠呦呦走路都不看路,一心想着她的研究项目。

和于敏一样,屠呦呦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作为科研人员,当他们把一生的心血都扑在事业上的时候,他们对家庭,对伴侣,对孩子都是缺乏照顾的。

好在他们都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伙伴,最忠诚的伴侣,能够全力地支持他们的科研工作。

男人能够一直支持妻子的事业在那个年代很难得

作为屠呦呦的丈夫,李廷钊是个好男人。

作为那个时代的男人,他能够一心支持妻子的事业,这是非常难得的。

在五六十年代,几乎绝大部分的家庭都是男主外,女主内。

观察一下我们身边那个年代出生的男人,很少有不大男子主义的,而能够支持妻子的事业的男人更是难得。

剧中有一幕很好地展现了屠呦呦和丈夫李廷钊的相处模式。

屠呦呦很忙,她经常下班后在家里埋头工作。

李廷钊拿个小本子,跟她说:给我五分钟,开个会。

李廷钊因为工作原因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家,临走前,他对屠呦呦事无巨细地交代了很多,都写在一个小本子上:

咱俩结婚以后啊,这个家都是由我来管,从现在开始,暂时交给你来管家。

这个很重要,一定要看好,我把家里面的东西放在哪里,包括怎么用都放在里面了,包括每个月的开销。

你看着啊,好比每个月发了工资,月初的时候记得给爸妈寄钱,小敏的幼儿园费用,公共汽车的月票,水电费,还有买米买面。

屠呦呦打断丈夫说:每个月都要买吗?

李廷钊只好说:

这项算了,买了你也没工夫做,我把这项给你划了。

家里啊,我备了一些挂面,你万一肚子饿,你就自己煮来吃。咱们的购货本每个月能买一斤鸡蛋,这个很重要,你记得买。还有你发工资的时候,你就先到你们单位食堂,把饭票给买了,要不然我怕你月中就没饭钱了。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这是我的小宝盒,咱俩这个月的工资啊,上面的开销花了一些,还有 给小敏买了一套新衣服,一双鞋,用了一点布票,还剩65块7毛,我去五七干校花不了什么钱,我带二十块钱过去,剩下的放在这个位置,这就是刚说说的那个购货本,粮票,布票,油票还有肉票,都放在里面了。来,这个很重要,这个是咱们家的活期存折,钱呢不多,但是应急用肯定是够的,这个你放好啊。

李廷钊要去外地了,临走不放心妻子,特意交代了屠呦呦一些事情,给她记了一些生活中的各项事项,还交给一个盒子,放着生活所需的油粮布票和存折。

两人之间没有什么爱的誓言,有的是生活中一点一滴的关心和对对方一个人生活的各种不放心。

从剧中的这个细节,我们也可以得知,在家里,一切事务都是李廷钊在打理,吃穿住行,屠呦呦几乎从不操心,她可以全力以赴研发抗疟疾药物。

周迅的三次落泪,演活了一个女科学在学术上的执着和对家人的亏欠

剧中屠呦呦有三次无声的落泪,不得不说周迅对情感的层层推进把握得很好,没有很用力,就把那种感情传递给观众,让人破防。

第一次是屠呦呦去四川收集民间药方,父母在半个月前就给她写信,要带着她的小女儿小军来屠呦呦家住上一段时间。

可是当父母带着孩子来找屠呦呦的时候,屠呦呦已经出发了,丈夫也在外地学习,父母扑了个空。

而屠呦呦直到从四川回来,才想起父母的来信,她一边读信,一边看着家里被收拾得整整齐齐,桌上还放着父亲给她带的点心。

看完信,屠呦呦摘下眼镜,湿了眼眶,然后就继续吃着点心工作,直到困到伏案睡着。

第二次是屠呦呦的研发好不容易有了点进展,实验室起火,把所有设备和数据资料都烧没了。

作为研究项目的组长,屠呦呦内心比谁都难过,但是她不能崩溃,组员们都哭了,屠呦呦也想哭,话都说不完整,只能哽咽了一会平复心情后,从新开始建设实验室。

第三次是屠呦呦在昏暗灯光下接女儿小敏回家,女儿说已经一百六十多天没有见到妈妈了,同学们都说她的妈妈不是好妈妈,因此小敏和同学打架了。

听完女儿的话,屠呦呦很自责,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妈妈。

这三次的情绪爆发都很含蓄,没有大张大扬,有的只是情绪的慢慢释放,让人看到一个女科学家对学术的执着和对家人的亏欠。

屠呦呦和丈夫李廷钊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小敏带在身边,因为没有时间带孩子,小敏读的是全托学校。

小女儿小军是屠呦呦父母带着,很少和屠呦呦夫妻见面。

有一次趁着出差的机会,屠呦呦去看父母和小女儿,孩子都已经不认识她了。

她给孩子千挑万选了一双鞋,孩子穿上后说不舒服,原来两只鞋子都是右脚的。

好在父母和孩子都理解自己的工作,父亲对屠呦呦说:我的女儿是干大事的,鞋子选错了没关系。

当然,在事业上,屠呦呦最重要的支持还是来自于丈夫。

当李廷钊得知屠呦呦提取的青蒿素要做人体临床的时候,李廷钊毫不犹豫地去试药。

屠呦呦问过李廷钊:你为什么要娶我?

李廷钊说:为了做你的小白鼠啊。

这才是最浪漫至极的情话,李廷钊知道屠呦呦的身体不好,他希望自己能够代替妻子去试药,这是对妻子极大的爱,也是对妻子事业的全力支持。

屠呦呦几次遭遇研发瓶颈,给丈夫写信:

廷钊,来海南已经一百多天了,每天面对大量的疟疾患者,试药结果却并不理想,令人寝食难安,一切都要从头做起了。难,我不怕,但最困扰我的是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屠呦呦能够坚持下来,除了有坚定的信仰和对学术的执着,更难能可贵的就是丈夫的支持。

看完《功勋》的几个单元,发现那个时代的爱情真的很平实又很动人,从于敏和孙玉芹,到张富清和孙玉兰,孙家栋和魏素萍,他们那个时代的爱情就是从前车马慢,一人只够爱一人。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