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渐渐老去时,还想做一个文艺青年。

时光荏苒,我与他再见已经是五六年后的事情。

还仍然清晰记得上次分别的场景,他酒后茬架被公安带走。而我则是在去做笔录时匆忙撇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似乎是在告诉我自己无所谓的。

近来老炮儿上映,特意去看了一眼,让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他。

我有差不多近一年的时间没了他的消息,只是知道那次茬架影响特别恶劣,他也面临牢狱之灾,索性便远离了他,不再去关乎他的生死前途。放在以前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因为我了解他,一个十足的文艺青年。鉴于对文字的喜爱,我经常看他写的文字。他的文字里隐隐透露着对社会的不满却又给人豁达的感觉。

联系最密切的时候还是大学时代,那会儿在网上经常讨论电影、小说等等一切关于文艺的东西。他从来不看国产片子,也不看什么动作、科幻之类的大片,只看剧情片。按他当时的话,动作、科幻之类的片子毒害心灵。

那些年我是挺佩服他的。 佩服的理由或许很简单,只因为他是个另类,另类里他又是那么鹤立鸡群。在他桀骜不驯的性格下透露着一股坚定的眼神。

他很安静,安静到快要大学毕业还没有女朋友。然而他也很疯狂,这些双面性的东西我都看在眼里。

茬架事件过去后我似乎遗忘了这个人,也没想过再与他有什么往来。后来听说他没有被判刑,家里拿了几个钱给私聊了。在得知这个消息时自己心里的那块莫名的包袱也放了下来。想来想去,他不应该命中多折。即便如此我也没主动联系过他,后来的几年只是通过别人口中时常听到有关他的各种信息。

我以前也是个爱喝酒的人,所以每当听到他喝酒出了什么差错时总是在心里默默地选择理解。后来相见,从别人口中得来的一切消息都得到了验证。我承认我不再欣赏他,因为他退步了,而且以前有的那些让我羡慕的感觉都没有了。

那是一个灰蒙蒙的下午,我带着耳机在大街上毫无目的地瞎逛。 他与我擦肩而过,我闻到一股让人干恶的酒味,我转过身看到他渐渐远去的身影晃晃悠悠,想必一定是个醉汉。在我回过头的一瞬间他也回头......

我执意送他回家但他却非要跟我叙叙旧,在去饭馆的路上我已经察觉到他肯定喝大了,说话口齿不清却又显得格外亢奋。我知道他是个酒后变样的人,再加上我本身已经开始远离酒精这种东西所以就格外排斥在这样的情形下与他相聚。我最终答应他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对于他变成了怎样一个人的好奇心驱使了自己。

虽然五六年的光景,但在他身上的沧桑感似乎无法再用时间来衡量。我怎么也想不出来曾经的那个文艺范浓重的青年如今变得这么低俗,虽然他说话内容还是很有意思,但感觉已经不在了。

一杯酒下肚他便开始话多了起来。他说他现在工作没了,女友跑了,跟父母关系很紧张,总之一切都是凄惨状。对于他的遭遇我很同情,可毕竟他是在自甘堕落。我问他文章还写吗,他说那只是年轻时装B玩的,一年写不出一千字,写东西也只是抱怨,所以早就扔了那个爱好。

他说他酗酒五六年了,他知道自己毁在了酒精这个东西上。我反问他知道原因为什么不改,他回答很干脆而且很真实。他说自己自控力差,酒后抱怨会随时爆发,滥交朋友......总之他对自己的评价很低。他说我理解不了他的难言,我没反驳他,其实我完全懂。

他说他想改变自己已经好些年了,可过去的混蛋事是连着现在的,不是说你改就能实现的。

临走时我买了盒烟陪他抽了一支,看到他醉醺醺的样子十分同情也十分厌恶,我没有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他,因为我知道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后来我收到了一封他的电子邮件,文采依旧。

渐渐我懂了,每人的路不一样,所以没有任何理由去评判他人。尽管他在别人心中很廉价,但我现在反而觉得自己连同情他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的真实依然在。遭遇不同,现状定会千差万差。他依旧是一个文艺青年,只是变成了渐渐老去的文艺青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