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如浮图(5)— “准”好演员

上一章:几年以前

栾君饰演《艾菲·布里斯特》里面的女主角艾菲。

美丽纯情的艾菲,出生于普鲁士容克的贵族家庭,她17岁那年,由父母做主,嫁给了来他们家做客的40岁的殷士台顿男爵,他是凯幸县县长,身材高大健康,也是她母亲的旧情人。艾菲愿意跟这样一个生气勃勃的男人结婚。

婚后艾菲跟殷士台顿来到海滨城市凯辛定居,年轻热情的艾菲生性好动,喜欢玩乐,而40岁的殷士台顿则一心想往上爬,整日待在县长办公室里。日久艾菲渐感寂寞无聊,县长公馆阴森而古老,公馆后面的空地上有一个中国人的坟墓,晚上艾菲总会做梦梦到那穿着长衫的中国人跑出来挽着一个女子跳舞,这梦常常吓得艾菲无法入睡,艾菲想卖掉房子,她的丈夫殷士台顿不同意。

不久艾菲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安妮。到那时她认识了丈夫的好友少校克拉姆巴斯,两人经常一起出完,并发生了关系。

六年以后,殷士台顿男爵偶然发现了此事,为了自己的名誉,他与克拉姆巴斯决斗,结果克拉姆巴斯被打死,艾菲被迫离婚,女儿也离开了她。她和忠实的女仆罗丝塔孤零零的在柏林居住,最后,她身患重病,父母才让她回去,不久,年轻的艾菲郁郁而死。

......

在栾君大学期间,我曾多次看她表演,有一次她饰演鲁迅的祥林嫂,身着破烂的衣服,拄着拐棍,在舞台上一幅楚楚可怜而滑稽的样子;还有一次她饰演《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本来演的好好的,却突然搞怪起来,跳起了韩国舞蹈‘Nobody,’差点没把她的指导老师给气死......

栾君是一个准好演员,我总是这样说她,‘准’好演员。

她就说,“你等着,总有一日,总有一日你会看到各大电影院都在放映我出演的电影。”我就笑。她的确是一个好演员,她总是能把每个角色阐释的栩栩如生,只是,她依然太年轻,有时候并不能完全融入角色里面;或者,融入的太过,显得过于夸张了。

她也很勤奋——除了因为几次恋爱而稍稍耽误了她一些功夫以外,大部分时间她都勤奋地练习表演。有一次她为了塑型,整晚的画舞蹈或者训练用的身体样式,本子上一个一个的小人,摆着不同的动作,很是有趣。

她给我拿来在柏林演出时录制的CD,话剧的最后,导演特地安排人把她放到一堆‘长矛’堆成的海洋里,她披散着头发,用愤恨的德语哭诉着艾菲的忧伤,艾菲的委屈。我先是失望,觉得那剧情被渲染的太过夸张,之后才发现,其实演的不错,所有的演员都尽心出演,不像大学时候,都假正经的漫不经心的演着。当艾菲最后在长矛的海洋中无力地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镜头被拉近,我能清楚的看到从栾君的眼角流出了热泪。我知道,她辛苦了这么多年,在舞台上演着别人,心里一定是累了。

而我又何尝不累,总是看着听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眼泪。

几年以前,我陪她去北京玩,路过中央戏剧学院的时候,她很是伤心地跟我说,“真后悔,竟然没有到皇城来。”我安慰她道,“罢了,在哪还不都一样吗。”

说那话的时候我是嫉妒她的——我嫉妒她美丽的外表,嫉妒她的专业,嫉妒她的表演,嫉妒她每次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观众还没有停下的掌声。

我从小也有学表演的愿望,只是在我父母看来,那些学美术和学表演的人,都是学习不好,没有出路,没有选择的选择罢了,小的时候还不能明辨父母的是非,糊里糊涂就听从着他们的安排。我便遵从父母的意志,踏踏实实学习。骨子里却觉得那些踏踏实实学习的人,正在慢慢向迂腐不堪的深渊滑落。不过这种嫉妒,在我意识到它的不可能性之后,就挥发消失了。

那时正好赶上中央戏剧学院有学生演出,我便陪着她买了票,挤入人群当中,最后在剧院大厅靠角落的地方找到唯一的两个连在一起的空位,坐下。

那是她第一次真正以观众的身份去看同她一样年龄,在舞台上播弄青春的人,眼睛里露出一种诧异的神情,说道,“原来,戏就是戏啊——戏如浮图。”

后来演出结束,观众早已散去,她久久不愿离开。舞台上工作人员开始撤掉舞台布景,继而摆在舞台前面的箱灯也被撤掉,灰尘纷纷扬扬落下,类似一个人,飘零一生,想远离所谓的人生,却舍不得自己的性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郭建军 一段情谊的开始,便是生命中注定的缘分。不然,茫茫人海为什么偏偏让我遇到你,才有了彼此的心情,就那么守...
    9胤祥9阅读 108评论 0 8
  • 文/杂货铺的造雨人 思念,是一场孤独的旅行 无尽星空, 每一颗忽闪忽灭的星辰, 都如旅人在流浪 有的人,很...
    杂货铺的造雨人阅读 1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