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故事

  人生两苦,求不得,放不下。

  

  下面这个故事我写过很多次,都丢失了。

  

  在我很多年前写过一个稻草人的故事,自己在大学期间很喜欢稻草人这个意向和名词,我喜欢它呆呆傻傻的模样,他不能动,是乡村阿姨阿伯为了吓唬那些贪吃稻谷的鸟儿而架起来的工具。

  

  我觉得前半生的大多数日子我和稻草人没什么两样,被人扶着长大,让我总是静静的待在一个地方,不动。我喜欢那样。一直以来,我害怕移动,因为分离就是一个人的先动起来才能离开。

  

  在稻草人的意象里,有我至亲的人,有我对未来爱情的想象,有我看到人离开的方向,对于一个孩子,离别的痛苦真的是非常撕裂,分离带来的绝望和焦虑真是铭心刻骨般一点一滴刻在心上,至死难忘。

  

  在这个故事里,我希望营造一个旷野,金黄的土地里,金黄的稻谷,金黄的稻草人,伴随着属于它的梦中小情人,茉莉仙子流浪的生涯不得已长大,小小的稻草人汪汪的泪眼在寻找,我很喜欢一个流浪,一个寻找的故事,可能在我生命中我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一边流浪一遍寻找的人吧。

  

  一故事的开始

  

  东山群星闪耀的一个夜晚,颗颗点点萤火虫打着小小的灯笼,一点晕黄的光团在夏天的肩头游荡。漆黑深远夜空天上的星光与地上的“灯光”相互滴滴答答……

  

  东山什么都不多,就是遍地的山风笼罩着丛林,漫步般野花行进在东山的山林,翻过了东山的西侧,就是一年四季忙碌的乡野村夫种植的满世界的稻谷。

  

  一到收获季节,满西山的金黄,满西山的麻雀,满西山的鸟飞,满西山的鸟粪。人类的智慧与麻雀的游击战开始了对金黄稻谷的攻坚战。

  

  喜欢演戏的人们发明了驱赶麻雀的替代品,一种伪装成人类模样的稻草人应运而生。

  

  蠢笨的麻雀歪着脖子,只漏出一只黑色的眼睛瞅着奇怪的稻草人,没看出它发出什么声音,最后,一跃而起,扑腾着翅膀,飞过稻草人的草帽,顺便排泄一下早晨的废物。

  

  所以,为了报复不能吃到稻谷,麻雀不约而同的都把排泄物洒向稻草人的身上。

  

  独木支撑的稻草人,在平地而起的一座座稻草房子后面,在后面一点渐渐失去了价值,人类总是常常遗忘的动物,总是遗弃一些不要的东西。稻草堆满了东山的西山坡。田野里的稻草人有的渐渐被风吹到,有的被雨推到,有的肢解在人们怀里。还未觉醒就已经狼狈的离开他们自己曾经诞生的地方。

  

  在距离较远的东山西山坡脚下,幸存一个孤零零的稻草人,它是幸运的,因为他是唯一一个鸟粪最多的稻草人,在他的周围就是麻雀家族们集体的公共厕所。

  

  幸运中有不幸的气味,不幸中有幸运的留下。

  

  经过一个夏天的自动雨水冲洗,雷声震荡,稻草人在一个夏天的夜晚,觉醒了。

  

  睁开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萤火虫打着灯光,尾巴还一翘一翘的。

  

  “你好,小星星。刚从天上飞下来吗?”

  

  “嘟嘟,说谁呢,爷爷我是萤火虫,草帽小子不懂礼貌”。

  

  “(⊙o⊙)…是,可是……”。

  

  “爷爷我生命中今晚最后一次巡逻,点亮自己,照亮黑夜和别人说的就是爷爷我。有没有同情心,你,不会就是那个鸟粪稻草人吧!走啦,河边洗手。”

  

  稻草人挥舞着停在空中的手臂,刚张开的嘴,变成了龇牙咧嘴,稻草人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稻草喃喃道:“夏天洗澡了,我……”看着萤火虫飞远的身影,稻草人的争辩声音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稻草人觉醒的第一个初夜就这样冷冷的收场了。

  

  还有很多开场白在他心里为说出口就胎死腹中了。

  

  还有……那又怎样,没有听众,开场白还是要说的,ta看着夜空漫天飞舞的晕黄风光,点点滴滴的灯像流动的舞。

  

  用手整理一下草帽,压低破锣嗓子声音,自言自语唱道:

  

  沉睡未醒来夜,谁依我以衣裳

  

  你给了我斗笠,何不送我斗篷

  

  许我停泊山下,怎无心怀人儿

  

  哩哩哩啦啦啦,满腹悲伤心话

  

  在一个美好的夏天夜晚,晚风轻吹,繁星点点,游荡的一抹抹灯点缀在林间的风,这不合时宜的开场白诗朗诵打碎了这一切。

  

  此起彼伏的谩骂声滚滚而来:

  

  “爷爷归西谁在鬼哭!”

