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助推辩护:基本难题与回应

1字数 1392阅读 278

默认双面打印能够大幅降低打印机的纸张消耗;把菜盘放在眼睛的高度可以提高学生吃蔬菜的比例。这种技巧叫做「助推」(nudge) ——透过简单的设计与安排,就能改变使用者的选择。提出助推理念的两位学者,近年分别拿下国际重要大奖:Cass Sunstein 获颁 2018 年的 Holberg Prize,而 Richard Thaler 拿下 2017 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即便如此,助推的反对者仍然很多,而且各有理由。

最直接的反对,认定「助推就是操弄(manipulation)」。由于很多时候助推必须「隐藏起来」才能发挥作用,因此更坐实了「不透明性」这种用来辨认操弄的特征。问题是,我们能找到没有任何操弄的地方吗?Sunstein 说:没有。人类选择势必受到社会环境所影响,而且无法脱离社会环境而生存,「无论这个环境是来自设计者的精心设计或『看不见的手』,这个论点都成立(注)」。事实上,就连自然也会操弄人类,例如温暖但不过热的天气的确会使人们的行为举止比较友善。

另一种反对声音,则指「助推毫无教育意义」——人们虽然做出正确选择,但这是「被设计的」,他们什么是非对错都没学到。Sunstein 认为,如果希望人们学习,那就设计能够促进思考的助推,而不是抛弃助推理念。「钥匙时刻」(Keymoment)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是一个挂在墙上的钥匙盒,左边挂着自行车钥匙,右边则挂着汽车钥匙;当你要出门时拿起左边钥匙,不会发生任何事,但如果你拿的是右边钥匙,「钥匙时刻」会立刻把自行车钥匙「丢」到地上。

「你大可把钥匙捡起来、挂回去,然后开车出门——或者,你可以趁这个时候想一下开车和骑车,到底哪个对你的健康和环境比较好」,设计者如是说,并称这是一种「阻碍美学」(aesthetic of friction),藉由打破人们的日常习惯来鼓励反思。Keymoment 一语双关,既是钥匙时刻,也是关键时刻。事实上,这种助推设计跟先前提到的劝服科技没有太大差别,通常也被助推的反对者所接受。不过,反对者似乎很少注意到,即使采用这种「促进主动选择」的助推,他们所捍卫的「使用者自由」仍然受到损害——使用者失去了「选择不做选择」(choosing not to choose )的自由

自由,仍然是助推必须面对最强也最常的指控。为了降低这种疑虑,Sunstein 把对使用者行为的干扰做了两种划分:第一个划分是干扰的程度,分为柔性与硬性;第二个划分是干扰的对象,分为手段与目的。这两组划分形成四个组合:柔性干扰手段、硬性干扰手段、柔性干扰目的、硬性干扰目的。Sunstein 说,只有第一个才是他和 Thaler 所提倡的助推——用柔性的方式干扰人们的手段

干扰对象的划分,其实和劝服科技的伦理守则如出一辙:不干扰使用者的目的。Sunstein 常常用 GPS 来比喻助推——GPS 提供最快或最短的路把你导到你想去的地方,助推也是。这正是助推原书的副标题何以订为 Improving Decisions about Health, Wealth, and Happiness,因为几乎没有人会否认健康、财富、幸福是就在人生目标的清单上。

但是,人们难免偶尔想大吃零食,或者连看五小时电视。助推并不完全禁止人们放纵,否则助推就会变成猛推(shove)。这正是干扰程度必须「柔性」的原因—— 人们退出助推的成本应该要低。把菜盘放在眼睛的高度,这是助推,但如果只摆菜盘并把薯条全部收走,那就不是助推了。

助推引发的担忧降低了吗?是的。但反对者都满意吗?不一定。对助推最强烈的批评,实际上并非针对助推本身,而是助推所代表的行动——他人(政府、设计者、工程师…)对大众行为的干扰与介入。这些批评直指助推背后的(政治)哲学:自由家长主义(libertarian paternalism)

自由家长主义的问题何在?它真的令人担心吗?下篇文章将仔细讨论与回应这个问题。

注释:
Sunstein, C. (2014). Why Nudge?: The Politics of Libertarian Paternalism .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 本文(不含图片)刊登于台湾《週刊编集》第 13 期,2018.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