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一)

有科学研究表明,暗恋一个人保鲜期只有30天,可是今天,日历已经被我撕到10.31日了,我还是想着她。

林凡(捂着胸口,夸张状):这可怎么办啊?我还是忘不了她,看到她我还是会心头小鹿乱撞!

季白(瞥了一眼林凡):喜欢就去追啊,成天在宿舍叽叽歪歪有个卵用?

林凡,扔过去一个枕头,倒头继续看手机里偷拍的照片。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大学刚刚开学,学校广场上人山人海都是学生会的学长在迎接接待。

林凡百无聊奈的坐在他们土木的桌子前转笔,季白在旁边不停的偷拍着新鲜的学妹。

一个扎着可爱马尾辫,穿着红色长裙的女孩闯入了季白的视野。

季白捅了捅林凡,叫他赶紧看那女孩。

只是一眼,林凡就被那女孩的好看侧脸给惊住了,两人正沉浸在美色之中时,突然一个穿着土气的女孩挡在了他们身前。

夏初:两位学长,我是土木系的新生,来报道的!

林凡:让开,让开,这里不报道。

季白:快让开,挡住我们看美女了!

夏初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美女,也被惊住了,但是她还是很快反应过来,重重的拍了拍桌子。

夏初:两位学长,你们的哈喇子都快流桌子上了,还不赶紧擦一下?

林凡(收回了神,眼神依然不时瞅着女神那边):土木系报道的新生啊?录取通知书给学长看一下。

夏初递过录取通知书,低头看着刷刷在纸上写着好看字体的林凡,心里生出了一丝好感。

林凡:喏,通知书还给你,这是宿舍钥匙,待会你直接去宿管那儿领取生活用品就好了,我是土木系的学长林凡,他是季白,也是你们的班助,以后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欢迎你加入土木系!(林凡朝夏初伸出了左手)

夏初犹豫了片刻,还是轻轻握了握林凡的手,那一刻夏初的心头只有两个字:“好暖”。

入校就是为期一个月的军训,

太阳毒辣、教官严厉,

大一新生都是苦不堪言。

但是这也给了这些学长学姐献殷勤、送温暖靠近小鲜肉、小美女的机会。

林凡和季白也在其中,

只是当他们抱着一箱子八毛钱一瓶的冰锐走到操场送温暖的时候,才发现其他系的同学太狠了。

季白(指着操场正中央一箱箱的各式饮料):这是谁啊?这么豪?

林凡(从抱着的箱子里给自己拿了一瓶纯净水出来,拧开喝了一口):真他妈难喝,你怎么就不知道给自己买几瓶红牛来呢?

季白(捂着后脑勺)迷惑道:不对呀,去年,你还记得不,那些学长不就是抱了一箱冰锐到操场上慰问小学妹,当时不是把好多学妹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吗?听说还是从小卖部赊的帐,到现在还没有还咧!

林凡:还有这事?你听谁说的?

季白:隔壁二狗子告诉我的。

林凡:二狗子又是谁?

季白:保安室养的那条流浪狗。

林凡:......

教官:稍息,解散,大家休息一下。

一听到稍息的声音,站了半个多小时的新生们就瘫软在了地上。

而在一旁等了许久的学长学姐们也赶紧过去送上关怀。

林凡和季白也赶紧提着冰锐凑了上去,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

经济系的美女。

在理工科这种僧多妹少的学校,

要想找到母的、活的女生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

所以广大理工科的男生代代相传都自有一套找妹法则,

一曰:快。

快,指的是下手快,

最好是从校招就开始,

次之从填志愿开始,

就得首先、提前和广大新鲜学妹建立深厚的QQ友谊,

这样等到了学校报道那天,

再见面,就属于网恋变现,

别人也就根本无法下手了。

二曰:准。

准,指的是妹子的资料你得掌握,

你得知道妹子的家庭住址、毕业学校、最好还得知道妹子有没有男朋友,

只有做到知己知彼,才能真正实现百战百胜。

三曰:狠。

狠,就很简单了。

追女传统套路,穷追猛打,

遇见喜欢的,遇见称心如意的,

天天献殷勤,天天送关怀。

只要能够做到这三步,基本就拿下来了。

如果走完以上三个流程,你依然没有拿下来,

回去,照照镜子,

问问那镜子,

我是不是长得太对不起人民群众了!


