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痛楚叫思念

实现自我,就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一个人实现自我的时候,也要先舍得许多东西。当我离开故乡八百里,做着喜爱的工作的时候,就只能先放弃和父母、女儿共享天伦的欢乐。像俗话说的:心尖向下长。对父母之恩,永远感激不尽,但也只是偶尔轻描淡写的闪念,从没有像想念女儿一样,让我泪流满面。

工作的时候忙忙碌碌,会掩盖许多的思念。真正的思念的时候,都是在梦中,看到、听到或是感受到了梦幻中的女儿,就不能控制自己了。然而,我却不能哭,甚至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怕这样会让爱人更想女儿的,还有个牵强的理由,因为我是男人,男人需要坚强、男人需要扛……

第一次强烈的感觉来自梦中,只是梦到了一只小狗,是只雪白的小哈吧狗,被一条粗重的锁链锁着,囚在一个又小又冷的小笼子里。我走向她的时候,她眼巴巴的看着我。我顿住了,我突然发现,这哪里是只小狗,这分明是我女儿的眼神,我听见,她说:爸爸,我要吃骨头……

我一下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哭了许久,比自己梦见了跌入了万丈深渊还痛苦,泪水打湿了大片的枕头。而我,几乎不能把这个梦完整的讲给爱人听,每次刚开始就无论如何也讲不下去了。

恰好第二天公司年会,我的爱人参加游戏的时候得到了一只毛公仔的小狗,几乎和我梦中的一模一样。让我几乎不敢正视,我怕自己会哭。

终于,一天,独自在租的房子里,面对着玩具狗的时候,我实在控制不住了,把小狗抱在自己的怀里,喃喃的说:“女儿,爸爸想你……爸爸给你买骨头吃……”然后嗓子就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泪似滂沱。

还有这次出差并不顺利。坐火车回来的时候,恰好火车上有个小女孩,和我的小女儿年龄相仿,看上去,也是很淘气,两腿膝盖都磕破了……

我平均每一、两个月才能回一次家,每次回家都希望自己一刻不停的陪着女儿玩,可每次在临走之前,都会一眼照看不到,让淘气的女儿受伤。

五一回家的时候,女儿从滑梯倒着上,结果不小心滑下来,牙把下嘴唇咬破了。让我着实心痛,回到工作的地方,担心了好些日子,自己的嘴唇也愁的得了溃疡。

六一回家的时候,陪女儿玩遥控汽车,我用小汽车追她,她就跑。天刚擦黑的时候,她慌不择路,一下就撞到了一个大铁柱上,“当”的一声,额头上又撞出了个大包……

蒙胧中,我听到女儿喊:爸爸,你陪我玩啊。我就想喊:唉,爸爸来了,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一急就醒了,发现自己还在火车上,刚才听到的就是昨夜和我一起上车的小女孩在喊她的爸爸……

看看阴雨连绵的路程,大概再向北一点儿就是故乡,那个贫瘠的故乡,有我最最可爱女儿的故乡。

我泪流满面的这下这篇文的时候,那个小女孩爬到卧铺上来玩,看到我哭了,她问我:叔叔你怎么这么不坚强啊?

我笑着看她,说:你长的真可爱。叔叔想叔叔的女儿啦,她和你一样漂亮。

她奇怪的看着我,听不懂我说什么。

人生的最高境界真的是实现自我吗?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越来越想我的女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