  

  “嗷呜,你大爷的,赏月观星的兴致……没了”

  

  “叽叽喳喳,稻谷,盗谷,谷谷,没啦”

  

  …………稻草人捂着嘴巴,转动眼睛,隐藏在漆黑的夜色中沉默不语,但是还是没忍住,出来一阵放肆的大笑声。那笑声尾随着萤火虫长长的灯阵。

  

  “哩哩哩啦啦啦,哈哈哈……”

  

  二故事从不期而遇开始

  

  在折叠的时间里,遇见了你,时间刚刚好,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可是对的时间对的人就是错过了。人生的最大遗憾的一句话就是:“我会记得你。”

  

  多年后,稻草人每每回忆起“我会记得你”,都会想起她说的另一句“我恨你,恨你,恨你……”。

  

  说出这些话都是出自同一个,他心中的她,也只是心中的她。回忆中的她。

  

  茉莉。一个长得花一样的天使,因为她本身就是花,一朵魅力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这是隐藏在稻草人心理最深处的名字,这名字沉没在他的心海最黑暗的地方,那里永世不可以被海水翻起,永远不会暴露在这世上被风吹、被雨淋。

  

  他从未对任何人提起,他怕这名字再也不属于他,他怕就连最后的这几个字也会想她一样飘散而去。

  

  茉莉。一个名字都自带温柔的女子。稻草人的人生打见她的第一眼就被惊艳了,稻草人当时觉得:那一年的阳光都没有见她一样灿烂,一抹白,就是一生的记忆。

  

  唯一的遗憾就是稻草人没有脚,不能跑过去拥抱他,当然,他也不敢亵渎这份干净。梦一般不现实的场景。“这就是发生一见钟情吗?”稻草人再见到茉莉的那一刻,脑海里自动的浮现出这句话。

  

  现实却是茉莉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他。

  

  茉莉是被东山的风吹过来的一粒花种,冥冥之中她不知道命运会安排怎样的一场相遇,又会为她量身定做怎样的一段人生。

  

  东山的稻谷之争一人类的胜利告终,麻雀们准备将游击盗谷战术世代相传。萤火虫朝生暮死的宿命依然每天继续,稻草人来到这个世界度过了炎炎烈日的夏天,在夏天的傍晚,他无意之间恋爱了,虽然没有听众,只有他一个在那自言自语。他兴奋地告诉自己遇到了一位仙子。

  

  东山的西侧渐渐被人类占据,但是东山的东侧确实人类的禁区。

  

  茉莉就是从禁区深处被风吹过来的一粒种子。

  

  神秘的东山东侧究竟拥有什么,大家都只是向往,而不敢深入。

  

  关于东山的神秘东侧,萤火虫老爷爷曾经笑话稻草人,“你稻草人腿都没长,即使是异想天开应该想些实际的。比如点亮自己,照亮别人等等,生命真的太短暂,短的就像我们萤火虫爹妈的孩子一出生,有时候名字还没想好,孩子就死了。总之,发光最重要……”

  

  稻草人想着自己一身的稻草问道:“确定要这么做吗?点亮自己,我发光一次可能东山都被点着了。”

  

  听到稻草人的答话,朽木不可雕,蠢人不可与之言道,萤火虫老爷爷当场提出要河边洗手。

  

  稻草人不得已使出杀手锏要朗诵诗歌老爷爷才作罢。互相伤害吗?谁不会。稻草人与萤火虫同一时间安慰自己道。

  

  谁也不知道东山西侧脚下何时飘来这样一粒种子,落地生根,在稻草人面前不远的地方停留了下来。

  

  从一开始的露出嫩芽,绿绿的,鲜活的。

  

  稻草人在紫色的清晨迎来迷蒙日出,突然感觉眼前不知何时多了这样嫩绿色的小草,对于一个长久旅行寂寞漫漫长途中遇到和你一样的过客,这种相遇的惊喜心情正是稻草人看到眼前茉莉绿叶的心情写照。

  

  它太小,太脆弱。不足一根稻草长,一点雨水都可以把它浇灭。

  

  对于稻草人来说,眼前,应该应该做点什么,他瞅瞅周围,屏住呼吸,像触摸火苗般小心翼翼的慢慢伸出手,张开双手为眼前的“小草”挡住点什么。

  

  雨季来了。

  

  细如丝线的毛毛雨抽打着稻草的刷刷声,稻草人努力的弯折身子把自己变作一把伞,但是,那细小的绿叶挣扎要喝到雨水。因为她太渴了。

  

  小绿叶挣脱头上的遮挡,稻草人哪能顾忌这么多,不能淋雨会感冒,会生病,它还那么小。于是,追着绿叶弯曲的身子,不让雨滴低落到她头上。

  

  稻草人觉得忽然找到了自己活在这里的意义。开始自言自语:“日晒,风吹,雨林,雪打。这些她都不能经历。”

  

  听着稻草人的自言自语,小茉莉当场想死的心都有了,“天啊,哪里来的傻瓜竟然这么黑心阻挡我成长,我们究竟有多大仇,非要置我于死地……。

  