而今天,林凡就是陪着季白来变现来了。

季白在“快”这个流程里拿了先手,

早在高考前夕,他就回了自己的高中母校做宣讲,

在宣讲会上他拿到了一大批年轻学妹的QQ和微信号码,

据他说质量都不错,还有些特别卡哇伊的哦,季白猥琐的冲林凡在笑。

可是林凡陪着季白溜达了一圈,不仅仅冰锐没有送出去,连一个“卡哇伊的妹子”也没有瞧见。

林凡:怎么回事啊?没有一个妹子起来喊你,你确定你高中母校有学妹考到我们学校了?

季白打开手机,看了看群里的的十几个学妹,指给林凡看:你看,这十二个学妹都来我们学校了,她们在群里说了的啊!

林凡(眉头微皱):那有没有告诉你都去了什么系?

季白:这倒没问,按理来说,我这些学妹这么可爱应该只能去经济系啊,难道还去电汽、土木系不成?

这话一说完,就有一个好听的女声在后头喊了一句:“季白学长”。

林凡和季白喜出望外,一转头,看到了一位“重量级的”迷彩妹。

季白(结结巴巴):你,你叫我?

迷彩妹:是啊,季白学长,当时你回学校宣讲,我还留了QQ号码给你的,我前几天还在群里有和你私聊啊!

季白(哆哆嗦嗦):你的网名叫什么?

迷彩妹:Dream!

季白:你就是Dream?!怎么和照片上差距那么大!

林凡戳了一下季白,赶紧把他拉到一边,从箱子里拿出几瓶冰锐塞到“Dream”手中道:小梦啊,不,小D啊,既然来到了大学,以后就好好学习,你还是季白带过来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季白,不要怕麻烦。

季白站在一旁,满脸抽搐,他手机屏幕上正是Dream的照片,只是为什么会差别那么大呢?

林凡强憋着笑,将季白拉到了一旁的小树林,他抢过季白手机看了看,又回过头瞅了一眼大体积的“Dream”妹,终于还是笑出了声。

林凡:小白啊,你之前说什么来着?一群“卡哇伊”的小学妹?

季白沉默,死盯着手机屏幕,似乎要看出花来。

林凡:别看了,别看了,再看你就要练成火眼金睛了,说说吧,接下来还去送温暖,献关怀吗?我可对于你那些“卡哇伊”的小师妹很感兴趣啊!

季白丢下怀里抱着的几瓶冰锐,骂了一句:不去了,妈的,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林凡一边大笑,一边捡起冰锐,突然有个怯生生的声音在季白身后问道:“学长,可以给我拿一瓶纯净水吗?”

林凡半蹲在地上,头也没有抬,就朝身后递过去一瓶水,当他看清眼前之人正是那天他和季白看了许久的美女时,他呆住了。

“给,给你”。

“嗬,谢谢学长”女孩接过水,拧开,抿了一小口,转过身来和林凡站在一起看着操场上突然热闹起来的人群。

原来是有人在拆操场上放着的一箱箱红牛,林凡看的真切,大三艺术系那位富二代正在其中,看来又是这位富二代搞的鬼了。

林凡叹了一口气,问道:“怎么,你不过去喝饮料吗?”

“喝不惯,纯净水就好了”美女话不多。

喝了一小半,美女突然看到了什么,她朝着操场人群中的一个女孩喊道:“夏初,快过来,这里有水”。

操场人群之中的女孩听到了呼喊,赶紧小跑了过来。

她一过来,见到是林凡,“呀”了一声,道:林凡学长,原来你也来送温暖泡学妹啊!

林凡听着这话尴尬不已,赶快递过去一瓶水道:“夏初小师妹啊,渴了吧,来,快喝水”。

“哈哈,林凡学长你真可爱”夏初接过水瓶一口饮了大半,一边笑着说道:“一霖,你也认识林凡学长吗?难道林凡学长还兼你们经济系的班助啊?”

林凡(连忙摆手):不,不,我就带你们一个班。

赵一霖(主动伸出手来):认识一下,赵一霖,经济系国贸四班的新生,以后还请林凡学长多多指教。

三人正说笑着覃昊突然拿着几瓶饮料走了过来。

覃昊看着赵一霖笑道:“一霖啊,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找你好久了”。

赵一霖:找我干什么?看你在那儿享受众人称颂吗?

