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制是一种极高的个人素质。

最近决定重启健身、美术、阅读、冥想的习惯。

在瑜珈时看到镜中自己的体型,几乎已经无疑是一个肥腻的中年人。
过去原本很容易的动作都已经非常吃力了,过去五年的健身底子荡然无存。

2013到2018年,我坚持健身和自律取得了还不错的身心健康成果,整个人的状态非常向上,正能量满满。
2018年到了杭州,其实是更好的职业机会,对长期规划来说,全都是计划之中的选择。
但是,有时候成年人的精神状态垮掉,不需要什么理由。

实在要说,那就找个借口吧。
到了新的城市,最大的挑战是社交。
中年人到新的圈子建立新的友谊那真的是一件难事。
同事下班之后,鲜少想跟同事再出来喝一杯的,因为夜里的喝一杯难免要嘴碎说些职场上的八卦,多说并不解压还有话多容易死的风险。
另一方面,双职工家庭到了周末,陪下老人孩子那叫补偿,特别是像我们这么难的中年女性,周末能约出来见面的,不只是过命的交情,是上辈子救了她的命才有可能的交情呢。

于是乎,由着社交圈子突然减少,我的爱好和自律一下子就无法维系了。
以健身和早起为例,这原本就不是顺应人性的项目,在没有同行伙伴鼓励和加班辛苦而早起目标缺失的背景下。这两个项目都流产了。

等到我回过神来,是大概一年以后。
一年中,我胖了十五斤,但是视觉上好似胖了三十斤。
人到中年代谢能力下降,维持原本的状态已经要付出成倍的努力,更不用说放纵之后的状态崩塌。
以上,是身体上的。

更加失去克制力的,是精神方面。
在朋友圈看过一句刷屏的文案:成年人的崩溃往往是一瞬间。
接下来的文章正文大部分都是偏基层的劳动者面对上有老下有小,荷包扁扁的无奈和失望。
但是还有一类人,他们的故事不会讲给大众听,只是因为他们不能说。
这类人,就是创业者,CEO。

在过去一年中,因为没有克制自己的身材和精神状态,这颗雷在创业之后爆炸了。
在打工的时候,即便是工作压力如福报公司这般,所面临的精神压力比起一家小破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来说,仍然如同天天在度假或者旷工。

我在创业的第二个月可能患上了躁郁症。
如果我能保持过去在深圳鹅厂时的状态和心情,保持自己的业余爱好和阅读的习惯。我想,今天心理疾病不会这么容易找上我。
所以精神的崩溃是从里面瓦解一个人,就像骨质疏松一样,表面上看还能跑能跳,但一个不小心跌倒了就是大骨折。
还好,一切都还可以改善。

我重新开始健身、美术、阅读、冥想,把一切慢下来,焦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加重麻烦。我不像过去一样,给自己定所谓两个月减多少斤的目标,那些都是附加的,没有意义的压力。有时候人会本末倒置,把过程当然结果。
我给自己的要求其实只有一个,睡前拉伸、冥想,用白噪音让自己睡眠改善,不晚于11点30开始平躺入睡。
起床不必设闹钟,身体已经自然调节到8点左右,我觉得过段时间会自动调节到7点左右,这是我的理想时间,不过慢慢来。
人到中年的克制,是有节制但是顺势而为,不必打鸡血,听身体和内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