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经历了20分钟的尴尬

“哎,你还没跟我说电池的保养呢”

除了“回收吧,谢谢”

这是我二十分钟里说出的第二句话。

维修小哥拉扯回已经向门口移动的身体跟我说

“用到20%再充电,不要边充边玩”。


其实从寒假开始就有想要换电池的欲望了,因为电池已经呈现维修状态。H以前预约过上门换电池,服务还不错,于是TA也帮我预约了一个。

 

下单后不久,就接到了维修小哥的电话,问我具体的时间和地点。因为下午要去面试,所以我就约了六点。挂了电话我想,订单里应该有这些东西了吧,但是他还是打了电话再来确认,感觉还挺负责呀。

 

傍晚,五点多一点,天持续阴沉沉的,不过没有雨。又接到了一通没有备注姓名的电话,还是维修小哥,让我短信发他具体地点。实话说,听完“短信”这俩字后,我有点不习惯,太久没有用短信发正经东西了,都是给10010发的各种“CLYE”“CXLL”。


但我还是打开了短信给维修小哥发去了一个地址,虽然在我看来完全跟我口头叙述没有差别。。。而且后来他竟然回复了,不过说的是要六点多到,这也是一个重要的信息吧,如果回“好的”我怎么感觉心里有点不能接受。。。

 

五点三十多,拿了校园卡和钥匙的我一溜烟跑下楼去,还想去饭堂吃个晚饭先。随便吃了个自选,毕竟这个不需要等太久,我怕人家来了我在吃饭那就不好意思了。结局呢,我吃完后,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卡座”坐下,刷了好一会微博人还没来,早知道我应该去吃面,也是来得及的。

 


六点二十一分,维修小哥给我发了一短信,讲他到达西北一门。我纳闷许久,我在东校三年半多,倒也不知道哪儿是西北一门。怕是短信讲不清了,我直接打了电话,出去饭堂门口等他,三分钟后,在我的口头导航下,顺利在约定的地点碰面,努力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也不管对面是不是有人了。没办法,饭点,人无敌多。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从六点二十五分开始,到六点四十五分,我的手机在维修小哥手上,我一无所有,摸遍全身仅有钥匙和校园卡,这时候如果能有一本小书,或者有个熟人让我遇到打个招呼多好。


虽然我们互为陌生人,可是他是有事情做的,又是检查手机状况,又是准备维修过程录像,又拿出来工具包开始捣鼓,而我,我该干点啥好。


一直盯着人家进行这个过程我又担心是不是会影响他发挥,而且这过程也挺无聊的并不是我的兴趣范围。心太累了,平时如果没有手机,至少会有个电脑,不然那就是跟朋友聊得热火朝天。


2019第一次举足无措地放空了自己二十分钟,本想尬聊问下这电池原装不,话还没到嘴边念头就被打消,问这个好蠢啊,太不专业了,虽然确实不懂,可是问了有啥用,问了之后人家说是了又over了,岂不是又开始新的尬默,还不如就这样一尬到底。。。

 

果然最终真的是顺利实现了二十分钟的沉默,打破沉默的竟是陪伴了我一年多的旧电池!维修小哥把它递给我说这是你的旧电池。我接过来,心头涌上一丝不舍,但是我拿着往后如果处理不妥当极有可能污染环境吧,于是我推了回去说“回收吧,谢谢”,小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过电池并收拾好了一切工具起身,而后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与维修小哥告别后,我得意地走出饭堂,看着手机设置上显示的“电池健康”,想反正尬不尬都熬过去了,电池可算是终于换了,这个从2018拖到2019的“to do”也算是可以打上勾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