覃昊尴尬的摸摸头,将手里的红茶,递向赵一霖,道:“拿着吧,还有这几个都是你的朋友吧,操场上还有,你们快去领,不够我再叫人送过来”。

“倒不用了,我喝水就好”夏初摆手,林凡也没有理由再站在这儿,抱起一箱没送出去几瓶的冰锐打算走。

可是这却被覃昊看到了,他笑了起来,道:“哟,原来你也是来送温暖,泡妞的啊,只是就送一块钱一瓶的纯净水,这也太抠门了吧?有谁会要?”

林凡脚已经迈开了一步,听到这话他顿了一下,他转过头来,双眼紧锁盯着面前得意洋洋的覃昊道:“你刚才这一句话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个我这水找老板砍了价,现在只要八毛一瓶;第二个,我这水,还真有人要!”

说着林凡拨开覃昊递给赵一霖和夏初的饮料,又从箱子里拿出两瓶纯净水递到了她们手中。

赵一霖愣了一下,夏初却马上理解了,她赶紧接过林凡递过来的水,拧开,一大口,又喝了大半瓶水。

赵一霖也有样学样,拧开瓶盖,一大口,看的覃昊在一旁面红耳赤。

林凡看着覃昊吃瘪的样子哈哈大笑,也不再言语,转身离开了这里。

军训的大半个月,林凡和季白再也没有去过操场,季白是因为被那“大吨位的迷彩学妹”给吓到了,而林凡却是忙着第一次团建生活的事情。

林凡现在是土木11级2班的班助,班助,顾名思义就是协助辅导员管理班级一般行政事务的人员。

当然这是官话,听听就罢了。

林凡之所以自愿担任班助,是想拿到今年的奖学金,自从父亲中风以后,他们家原本就困难的日子更是艰难,林凡一边琢磨着出去找点兼职赚点生活费,一边盯上了学校那丰厚的奖学金,要是一学期能拿一次奖学金,一年学费也就够了。

为了这,林凡必须当好这班助,以争取在系上留个好印象,下学期评奖也好有点资本。

而可怜的季白,一心只想在宿舍借酒浇愁的季白,就被拖了出来。

“你出去拉赞助!”

“你给我去找几个学生把教室里布置一下!”

“你来给我当主持!”

等等...

季白喊住了林凡,他问道:“就一个三十多人小班团建活动,至于还要我出去拉赞助吗?”

林凡扬着脑袋,想了想,确实没有想到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但是他还是对季白要求道:“不管怎么样一条横幅总得要吧,上面给我打上一行字,土木系11级联欢会,下面留一行小空,写赞助商的名字就可以了”。

季白苦着脸:“一个横幅拢共才十几块钱,我去给你到哪儿找赞助商啊?”

林凡却没有在听,转身又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忙活了好一阵子,林凡第一次独立策划的班级团建活动,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之中拉开了帷幕。

但是当他看到横幅上那一小行赞助商名字时还是被吓了个够呛。

他指着那一小行字问道:季白,你告诉我,这个什么,“南坡门口第一家正宗关东煮”是个什么单位?

季白正忙着换服装,马上就该他上台串场了,他没好气的说道:“你不是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找一个赞助商嘛,这个关东煮就是隔壁宿舍小六子和他女朋友一起搞得个摊位,横幅的钱可还没有给我,待会结束了你记得提醒我去找他们要钱”。

林凡听着这话哭笑不得,而教室后门口正站着赵一霖,她正探着头朝里面在望。

“赵一霖同学啊,你来找谁?快进来吧”林凡故作老成的招呼赵一霖赶紧进来。

赵一霖也看到了林凡,她欣喜的走了过来道:“我是过来看夏初表演节目的,听说她排了一个小品挺有趣的”。

“来看夏初的节目?”林凡低下头看了看节目单,发现最后一个节目果然写着夏初的名字,就连季白的名字也写在后面。

他这会儿才意识到原来季白刚才那么匆忙是要上去给夏初串场啊!

教室内,这会儿已经笑翻了天,原来这夏初排的一出霸王别姬,只是鉴于小品的戏剧性,夏初和季白进行了反串表演,夏初扮演的是霸王,而季白扮演的是虞姬。

而且这虞姬看的人头皮发麻,怎么脸上还点上了这么多麻子?