  幸运的是,稻草人的稻草是漏水的,水滴从稻草缝隙中遗落下来,濒临渴死的茉莉不在从泥土里榨取水分,终于喝到水了。

  

  她对眼前的稻草人彻底无语了,除了暗自在心里咒骂他,也拿他没什么法子。

  

  等到茉莉会开口说话,因为这件事情不带脏字的骂了稻草人三天三夜。稻草人委屈的立在一旁,心里乐开了花,因为,茉莉对自己说了这么多话,她的声音总是那么好听,微微生气的样子也是可爱,

    

  夏季,傍晚,野兔在田野间肆无忌惮的奔跑,几乎啃光了地上野草的小兔子们,偶尔间发现了茉莉花。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美食更诱惑他们的呢。于是成群结队的兔子呼朋唤友,也来了几十只兔子。他们兴高采烈地奔向稻草人身边的那个娇艳的绿叶,听到奔腾的脚步声和欢呼声,稻草人从睡意朦胧中惊醒过来。一睁眼看到黑的白的花花绿绿的兔子,成群结队的跑过来。直到看到他们,,看着茉莉花瓣和绿绿的叶子,边跑边流出口水。他一下子明白过来。“坏了,他们要吃掉……”

  

  稻草人使劲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小茉莉,看着,呲牙咧嘴的,兔子的,牙齿。从来没意识到生命,会变得如此脆弱和短暂。她近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稻草人在他身后使劲摇晃着自己的身体。发了疯似的摇晃。身上的稻草,开始从,胳膊上,肩上,腰上,纷纷扬扬的洒落一地。盖住了茉莉。

  

  兔子成群结队的兔子看到了稻草人。天生近视眼的兔子们,快要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有个人类模样的东西站在那里。根据他们的智商判断,这应该是个人类。而且,尽在眼前的茉莉被稻草掩盖,兔子们完全看不到,近视这毛病遗传,所有的兔子看到晃动厉害的稻草人一个一个的都急转弯,甩着尾巴,跑远了。

  比起眼前的食物和,自己的性命哪个更重要?这些兔子给出了答案。撒野的兔子来得快去得更快。地上溅起一簇簇烟尘做出的灰烟。

  

  小茉莉捂着双眼。听到兔子,奔跑的脚步声,呼吸急促,不敢睁开眼睛。过了不久,她听到,兔子的奔跑声音渐渐的远了。

  

  映入他眼帘的是啊,一地的稻草。兔子离开了。小茉莉回过身,转过头看的,身后的稻草。只见它瞪大红血丝眼睛,大口的喘着气。

  

  小兔子才忽然明白过来,原来是他,在帮助自己。

  

  小茉莉,开口,冲着他,微笑。“谢谢你!”。

  

  稻草人,永远忘不了的那一幕就是小茉莉,对她的微微一笑。在此后的无数个夜晚,他做梦都会梦到。他警告自己,永远不能忘。

  兔子尾巴短,舌头长,在稻草人身边看到茉莉花的事情一下子传了出去,对于食草的动物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事请,吃惯了土生土长的野草的动物们终于可以打打牙祭,换换口味了。

  于是成群结对的野兔,小刺猬,蜜蜂、蝴蝶,蚂蚱,牛虻数不胜数的物群跨年一样的的出发去看看这小茉莉。

  这对于食肉动物来说更是一场饕餮大宴,还有什么能比吃草动物成群结队的出现让他们开心的事情了。

  另一边,食肉动物门也出发了,有狼群,小狐狸们,黄鼠狼,等等,大家各自为营的集结队伍出发。

  这注定是一个不会平静的夜晚,浩瀚无垠的星空下,稻草人第一次与茉莉一同抬头看着星空,听着温柔如风的小茉莉轻轻的说着话,稻草人看着茉莉看着的星空,又注视着看星空的茉莉。

  如果你问稻草人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它此刻的回答就是,能陪在茉莉身边,听她说话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

  星空下,风中的野草努力伸张双臂和腰肢,沐浴在自然的梦幻里。

  稻草人不知道这是唯一一次与心中的小茉莉安静生活在山脚下,极大的危险慢慢逼近。

  天空最亮的一颗星突然闪烁剧烈,变作一颗流星从湛蓝的夜空滑下来,拖着长长的小尾巴,流星。

  稻草人挥舞着满是稻草的胳膊指着从天空滑下来的流星,大喊道:“快!流星!许愿!”

