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相爱,光年之外(二)

96
藉寞
2017.10.26 20:06* 字数 1119

丽莎把端阳带到了实验室顶层的一间小套间,套间里的环境让端阳很是亲切,是智能家居。智能家居端阳并不陌生,毕竟在他出生的年代,人们已经习惯了智能家居的便捷。出门是无人驾驶的车辆,回家是已经遥控设置好的空调温度和做好的饭菜,工作也非常轻松,端阳的工作就是在工厂监测智能机械的运行情况,说是监测,其实就是无所事事,这些机械的精确性非常高,误差几率早已降到百万分之一。大多数工作岗位都已经被人工智能所代替,饭店服务员,保姆,流水线上的工人,人工智能远比人类做的好的多,又不感觉累,可以一直保持工作的热情。好在从端阳的太爷爷那一代,人们都不太愿意生孩子了,导致人口一度锐减,没有那么多人等待就业岗位。相反,政府为了保证人口数量不得不利用体外生殖技术将优选出的精子和卵子在体外进行受精,并且在体外进行妊娠。端阳就是这样一个孩子,他的父母亲并不是他生物学上的父母,只是政府指定对他负有抚养义务的父母。因此,也不难想象,端阳并没有体验过所谓的亲情,他和父母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一种相敬如宾的感觉,父母将他抚养到十八岁就迫不及待的赶他出门了,对于一个并不想要孩子的家庭,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端阳回过神的时候,丽莎已经出去了,临走时似乎对他说,让他好好休息。端阳此时仍然觉得丽莎对自己有着神奇的吸引力,不过较初见时相比,他已经可以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以避免再出现窘态。熟悉的环境让他一直绷紧的神经得到了放松,他竟然一下子就睡着了。

端阳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自己漂浮在一个银色的世界,没有陆地,也没有山川河流,甚至也没有人。偶尔从他身边快速闪过一个个光点,不知为什么,他觉得那些光点是有生命的个体。他看见这个世界纵横交错的轨道,似乎还有他来时乘坐的列车在上面飞驰。他似乎还看见一个银色球状的建筑,漂浮在空中,好像一个气泡。

“是给药剂量的问题吗?”“不清楚,毕竟是首次应用到地球生物上,剂量还需要摸索。”恍惚间端阳听见有人在他耳边交谈,他想看看是谁,却无法醒来,好像被什么困在了梦里,无法挣脱。

端阳再次醒来的时候才注意到窗外并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光是冷冷的,但似乎从未熄灭过。他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感觉手臂有些疼痛,仔细一看,竟是密密的针孔。端阳并不觉得这是他们为了抢救自己留下的,他觉得应该去找丽莎问个清楚。

当他走下楼的时候,发现楼里没有人,没有丽莎,没有高大男子,没有任何人。他突然有些慌张,试着大声叫丽萨的名字,叫了几声,丽莎从某个他刚才从未注意的房间走出来了。端阳的心微微放下了一些,但不知怎么,他总觉得今天的丽莎和昨天有哪里不太一样,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他并没有仔细想下去,因为那种对丽莎的奇怪感觉又一次使他不受自己控制了。他已经忘了针孔的事情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