林凡和赵一霖在后面笑的前仰后翻,而霸王别姬的剧本也终于表演到了最后的一幕。

音乐声响起,季白饰演的虞姬趁乱从霸王手中夺过佩剑,道:

大王,让我们来世再做夫妻,大王...保重...臣妾先去了...

夏初:哎呀!上天为何这样对我!难道真的要亡我吗??啊...

掌声雷动......

整个教室都沸腾了,林凡一边鼓掌一边走上了台去,他看着还躺在地上装死尸的季白小声道:“怎么的,演死尸演上瘾了?还不快点起来收尾”。

季白笑嘻嘻的站了起来,他看着身旁的夏初挤眉弄眼道:“怎么样,我这虞姬表演的还是挺柔情的吧?”

夏初抿嘴直笑,林凡在身后推了季白一把,让他赶紧说完结束语好散场。

季白拿过话筒,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最后又把话筒递给了林凡,让他讲了几句,这才算结束。

有了这次的合作,季白似乎和夏初有了更多的联系,而林凡也借着夏初和赵一霖在一个宿舍的关系,也有了更多的机会和赵一霖见面。

只是就像季白说的那样,林凡是一个披着帅气狼皮的小绵羊。

纵使打心眼里喜欢着赵一霖却始终不敢去开口说爱。

季白似乎也理解林凡的这种矛盾心理,家中突遭变故,父亲卧床不起。

“我现在只想好好赚钱,给家里减轻一点负担”。

这是林凡的原话,听在季白耳朵里却直摇头。

每次出去吃饭,季白都主动买单,但是每次他都会发现林凡都会委婉的还给他钱,就算只是出去吃一份十块钱的冒菜,林凡也会把钱还给他,这让他看到了深藏在林凡内心之中的孤傲和自尊。

“只是喜欢一个人,是不能有自尊的”季白劝道。

林凡手里不停的画着素描,嘴里回道:“你小子别成天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你过来看看我画的这幅画”。

季白走了过来,低着头凑的很近看着面前的画板上的佳人问道:“你这画的谁啊?”

“谁?你看不出来是谁吗?”

季白咂着嘴,举着手中画板感叹道:“你这画,丑出一种境界啊!”

林凡从季白手里抢过画板,骂了一句:“你懂什么,这是抽象画!”

过了几天,是季白的生日。

季白在学校门口的清吧包了场,邀请了大量单身女青年过来免费畅饮,而男生,想要进门就得交门票钱,一张门票钱不贵,188,但是单凭这点门票钱,季白不仅仅把场地费给结清了,还有几千块钱结余。

季白找老板要了一只五百多的香槟神神秘秘的抱进了林凡他们的包房道:瞧见没,这只酒是我从一个傻子那里骗来的钱买的。

林凡看着笑嘻嘻的季白笑道:“你在说谁呢?”

“还有谁,覃昊那个富二代啊,要说他也真够蠢的,我说收五百一位,他就真的给了我五百,你说是不是傻!”

“什么?你收了覃昊五百的进场费?”

“嗯啊,你说我刚才是不是收少了,要是我喊一千,我估计那傻子也会给我”。

“得了吧,你真把那覃昊当傻子蒙啊,小心他待会知道了找你来退款”。

两人正说笑着,覃昊却找了过来,季白看到他过来,赶紧放下了手中的香槟,他说道:“进场可没有退款的啊!”

“我不退钱”覃昊摆手道。

“我想找你们谈谈”。

“找我们谈谈?有什么好谈的?”季白让开了一个座,示意覃昊坐进来。

“关于一霖的事情,我想和你们谈谈”覃昊一屁股坐到了林凡身边,他抽出一根烟来递到林凡跟前道:“我知道你想追一霖”。

林凡迟疑着还是接过了那只烟。

“但是有些事情你们不知道,你们不合适的”覃昊又抽出一只烟来递给季白,却被他拒绝了。

季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不合适的?都什么年代了,只要男未婚,女未嫁就都合适!”

覃昊:“不,事情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你们知道一霖家里情况吗?她家里条件很好,而你...”

说着覃昊看着了林凡:“我调查过你的家世,似乎有些拖累吧?”

“拖累?”林凡夹着烟的手顿了一下,下一秒,他就像一头豹子般扑向了覃昊,一边揍一边骂道:“你他妈说谁是拖累!”