  小茉莉轻轻闭上眼睛绿叶两片并拢,稻草人看着茉莉那一低头闭眼的温柔,眼睛差些止不住泪水落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流泪。

  流星从天上笔直的落下来,电光冲着稻草人和茉莉而来,稻草人只觉得眼前突然亮如白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稻草人想都没想,伸开胳膊挡在了茉莉头顶。

  稻草人缓过神来看到茉莉头顶空中浮现出一个小蝴蝶,奇怪的是它像萤火虫一样身上也是发出着光,不过,萤火虫好光是淡黄色,而眼前的小蝴蝶却是如星光般璀璨。

  流星变成了一直小蝴蝶。让稻草人忍无可忍的是小蝴蝶正在用手触摸着茉莉的小脑袋,茉莉还是保持着刚才许愿的样子。

  “你是谁,放开她……你在干什么?”稻草人怒喊道。

  蝴蝶仿佛根本听不到稻草人的叫喊声,转过去头曲,只看了它一眼,稻草人就保持刚才问话的样子不动了。

  但是稻草人的眼睛还是能看到,稻草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捆绑住了一样动弹不得,它努力的挣扎着手臂,狠狠地瞪着眼前奇怪的蝴蝶。

  “我在帮他回复记忆和能力。大难临头都不知道,还有心情看夜景,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

  突然之间,左边的地面开始震动,叫喊声此起彼伏的传来,右边的地面更是震动的厉害,是不是的传出一声奇奇怪怪的叫声。黑压压的身影,闪闪烁烁的绿光像一盏盏幽冥火浮在树干之间。

  稻草人看着逐渐逼近的黑影,眼睛都已经要夺眶而出。

  (⊙o⊙)纳尼?兔子,蜜蜂,牛忙,蝴蝶,蚂蚱,狐狸,刺猬,狼,啊啊啊,这都是啥?为什么大家会都出自现在这,稻草人的脑子里充满了问号和不解。

  就在稻草人发愣的时间,茉莉睁开眼睛,身上发出和流星变成的蝴蝶一样的光芒,茉莉的身影渐渐从植物的身体里飞出来,点点的光晕飞到稻草人的眼前,他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意识到什么,看着化成精灵麽样的茉莉,说不话来。

  周围赶来的兔子们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远道而来的食肉动物们也看着眼前的这一团光晕,动物群中不知是谁喊出一句话:“她来自东山……”

  动物们你瞅着着我,我瞅着你,一秒钟的对视,轰的的一声大家议论纷纷的瞅着,一步步逼近稻草人身前。

  东山,那个神奇的地方,她竟然来自那里,这比吃到多少兔子还令人激动,所有的动物都知道那是深的国度般令他们向往。

  茉莉身边的发光蝴蝶从身上飞出一团光,流星般笼罩在所有动物身上,霎那间,所由赶来的动物都定格在地上,有的停在空中,翅膀还在挥动就一下子跌落到地上。

  稻草人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尽在咫尺的茉莉,说不出一句话。

  茉莉飞到稻草人耳边,只吐出三句话:“我走了……”

  蝴蝶转动着眼珠瞅了一眼稻草人,扭转过头去,牵起茉莉越飞越高,萤火虫般朝着东山飞走了。

  三 失落的羽衣

  黑暗。跌落。跌落无边无际的寂寞深渊。

  寂静。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寂静。

  空气中光阴阳光般流逝,谁也带不走一丝余辉那么少的光亮。

  茉莉走后的三天里,稻草人还保持着茉莉走势的姿势,所有的动物颓废发的低着头,沉默不语。大家竟然都没走。

  对于神奇之地的向往,已经让大家忘了什么是生物链,狼群的目光锁定稻草人,兔子的目光不在看着地上的草丫丫。大家对于东山的梦瞬间升起由瞬间破碎。

  还有什么比能去东山更令他们向往的情怀呢。

  心动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来,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刻。

  但是,有一个死了的立在地上,那就是稻草人,大家开始都围坐在稻草人身边,等他。

  等到夜幕刷满头顶,不管不顾的大家开始晃动他,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开口:

  “据我多年的经验,着傻小子,八成是中毒了……”

  “去你的吧,我看是被东山蝴蝶带走了灵魂……”

  “笨,有一种毒,大家都有,而且与生俱来……”

  “啥,是啥?你丫嘴里狼嘴里吐出狗牙……”

  “情。他动了情,所以中了情毒……”

  “你……”

  大家都低着头不说话,算是承认了这件事。

  “那怎么办?此毒无解。大家都想像办法。”

  “嘟嘟,嘟嘟,我知道……”

  大家齐刷刷的寻找说话的声音主人,原来是一直小小的萤火虫。

  

  嘟嘟,我太爷爷的太爷爷在世时告诉我,他有好朋友稻草人,就是傻站着这位,说他命中必有一次劫难,而且嘱托我一件东西,但是……”

  “但是什么……”种动物整齐问到。

  “我……我……忘了……”

  “啊!!!!!”

  “别打,别打……”

  “跟大家开个玩笑,嘟嘟,我太爷爷的太爷爷告诉我,在我们家族流传着一件东西,或许能帮助他。”

  “什么东西?”“挑重点说。”“你丫废话真多!”

  “都别插嘴!”狼群首领吼道。

  大家瞬间低头瞅着对方,责怪的眼神看出去,仿佛对面才是刚才哪个对嘴的人。

  萤火虫发出嘟嘟的声音,飞到稻草人耳朵里叽里咕噜不知道说了什么。

  稻草人直接满血复活。

  动了。活过来的瞬间大喊:“茉莉等我!”

