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

德不配身者财必失!

羽佳在对奖的时候差点昏了过去。他颤抖着又对了一遍:5、10、12、13、……,没错,除了最后蓝色球号码是6,而自己买的是10外,其他号码都对上了,二等奖……

羽佳颤抖着手拿出了一根烟想点上,几次都没有打着火,狠狠得把打火机扔在床上,又对了一遍,没有错。特意看了一下自己能拿到多少奖金,204442元。去掉税的话应该能拿到15万多吧。

羽佳买彩票有五六年的经历了,每次都是机选号码。社会上研究彩票的专家很多,把形形色色的中奖规矩讲得头头是道。但羽佳是不信这一套的,他心里明白彩票只是概率游戏,所有专家的言论都和放屁没有两样,除了污染空气一无是处。所以他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

其实买彩票和吸毒一样,容易让人飘飘然地进入幻境,仿佛生活中的一切不如意在第二天都会改变,屌丝全靠这种刺激改变命运,一夜飞上枝头变凤凰。羽佳也有这种幻想,虽然机会只有几千万分之一,但是毕竟还是有机会,在生活中这个机会是丝毫不会有的。在这种心灵慰藉中羽佳都做好了奖金分配,给兄弟姐妹和爸妈都买一套大房子,自己留一小部分做投资,然后就可以蹬掉那个恨得牙根痒痒的工作,专心周游世界,爬山看海感受春暖花开。每一次踏进彩票站的大门都仿佛是改变命运的那一刻,但每一次对奖往往也都是希望破灭,梦醒时分。但羽佳仍然同乐此不疲,可能这就是低层市民的乐趣所在。

这次只有区区的20多万,虽然离羽佳的幻想还差很多,但毕竟也是一笔巨款。,如果用它来投资的话,突然羽佳心里沸腾的如同正在翻滚的开水。羽佳最擅长的期货投资,虽然他很相信自己的技术,但苦于一直没有本金,只能虚拟交易磨练自己的技术。现在有了这些钱,凭着自己模拟交易练就的技术,相信很快就能实现自己多年的愿望。想到这里,羽佳仿佛看到自己无忧无虑的生活近在眼前,以及亲朋好友崇拜羡慕的眼光。

叼着红梅冷静了几分钟,羽佳捡起打火机把烟点着。他现在需要思考如何把钱领到手,从网上看到很多领奖的方法,大多戴着口罩墨镜,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就是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但自己只是一个二等奖,也如此打扮肯定让人误会,说不定会被当成一等奖盯上,也许自己连彩票站的大门都出不来。他一直认为彩票兑奖中心天天都有不法歹徒盯着,等着兑奖的人上钩。如果自己大摇大摆的进去,假装进去遛弯,但也会在歹徒面前露了相,终归不安全。左思右想没有办法,烟抽了一根又一根,转了一圈又一圈,洋灰的地面被磨掉一层又一层。

也许需要找人帮忙了,羽佳给姐姐打了个电话,羽佳并没有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姐姐,只是说他想去家里蹭顿饭,羽佳经常这样。

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羽佳有些犯难了,这张二等奖的彩票放哪里?如果直接放钱包里的话,万一钱包被人偷了呢;有心放贴身衣兜里,又怕它窜出来掉了;若是放在屋里,又怕遭了贼。羽佳的门是个孩子都能一脚踹开,以前羽佳从不在意,现在却后悔万分了,彩票万万不能放在屋里的。最后羽佳找了一根布带,把它贴身绑在腰上,紧紧的贴着肌肤,彩票上的丝丝凉气让羽佳心里终于安心。一切妥当之后,羽佳才锁门下楼。

到了楼下,羽佳不动声色地用目光扫了遍周围,虽然明白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怀里揣着20多万的彩票,但是羽佳仍然挡不住四处打量的冲动,他此刻既激动又坎坷不安,看谁都像准备狩猎的猛兽,下一刻就会扑向自己。公交车是万万不能坐的,那是小偷窃贼的最喜欢的场所。溜墙根一般走到路边,羽佳拦了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姐姐家里。

坐上车,羽佳松了一口气,感觉到自己有些过于紧张,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怀揣20多万,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整成此地无银的样子。暗暗打量了一下司机师傅,正在专心开车,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羽佳不仅为自己的心态有些羞愧,暗暗平复了一下心情。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