跟着覃昊一起进来的小弟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赶紧过来帮忙,季白二话不说操起刚买的香槟酒就砸了起来。

可是覃昊看来是有备而来,这次他带了六七个人进来,早就预备了这样的情况。

很快林凡和季白两人就被打倒在地,两人嘴角都流了血,特别是季白刚才替林凡挨了一拳,正中了左眼,现在已经充血肿成了熊猫眼。

林凡看了看季白,季白看了看身后站着发愣的同校男生。

林凡努了努嘴,朝着那些男生喊了一句:“替我们揍死这几个王八蛋,待会188的进场费全退给你们!”

老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不假。

看着这群喝了点酒的男生,嗷嗷叫着追着那几个王八蛋追打时,季白脸上的肉却疼了起来。

季白哭丧着脸对林凡说道:“大哥,哪怕你刚才说退一半也好啊,现在倒好,什么也没有落下,我倒宁愿被人再揍一顿。”

林凡笑笑,扶着季白站了起来道:“妈的,花点钱算什么啊,揍死丫的富二代才叫爽!”

季白不说话,默默的数着自己口袋里的还没捂热的现金,想要痛哭一场。

可是有了这一出之后,林凡却不再提赵一霖的事情了,就连赵一霖主动约他,都以学习或者工作忙为由不去赴约。

特别是当季白知道林凡沉迷于网恋时更是让他吓了一大跳。

“开始多久了”季白问。

“很久了”林凡歪着脑袋不好意思道。

“不会是你私下发展的小学妹吧?”看着林凡点头,季白感觉自己的下巴要掉下来了。

“见过面没有?知道是哪个系哪个班的吗?”季白问题一大堆,这是因为他有了前车之鉴,那个大吨位的迷彩妹对他的打击很大,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有缓过劲来。

“还没有,她不提见面,我也一直没好意思提”林凡道。

“那就不要见面了”季白拧开上次还没有送出去的冰纯猛喝了一口,似乎要借着这冰冷的纯净水想要平复一下现在难以抑制的心情。

“为什么啊?”林凡不解。

“没有为什么,哥哥是为了你好,还有你丫别成天在宿舍玩躲猫猫了,上次在清吧欠我的钱还没有还,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打零工赚钱去!”

说着季白给了一份学校门口饺子店招工的启示到林凡手中,林凡还要犹豫但是感受到身后杀人的眼神,他还是麻溜的起身出了门。

等林凡一出门,季白麻溜的登上了林凡没有退的QQ,迅速点开经常聊的对话框,打开那个叫初夏妹子的空间,锁住了。

“嗯,丑人多作怪!验证完毕”。

赵一霖最近总是咳嗽、发烧,去看了医生,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

没办法,她只能将此归结于水土不服,而夏初看着赵一霖生了病,母爱一下子就泛滥了开来,特别是最近大风大雨的,夏初根本就不让赵一霖出门,只让她好好在宿舍里待着,吃饭什么都是她在带。

而今天巧的很,赵一霖想吃饺子了,夏初一下了课就到了学校门口的饺子王排队。

“排队,排好队啊”季白在外面维护着队形,而林凡戴着口罩在厨房里面煎着饺子。

“林凡,快点,外面都等及了”季白在外面忙的不可开交,林凡也在厨房里大汗淋漓。

他们在来之前谁都没有注意到这家饺子王的生意会这么好,单单卖煎饺一天都可以卖掉一千多份,这是一个相当夸张的数据,夸张到林凡已经连续煎了四个小时的饺子还没有休息,夸张到队伍时刻保持在二十米开外。

季白眼神好,一眼就瞧见了躲在人群之中排队的夏初。

他赶紧过去把夏初但拎了出来,问道:“是夏初啊,怎么你也来买饺子?”

夏初看见是季白,心里也很高兴,她摇头道:“不是,给一霖买的,她生病了,在宿舍呢”。

“生病了”季白点头,将夏初直接带到了最前面。

后面排了很久队的人不满了,季白眉毛一横,对身后那些喊道:“你们见过老板娘买自家东西还要买队的吗?”

夏初被这话羞的脸都红了,可是季白却不管不顾,直接将夏初拉到林凡跟前,道:“快,打包两份煎饺,一霖病了,她要吃的”。

“不,不,一份就够了”夏初连忙摆手示意只要一份。

而林凡却是顿了一下,手慢脚乱的给夏初装着饺子,一边装盒,他一边问道夏初:“怎么回事啊?严重不严重?上医院没有?”