  狼群组成方队,背上背着不鞥行走的稻草人,在萤火虫嘟嘟的带领下向着神秘的东西出发。

  大家心里都有同一个念头,或许,去东山的路在这傻小子身上。

  嘟嘟亮着屁股后面的那盏灯,真的是用光照亮别人,动物们怀揣着各自的想法一起帮助稻草人。

  嘟嘟带着大家走到一片荒萤之地。这里历代萤火虫最后葬身的地方。

  所欲死去的萤火虫都应经不在不在发光,枯萎死去的树干和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密密麻麻犹如天上的繁星,如丝带,如流动的银河在眼前横跨,飞舞,眼睛里除了光就是光晕。这里是光的海洋。

  素偶的动物们都止住了脚步,不在喧哗,不在挪动脚步,大家都明白这里对于萤火虫是什么地方,因为大家先祖死去时都有一个固定的场所。

  萤冢。

  稻草人暂时忘记了自己置身何方,眼睛里浮现出嘟嘟太爷爷太爷爷的那句名言:“爷爷我生命中今晚最后一次巡逻……点亮自己,照亮黑夜和别人说的就是爷爷我……有没有同情心……你不会就是那个鸟粪稻草人吧!走啦,河边洗手。”

  嘟嘟的声音在稻草人耳边响起:“傻小子,在我们莹冢最深处,有意见先祖死去后编程的一件羽衣,你穿上它,就可以飞去想去的地方。”

  “嗯,谢谢大家,谢谢你,嘟嘟,我虽然傻,但还是想知道大家为什么帮我?”

  “哎,大家做梦都想去东山,不是没有原因,因为,传说我们都是从东山那里迁徙过来的,但是,凡是踏足东山的动物们都横死在山脚下,渐渐地,东山成了我们这些动物们的禁地,谁不想回到故乡,大家帮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一是以为你不属于西山也不属于东山,而且,因为你足够傻,可以替大家探路,你就是我们探路的小石子,最重要的是,你现在中毒太深,反正活不了多久了,不如追求你心里的梦。既能成全你,又能成全我们。”小嘟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还是谢谢你们,特别是你和你的太爷爷的太爷爷,无论结果怎样,我都愿意去这一次。

  也许去追求我最后可能会后悔,但是不去,我会后悔一辈子。

  谢谢你在我耳边告诉我这句话,让我从懦弱的边缘清醒过来。

稻草人在大家的帮助下,披上了薄如蝉翼的羽衣,身体立刻轻盈起来,缓缓的升到半空中。

  四一些梦

  无数次稻草人都害怕,怕一睁开眼睛原来只是一场梦,没有茉莉,没有发生过的一切,怕一睁开眼睛自己还是没有学会行走或者飞翔,因为没有羽衣,怕自己的存在或许即使一场笑话,他自己不怕被动物寄托希望一利用,他怕自己最后迷路那里也去不了……

  还好,稻草人,感受着而变得风呼呼的吹过,自己的羽衣还在,自己还在飞翔,带着大家的期盼,带着动物们独有的密语和信物,所有这些都包裹在稻草人稻草最深处靠近心脏的地方。

  孤身一人,又仿佛不是一个人,踏上了追逐茉莉的道路。

  前面是什么,他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他不知道。能否见到她,他不知道,见到后说什么,他不知道。

  临行前,嘟嘟最后嘱托了稻草人一句话:“紧要关头,羽衣可以燃烧一次,不过,因为你是稻草所以……”

  “会没命,对吧!”稻草人笑着说。

  “嗯,其实,我嘟嘟这么做也不知道对不对,我的私心就是希望你能着我们萤火虫的羽衣回到东山,即使是死在那里也了却了 我们多年的夙愿。”

  稻草人知道自己的一无是处,甚至连基本的行走都不会,现在可以飞着去追自己喜欢的茉莉,已经是一种奢侈,他不在贪求什么,即使是在东山见到她后跟他说说话,见上一面也已足够。

  

  容不得稻草人在空中胡思乱想,眼前的迷雾越来越厚,湿哒哒的雾气粘上稻草,让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飞行的高度也在一点点下降,一种梦想破碎和恐惧笼罩在稻草人心里,一旦水雾越来越多,羽衣也承受不住这些重量。

  “怎么办?难道就只能止步于此了吗?”

    稻草人从未意识到自己如此渺小无力,在迷雾面前就败了下来,他疯狂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稻草,一片片沾满雾气水珠的稻草纷纷落下,羽衣带着他有缓缓的升上高空,从地狱到天堂般的落差让稻草人喜极而泣。

  胳膊,腿上,后背,脑袋上有雾水的稻草全都舍去,轻装上阵,继续出发。

  卸下了身上的沾满米五的包袱,稻草人从觉得自己如此轻盈,穿过迷雾,前面的世界还有什么等着他呢?

