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解多情|第二十一章:乌云蔽日水连天 3

1字数 2092阅读 255

文/柳青陵

欧阳明日所言,句句都说到了他的心里。他看穿了他,这样的朋友倒是值得一交。

二十一、乌云蔽日水连天(三)

“如此说来,我可也是胜之不武了。”铁鹰将兀鹰刀插回刀鞘,道,“你腿脚不便,我本就占了你的便宜,加之你手臂又受了伤,这场比斗,不比也罢。”欧阳明日趁机追问道:“铁捕头放弃比斗,可是承认自己输了?”

铁鹰面色一沉,右手紧紧地捏在兀鹰刀刀柄之上,良久才从嘴里挤出一句话道:“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欧阳明日道:“为了往后的日子不必被铁捕头时时追捕,也只好如此了。”

“你怎知我一定不会出手?”铁鹰的脸色越发难看。

欧阳明日神情一肃,道:“以铁捕头的心性,岂有不放弃的道理。我虽然是在赌,却有必胜的把握。”

“只可惜,你算漏了一点。”铁鹰忽地指着欧阳明日道,“从头到尾,我就没有答应过你的条件。”

“铁捕头虽然嘴上没有应承,可若不是答应了,又怎会有收刀的举动?”欧阳明日洒然笑道,“其实,不管我提不提出这样的条件,今时今日,铁捕头也不可能将我们缉拿归案。”

铁鹰冷笑道:“怎么说的都是你!”

欧阳明日道:“我一开始就说,因为胜之不武。我之所以还要提出条件比斗,只是想借此堵了铁捕头的缉拿我们后路。来宾客栈之事,却不是我们挑事在先,而是那群刺客设下埋伏,逼迫我们不得不下杀手,否则,横尸街头的就是我们。我相信铁捕头知悉原委,也不会简单地以为,这全是我们的错。”

铁鹰沉默不语,面上的神情却有所缓和。欧阳明日所言,句句都说到了他的心里。他看穿了他,这样的朋友倒是值得一交。早年他出师门,师父就曾告诫过他,凡事不必太执着,该放的时候,大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他就是改不掉自己的脾气,早年在江湖上如此,后来投身公门,也是如此。幸而杭州知府方政为人也是刚正不阿,处处为他说话,这才有惊无险,屡破大案,得到了御赐的兀鹰刀。也许,他该是时候改变一下自己。

这么想着,铁鹰把目光落在欧阳明日身上:他相貌清俊不俗,双眸中透出灵慧之光,虽此时负伤、又坐着轮椅,可就是有一种挥不去的气质,让人不得不折服。“好,铁鹰今日算是交了你这个朋友。”他抛弃了一直树立在他心中法则,竟觉得轻松不少,大笑出声道,“不过,你和他还是要随我去一趟府衙。方大人对此案极为重视,在他的治下,竟然有人在大街之上行凶,你们怎么也要去向大人做个交待。”

欧阳明日点头道:“这是自然,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让铁捕头难做,你说是吧,莫堂主?”莫听风一直在暗运真气,驱除体内的阴煞之气,此刻正好行功完毕,便接口道:“赛华佗你可真是能言,一向铁面的铁捕头也为你破例,那我岂能不陪着你去一趟府衙。”

铁鹰被莫听风的话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觉得他那番话明里是捧欧阳明日,暗地里却是在调侃于他,于是只转过身去,道:“二位随我来。”

莫听风推起欧阳明日,随着铁鹰离去,老和尚站在殿中佛像前,看着他们的背影,忽然升起阵阵不安。他忙低下头,跪倒在蒲团之上,敲动木鱼诵经。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本该是祥和诵经之声,回荡在还染着血迹的大殿,听来颇有几分阴森的感觉。然而,老和尚的心,在这片经声中,渐渐平静下来。

杭州府衙坐落在西湖之畔,出得府衙大门便正对着西湖十景之一——柳浪闻莺,再一抬头,就可见远处波光粼粼的湖水和雷峰塔,可说是风光无限。此时,铁鹰站在府衙门前,一脸严肃对欧阳明日道:“进府衙之前,我先要把话讲清楚。这一次,我虽然说是交了你这个朋友,但若是下一次你再杀人犯事,我可还是会缉捕你的。”说罢,他又转向莫听风道:“你也是一样。”

欧阳明日面上涌起一丝怅然,轻声道:“江湖人,有多少身不由己。常言道,我不犯人,人却未必不犯我。杀人虽非我愿,却是不得已而为之。”莫听风听得此话,心潮起伏,身在江湖,总是有许多的无奈,他想像他那样,不去犯人,也是不能。

铁鹰同样被触动,但他也是心高之人,说出去的话却不会收回,便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率先迈入府衙大门。莫听风推起欧阳明日的轮椅,也进到门内。

在来府衙的路上,铁鹰已用他独特的传讯方式,将消息传到了府衙,他们这才一进去,就有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前来,揖了一礼,恭声道:“铁捕头,方大人已等在内堂,只待你们前去。”

铁鹰一听,忙向欧阳明日和莫听风招招手,加快脚步。内堂之中,方政点燃一块熏香,负手而立,一见三人走进堂内,便上下打量一番,问道:“铁捕头,你传讯中说的人,可就是他们?”

“大人,正是他们。”铁鹰立刻答道。“果然是人中之龙,非常人可比。”方政不由赞叹一声,随即请两人落座。莫听风刚坐下,方才那个家丁便把茶奉上,见欧阳明日的轮椅离小几有些远,就将小几旁的一张椅子移开,将他推过去,便躬身而退。

方政把家丁的举动收在眼中,端起茶盏道:“二位,请。”欧阳明日和莫听风才将茶盏举起,忽听得一阵声响,地面晃动,椅子竟向下坠落。两人一拍椅背,同时飞身而起,脚还不曾沾地,四面墙上忽然裂开几个小洞,急速射出无数支利箭,逼得他们的退路,只剩下了脚底裂开的大洞。两人对视一眼,忙使出千斤坠功夫,在利箭射到之前,坠入地洞。

在坠落前的一刻,欧阳明日看到铁鹰也是一样,被逼得落进洞中,而那方政,却已看不到人影。“噗通噗通”两声后,他和莫听风陆续落入水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