夏初看着林凡,似乎愣住了,没有回答。

还是季白见后面的人都开始骂起来,赶紧从林凡手中端起盒子就拉着夏初往外走,边走边说道:“有空我和林凡去你们宿舍看看赵一霖,要是严重一定要去医院”。

说完,季白回头继续去维护他的排队治安去了,而夏初端着两份煎饺,默默的站在原地,眼带温柔的看着大汗淋漓的林凡。



林凡像是着了魔。

他一边在饺子王日以继夜的打着零工,一边努力的在系上各大活动现场露脸。

季白给他统计过露脸的次数,总共六次!

其中三次是歌咏比赛,

二次是街舞大赛,

还有一次嘻哈饶舌。

前五次比赛季白都亲自过去看了林凡比赛,第六次,等林凡开始饶舌表演的时候,他偷偷退了场。

他实在想不明白,林凡这是哪里来的勇气去参加这些乌七八糟的比赛,

特别是每次看到林凡洋洋得意的拿着一个安慰奖站在舞台上时,季白都想脱下脚上的臭鞋子,砸死这小兔崽子。

林凡总在笑,他尽心尽力的做好每一件事,

他认认真真的爱着每一个人,

包括网上那位“初夏”。

终于当时间指向新年第一天的时候,

季白忍不住对着一早就起床和“初夏”聊天的林凡骂道:“丫的,喜欢就去追,都一个学期了,你们的关系早就该进一步升华了!”

“进一步升华?”林凡不懂季白说的是哪一步。

但是当他看着季白缓缓的将左手食指插进右手形成的圆圈的时候,林凡把他从床上拉下来揍了一顿。

“我们是纯洁的革命友谊!”林凡这么定义着他喝初夏之间的关系。

只是当“初夏”提出要见面的时候,林凡还是慌了神。

他找来季白参谋该这么办才好,季白却是二话不说,翻箱倒柜从抽屉里翻出一盒没用完的杜蕾斯强塞进林凡的口袋里道:“同志,胜利在望了!”

林凡一边骂着无耻,一边却收好了那盒杜蕾斯,在季白艳羡的目光之中他去见了“初夏”。

在出门前,林凡曾经想过要不要找“初夏”要照片,但是他一想到这半年来“初夏”都不曾要过他的照片,他想想也就算了。

对于自己的容貌,他还是有几分信心,而“初夏”,林凡歪着脑袋琢磨过很多次。

“应该不会太差吧!”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期待着。

而当他走到他们约定的地点,当他看着眼前纷纷扰扰的人群时,他迷惑了。

这儿似乎不是一个约会的好地方,林凡看着面前热闹异常的广场心头有些紧张。

而当时钟终于走到六点整的时候,林笑终于想起了出门前季白曾经提醒过他的话:我怎么觉得有些不靠谱呢?要是别的人约会肯定都是人越少的地方越好,你这妞可好,去广场?这不会是一个陷阱吧?

“不会是陷阱的”林凡对于“初夏”充满了盲目的信心。

可是随着时间飞逝,可是天色变暗,连林凡自己也动摇了起来。

直到林凡看到了笑嘻嘻朝他走来的覃昊,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林凡将手表和手机取下来递给身边一个有些眼熟的学弟让他好好保管,

另一边林凡已经板起了凶横的脸,朝着覃昊飞扑了过去!

“干你娘,居然敢用小号玩我!”

覃昊身边似乎总是有很多小弟,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林凡已经扑倒了覃昊,剩下的,只要把拳头砸在身下这个猪头的脸上就好了。

只是还是有点疼,

特别是覃昊的某个小弟居然带了钢棍过来,

他朝着林凡的后背一下、两下、三下,

每一下都敲的林凡想吐血,

可是林凡还是不管不顾的捶打着身下的猪头覃。

他们高喊“住手”,他们高喊“会出人命的”,可是这些都和林凡没有关系了。

林凡在倒地前,看到了穿着拖鞋拿着板砖飞奔赶来的季白,

透过猩红的眼帘,林凡对着季白笑了笑,

他还想说些什么来,

却发现已经开不了口了。

等林凡醒过来,人已经在了医院。

季白和夏初都在旁边守着,看夏初的眼睛肿肿的,想是已经哭过了。

林凡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夏初却注意到了林凡的情况,赶紧过来扶起了林凡。

“你都昏睡了两天了”夏初哭着道。

“这么严重?”林凡问。

“你以为呢,覃昊那小弟太狠了,对你下了死手,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很有可能被他们打死!”季白嘴里叼着烟说道。

“我操,那我岂不是差点丢命啊!”林凡后怕了起来。

“是的,这事我和覃昊没完”季白咬牙切齿道。

林凡却担心起了奖学金的事情,他说:“学校知道这事了吧?会不会把我的奖学金给取消了?”