  稻草人不在乎,因为他知道自己从没有打算能活着回去,活着就是为了见到茉莉,至于其他的不在乎。

  迎接的脆弱的是一片巨大巨大的深林,太大了,稻草人觉得整个西山加起来都没有人家一个脚趾头大,稻草人降低飞行高度,一头钻进了层层巨树环绕的树林里。

  令稻草人做梦都不会梦到的画片就是,接应他的是几米长一条分叉的舌头,巨大的血盆大口,獠牙树立,想一株株笔直的光秃秃树干,牙齿之间还粘连着透明的粘液,稻草人直接飞进了一个蟒蛇的嘴里。

  这是哭都没地方哭去,而且现在是哭都找不到调的时候,稻草人把狐狸家族们给他的物件一扬,蟒蛇禁不住一个鼻涕,把稻草人打了出来,稻草人只觉得像是挂起了飓风,不用羽衣自己就旋转着飞了起来。

  稻草人落到地上,周围全是绿色的树木环绕,头顶上数之众横交错,环保在一起,感觉自己走进了了一个球形的绿色世界里。

  在仔细看,稻草人的下巴都快要掉落在地上,原来,这一片森林的绿色全是猛蛇的身体,树木和杂草长在了 蟒蛇的鳞片上。整片深林就是长在猛蛇身上啊。

  看到这里,的脆弱的心凉了,凉了半截。我就是去见见茉莉。怎么这么难,稻草人抓住旁边的树干,因为他发现抬头都看不见蛇的头,从它鼻孔里传出的气像灌风一样,稻草人直接站都站不住。

  此刻的稻草人才明白一个词语的真正含义——仰人鼻息。

  巨大的大石头般的蛇首飞驰电掣立起来,又眨眼间冲到稻草人身前,被红蓝相间的蛇的瞳孔盯住的稻草人已经动不了,猩红色的蛇蛇信子来回吞吐。

    一个打雷浑厚班的声音从从容头顶传来,稻草人面对未知的巨大的恐惧之后,已经不在有什么感觉,笔直的立在从林里,等着眼前奇异瞳孔里的自己。

  

  “呜哈哈,小鬼,你刚才撒的是什么东西,真是让老夫怀念的味道!”

  稻草人把身上西山动物们带的各种食物一股脑全都淘了出来,兔子提供的各种萝卜,狐狸和刺猬们提供的小果子,各种颜色的的齐全,蜜蜂的蜂蜜,蝴蝶幼小的茧蛹壳等等。

  蟒蛇转动着眼珠,没有任何情绪流露出来的瞳孔眯成一条线。

  “就只有这些吃的,反正我是稻草人,不用吃东西,这些都给你……”

  “刚才的药粉是什么东西?”

  “嗯,那个是黄鼠狼从自己身上提炼凝结的药粉,驱虫的迷香……”

  “小子,你给我这些,我送你一场造化。你从西山身穿羽衣而来,但是你这个样子太弱小。”

  “嗯,造化,不用,我只想打听一下,这里是东山吗?有没有叫茉莉的花精灵和一只蝴蝶从这里经过……”、

  “蝴蝶?你说的是夜魔蝶吗?嗯,三天前,夜魔碟得意洋洋说她巡回了最后以为花仙归位。”

  “啊,太好了,请问,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傻小子,以你现在的羽衣飞行速度,在飞上一个月也追不上他们,让老夫送你一程吧!”

  “哎……送我……啊啊……”

  蟒蛇从嘴里吐出一口白气来,包裹着稻草人一散而逝。

  稻草人眼前一阵眩晕,还为张开羽衣只觉得狂风切割着身上的稻草,身上西山动物们的赠与稻草人的东西纷纷样样从胸口稻草里飞洒出去,稻草人脑海里回荡着一句句谢谢,稻草人被裹在白气之中,看着各种西山的动物们一个个化作精灵飞着雨自己挥手,他也开心极了,原来,在西山死去的动物们来到东山都可以重新活过来,化作精灵飞舞。

  稻草人微微的晃动手臂,与大家分别。

  五,相见不如不见

      两个久别重逢的人,做梦也没想到,再见面时挥手是这样的一副光景,稻草人被大蛇一口气吹到高空,下落时根本就不是自己能自己控制的,遥远的就看到两个黑点在自己脚下滑行,等离近了,稻草人一眼就看到自己眼中仿佛看到了万千星光,他的视线被阳光照耀般亮了起来,“是她,是她……”

  没想到竟然又一次见到了他,稻草人不争气的眼睛想湿润一下,落泪抒发情感,可是他啊是稻草做的,体内没有水分可以被他肆意发挥。

  听着耳边呼啸的风,稻草人刚一张开嘴,满口的风像瀑布里的水一样往他嘴里灌,他发不出声音,喊一声魔力的名字也不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虽然我有嘟嘟赐予我的翅膀,可这么快的下落,我怎么停下来。

  不会刚一见到茉莉还为来得及倾诉衷肠就这样一命呜呼,而且从这么高的地方死的会很难看吧!

  悲喜交加的稻草人,下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挥动翅膀的背影,即使不能在说上一句话,看她一眼就很好了,还奢求什么呢。

   稻草人张开大手,任风声穿透自己的身体,幸福的想闭上眼睛,不闭上眼镜也不行啦,风太大,就这样吧!

