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如果记忆是风 (27)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记忆是风 | 目录

上一章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大结局

我又去了落星涯,如今的落星涯天帝有派天兵把守,三万年前的大战和这次魔界的突破口都在此处,就是天帝也有些怕了,唯恐什么时候魔界又卷土重来,这落星涯最是不稳。

石脆山上我下了结界,又使了仙法让一旁的红樱草每日为白墨浇灌瑶池仙露。

我去了不周山和天虞山,各守了七七四十九日也没有一缕紫气,昆仑是万山之祖,我打算去那里看看,途径落星涯,等回过神来我已经在落星海附近了。

那日涅槃石燃烧,这海里的水都烧了个干净,如今虽然还叫海却没什么水,准确地说更像是一个裸露的砂石滩。我走在里面,想起父王和族人的涅槃石在这里躺了三万年之久,我就觉得心如刀割。我慢慢踱步,用脚丈量砂石滩的每一个角落,虽然有些晚了,但我还是想陪他们走一走。

我跪在地上眼泪像黄豆一样啪啪啪地掉下来,砸在地上,干燥的土地扬起一阵灰,父王走了那么久也还是在保佑我,我手里紧紧攥着那颗梧桐子,眼泪怎么也止不住,重生以来除了刚见到白墨的根须时我掉过几滴眼泪,我还从未哭过。

我在天宫面见天帝时没哭;老君安慰我时没哭;在众仙同情的眼神中我没哭;在山头守着每个日出时没哭;我坐在白墨旁边喝酒的时候没哭。

这梧桐子是我送给白墨的礼物,他十分珍惜,一直随身佩带,大战之后我也从没想起它,恐怕是早就遗失在摸个地方,没想到在这里,我一遍遍抚摸着梧桐子,它完好无损,上面有一丝丝微弱的白墨的气息,是他残魂的一缕碎片。

长时间以来的希望和绝望似乎都有了出口,眼泪就像天河里的水,无穷无尽地流。

我的哭声惊动了落星涯的守将,他们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想靠近却又不敢。

我哭了不知多久,抽抽嗒嗒收了眼泪,心里轻松了不少。我站起身来,招招手,一个守卫模样的天兵过来对我拱手。

“不必大惊小怪,我走了,你们好好守卫落星涯,万不可松懈。”

虽然大圣临走前说玄袍跌入的裂缝是他和白墨早就计算好的乱流之处,就算神力再高也必然九死一生,更何况白墨的神力本源和涅槃火墙都随着玄袍封了进去,他不可能再生还,但有人守着落星涯也没什么坏处。

我立在昆仑之巅,风吹动我的衣袍猎猎作响,目光所及之处皆为云海,翻滚变形的云朵像极了海里的浪花。

我日夜留守昆仑,物换星移,不知今夕何年,有时去往霓虹荒野,沿着银河走走,带着一身星屑而归,只是那抹紫色从未出现在我眼前。

······

两万年后,梧桐岭上,我的梧桐树枝繁叶茂,旁边有一间小木屋,我在屋前种了一株没有叶子的墨兰,每天给他浇仙水。

我用桃花和梨花酿了酒,用的是人间的法子,埋在地里,偶尔有挖一坛助助兴。

我也不再吃烤兔子,一个人吃总归没什么意思。有几次实在难熬,我也跑去人间溜达,我去瞧过当年的普济寺,早已在时间的洪流里成风成烟,可惜了那锅鱼汤。

那天,我在梧桐树上晃着脚,风吹过来,我看到墨兰长出了一片小小的嫩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