季白:“早知道了,辅导员也来看过了,虽然主要责任在覃昊那小子,但是你那奖学金的事情估计也够呛,你还是不要再想了”。

“干”林凡心疼不已,拉开被子就要起身下床去找覃昊的麻烦,但是当他听说覃昊被他揍的破了相,现在已经回老家了,他也只能作罢,暂且将这口气憋着,等来年再报!

晚上,林凡看到医药费账单的时候觉得心疼,连夜出了院,其实那些小弟也知道轻重,虽然一直在用铁棍打林凡却不敢打关键位置,所以凭着强壮的身体素材,林凡这次也就后背挨了点内伤,跑跑跳跳肯定是不行了,但是正常生活肯定是没有影响。

一回到宿舍,季白就打电话叫了熟识的同级生和林凡班上的一些学弟。

可是这通电话的威力太大了,不一会儿就来了三四十号人。

这倒并不是季白有多强的号召力,实在是土木系丢不起这人,要知道在理工学校土木系绝对是第一大系,而艺术系绝对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分钟角色。

而现在,可耻的事情发生了,最大的土木系居然被芝麻大小的艺术系给揍了个满地找牙,这真是叔可忍,婶不能忍!

再加上覃昊带着六七个人群殴林凡一个人的事实,这件事情的高度就上升了。

用季白煽动性的话语来讲就是该杀杀那些富二代的锐气了。

群情激奋!

但是林凡看着这场面却害怕了起来,他拉着季白问道:“这不会出事吧?”

季白微皱着眉头:“我也觉得人有点多了,可能会出事”。

“那怎么办?”林凡小声问道。

“额”季白转过头看着身后黑压压一片人群道:“要不我们撤?”

“撤?撤得掉吗?”林凡硬着头皮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着面前这一群同仇敌忾的小学弟,最终还是不敢开口说投降。

“得,走到这一步了,也别怂了,跟着我走,一个宿舍一个宿舍的找人去!”季白大手一挥,面前的人都跟着他往外面走。

走出宿舍保安亭的时候,那保安早得了消息,躲到了一边。

而林凡一个人坠在尾后,还在思索着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到底从一开始就是覃昊在用小号戏弄我,还是只是后来插入的呢?

林凡摸了摸口袋,没有找到手机,这样也就无从和那个叫“初夏”的女孩对话了。

“等等...”林凡猛然想起了什么,他喊住前面的季白问道:“你见过我的手机没有?我当时给了身边一个小学弟了!”

答案当然是没有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暗恋一个人,就是想要对她表白 文/沐浴岁月 One 那天晚上下班后,我点开手机查找附近的朋友,才看到她的名字,在我...
    郭沐辰阅读 982评论 19 25
  • 青楼琵笆声婉哀, 赢得纨绔姗姗来。 试问少年知意否? 落入风尘为薪怀。 1983.1.30南溪县福10井
    果州闻郡阅读 342评论 0 0
  • Android提供了Handler来进行简单的线程间通信,通常我们在异步线程中做一些耗时的操作,然后通过Handl...
    SimplerWorld阅读 158评论 0 0
  • 过年,在家九天。若要形容,便是浑浑噩噩,大鱼大肉。十点起床,十一点开饭。追完鬼吹灯,追完射雕。玩合金装备5,每天几...
    竹风夜话阅读 74评论 1 1
  • 最近在给一个app集成直播功能,我们的要求相对简单,在现有的app应用中添加一个直播专栏,提供直播发起和观看。比较...
    amengkachi阅读 302评论 0 1
  • 孤单,不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真的可以驱逐许多人的孤单。 几个孩子,几个家长,结伴带娃。 这是缘分最好的安排。 ...
    陈若黎阅读 14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