  稻草人心里想着,在没有遗憾了,没……有……了

  啊……啊……砰砰……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稻草人听到了啊啊砰砰的声音就什么也不知道,最后的意识中自己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上面。

  不知昏睡多久,等到稻草人再睁开眼睛时,完全不知自己在何地“我是谁?我在哪?这是哪?这就是死了之后大家去的地方吗?为什么我还会疼……”

    突然一个个肿着眼睛,打折绷带的女巫般模样的女夫人拄着拐杖怒气冲冲闯入稻草人视线,稻草人被突然出现的画面着实吓了一跳。

  心里嘀咕道:“这个丑女人是谁啊,恶狠狠的盯着我是要吃人吗?还好我不是人,我是稻草……嗯,不对,她那张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啊,是她,哪个带茉莉走的蝴蝶,可恶的……”

      稻草人还为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嘴巴被堵上了,而且自己好像是被植物的藤蔓绑住了,稻草人学着面前蝴蝶夫人的恶狠狠眼睛对视着,“白痴,看好!”

    话音刚落,一群幺蛾子模样班的小飞虫落在稻草人肩膀上头顶上胳膊上。

  这一顿幺蛾飞舞,自诩素爱干净的稻草人着实不敢动弹了。

  可恶,被这个拐卖魔力的老妖婆捉住……等一下,那茉莉是否就在这里,想到这里,稻草人抬头转动眼珠四处寻找茉莉的踪影。

  四周密密麻麻的蝴蝶和飞蛾铺满了树干树枝,在一个高耸绿色支架上立着一个三尺大小的花坛,很多站着翅膀如茉莉一般的花仙子挥动翅膀在一旁指指点点,一个小巧的身影站在一旁,孤零零的低着头。

  遥远的,稻草人只能模糊看着身形九分似茉莉的身影立着身子。

  稻草人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情,心里开始为茉莉忐忑不安,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另一边,花仙子们开始叽喳喳的议论纷纷:

  “听说了吗?祭祀大人带来了那个遗落的丫头片子。”

  “嗯,祖令不可违,可是论资历她何德何能登上花仙首席啊!有她受的喽!”

  “大祭司这一身伤听说是被一个外来的飞下来的稻草砸伤的,说出去谁信……”

  “莫不是西山来的异种吧!?谁带进来的,那女子,还是大祭司?”

  大家听到拐杖叮叮敲打地面的声音赶紧闭上了嘴,行注目礼看着拄着拐杖的蝴蝶祭祀大人一步步走上花坛。

  一声声拄拐走路发出的声音敲进每个花仙心里,敲打着大家各自的心思,等到大祭司蝴蝶,粘上最高的花坛,转过身,不开口,用不怒而自威的眼睛环视着周围,从台上到台下大家禀声凝气般不敢深呼吸,四周静的出奇。

  “孩子们,一个好消息,咱们的花仙首席回来了!”蝴蝶祭祀身前掀起一片高昂的欢呼声,感受着深厚的寂静,蝴蝶祭祀一点也不意外的沉声继续说道:“今日,咱们的圣火由仙子茉莉点燃……”

  祭祀身前的围观群众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深厚的惊讶生此起彼伏“不可能!”

  圣火百年前熄灭,之后从未点燃过,她一个流落民间的丫头有那种本领?其余的花仙个个个表情精彩。

  不去理会大家各自的想法,祭祀大人身处手臂,按下欢呼的和惊讶人群声音,声音戛然而停。

  茉莉仙子立在一旁,从一片震惊中苏醒过来,又陷入了另一片震惊中,耳边欢呼声支架淹没了他的耳朵,心里回荡着蝴蝶祭祀的话语。

  一个被欢呼声埋没的身影在飞蛾之间涌动,像极了他们中间的一个蝉蛹,稻草人被一次又一次的嗡嗡声音震得耳鸣。

  群蛾乱舞的缝隙中已经看不清茉莉的身影。

  款款点点的花仙子围绕着大祭司询问圣火的点点滴滴,大家的神情由惊异转变为为惊叹,由惊叹转变为喜悦,由喜悦转为放肆开怀大笑,众仙子看待茉莉的眼神也变了,仿佛盯着一块宝石仙丹,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端详……

  大祭司的目光看着脚下千万的飞蛾和蝴蝶,视线未做停留,继续看到人群后被飞蛾围住的稻草人。轻蔑的冷哼一声。

  “恭迎花仙归位!”人群中传出大祭司的声音。掷地有声。

  茉莉在一片花仙扶持下迷糊糊的走上花坛,茉莉站在高处目光游离中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

  向着从天而降的他不偏不倚的砸落在大祭司身上的场景,茉莉忍不住的发笑。

  大祭司告诉自己稻草人在此地养伤,不日,伤好就会被送出东山,回归家乡。

  他在人群中。

  大祭司带领众花仙,开始了圣火仪式,十二个俏丽的花仙子精灵围成一个圆圈把茉莉围住,花坛下面的中蝴蝶和飞蛾密密麻麻的围城了一片,茉莉无暇思量,在大祭司地安排下开始了首席仪式。

  

  等待茉莉的是什么,她不知道,等待稻草人的是什么,他知道了。

  因为已经有精灵是用魔法从它身上拿走了东西。

  他现在躺在泥土地上,听人群中欢呼魔力的名字。

  稻草人微笑着倚在泥土里。平静看着头上的天空,他忽然想起了从前的日子里,他守护着一颗莫名的花草傻呆呆的仰望星空的日子……

  那时候的他看着有效的花苗撅着嘴不开心,看着她焦急气红的脸颊,想象着有一天看着她仰着头在空中的吹风姿态……

  又一波精灵出现在稻草人眼前,自上而下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

  “茉莉仙子还缺些东西……”

  “不是把火把借给你们了吗?还缺什么?”

  精灵们瞅了一眼的脆弱的胳膊上的稻草。

  “拿去!”

  “替仙子先行谢过。动手!”

  稻草人失去了支撑自己的身体的木棍等于失去了脚,现在有失去了双臂,但是他不后悔,反而很开心。

  至于其他,此刻他没想过。

  茉莉完成了仙子首席仪式,抬头看着大家忙碌着生活的仪式,瞳孔里反射这火把的模样,心里不知什么东西破碎一样,咧开碎了一地。看着有些熟悉的火把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六尾声。我思念的西山

  点火仪式启动,从东山的各个角落都会响起呐喊声欢呼声。景林们开始翩翩起舞,让人眼花缭乱的彩色精灵们在此刻沸腾了。

  茉莉看着点燃烧起来的火把上的稻草,从西山到东山的一幕幕经历开始在茉莉眼前浮现,浮现在火焰里跳跃。

  她的胸口莫名的疼……一种心悸的跳动让她觉得窒息,因为她一下子明白了,着熟悉的感觉来自何地,这心疼的滋味来源何处。

  这火把是……这稻草是……茉莉回身四处张望,四处寻找,他的视线淹没在舞蹈的海洋中,她开始大喊他的名字,她的声音沉默在精灵们潮水般欢呼中。

  十二个精灵团团把茉莉她围住,大祭司命人在一旁挥舞翅膀。蝴蝶祭祀侧目看了一眼茉莉。

  丢出一句话,“无予不求,无念不想,心有所伊,情归彼方。”

  “他是自愿的!”蝴蝶祭祀丢下失魂落魄破的茉莉,继续维持着圣火的燃烧。

  “我不值得他这么做……”

  大祭司走到泥土中的面前,俯下身说道,“孩子,茉莉心软,坏人我来做我来说,十二个精灵不认可茉莉首席的位置,企图加害与她,唯有圣火才能保护她不表的地位,我知道你这个傻小子心里有她,为她在做最后一件事,我留你在东山,长久陪伴与她,可好?!”

  稻草人一动不动的听着蝴蝶的述说。眼里含着干枯的泪水,没有水,只有喜悦。

  他身后的羽衣开始震动,没有了脚和胳膊,稻草人唯一的依靠就是嘟嘟留给自己的羽衣,飞翔的羽衣。

  稻草人浮在半空,一句话没有说,坚定的眼神看着圣火燃烧的火焰,飞去。

  飞蛾扑火一样一往无前的冲过去!

   我没有腿,不能一步步走近你,我没有手,无法拥抱你。

  让我为你做最后一件事情,与你无关,以为我想最做,茉莉!

  看着头顶飞过去的稻草人,茉莉张开翅膀飞过去抱住了他。紧紧的,

  仿佛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就要失去。

   番外:本想写一个稻草人最后扑火燃烧的结局,但对于自己而言太残忍,还是保留一下最初的幻想吧!

   西山的物种进入东山只有一种考验,能否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之成全。

  从头到尾,稻草人的考验只有一个,能否为自己的喜欢的茉莉牺牲自己。

  东山法则:不救心爱,死。

            临阵脱逃,死。

            自作聪明,死。

            冷血无情,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民风淳朴的小村庄里,住着辛勤劳作的村民们。这里的村民们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得自在舒适,恬...
    盛夏的小瑾阅读 2,293评论 2 6
  • 从前有个渔夫养了一塘鱼。 有一只翠鸟知道了,整天都来偷鱼吃。 这只翠鸟非常机灵,看见有人来了,马上就飞走了。 渔夫...
    卖鱼的0阅读 3,439评论 22 21
  • 【特别致谢】 感谢画者的许可和授权发布。本案例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学习交流房树人和绘画心理知识,以便可以帮助到更多需...
    皮皮爸爸时代阅读 558评论 2 1
  • 如果不需要收拾满桌和满身的颜料的话,对丫丫的这一批涂鸦,我就没有一点不满意的了 丫丫说:有一天,我骑着自行车 带着...
    阿甘的蜗牛屋阅读 1,108评论 0 0
  • 文/张涵 被纠结浇灌的夜色 睁大了眼睛 还是没能寻见 可安枕的睡乡 抵梦的摇橹 被翻飞的思绪偷走 留下我 ...
    茶朵张涵阅读 18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