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血玫瑰√

【作者:墨璃】

“嘭!”车门被一脚踢开,坐在前排的宁雪皱了皱眉头,但没有多说什么,这次出来,身份绝对不能暴露。

“抢劫!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踢开车门的大汉一脸凶巴巴的样子。

“噗嗤。”坐在宁雪后面的男生直接笑了出来“大叔,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有钱的谁坐公交车?”全车人也哄堂大笑起来,丝毫没有紧张的气氛。

宁雪也嘴角勾起一抹笑,饶有兴趣的看着抢劫的人,不得不承认,在抢劫的人里,这位大叔也是个奇葩般的存在。

“臭小子,这你就不懂了。有钱的也未必开小车啊,出门在外的也要坐公交车啊!”大汉竟然得意洋洋的给他讲起了抢劫的门道。

“大叔,咱cos play差不多行了,能撤了。”少年敷衍的摆摆手,一脸没兴趣的样子。

“谁说我玩了!都别动,把钱拿出来!”被少年这么一说,大汉又恢复了凶神恶煞的模样。甚至从身后拿出一把手枪来。全车人一脸幽怨地看着那个少年,你敷衍个什么劲啊!说不定你好好听会儿他就不抢走了呢。

少年也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人居然来真的!

“砰!”宁雪一拍扶手站了起来,瞬间吸引了全车的注意力。这姑娘要反抗了?

“抢劫你就好好抢,闲扯半天你墨迹什么啊!”宁雪麻利的把脖子上的一条项链摘下来放到大汉手里。

“嘶——”全车人集体倒吸冷气,这姑娘,不是一般的有钱啊,这条项链看起来好像没个几百万买不到吧?她就这么心甘情愿被抢了?

“不不不,这我不能收。”令众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大汉看到项链脸色直接变了,推脱着要把项链还给宁雪。

“不是抢劫么?”宁雪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但这副长相看起来像好欺负的主,为此她懊恼了很久。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嘿嘿。”大汉笑的一脸谄媚。心里却直冒冷汗,妈呀,这次摊上大事了!他再眼瞎也能认识鸽血红玫瑰项链啊,血伊高层专有,抢劫?别被抢了就不错了,他哪还敢抢啊!

“别啊,大叔不是抢劫么?这项链就让你抢了不好吗?”宁雪眨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晃啊晃,一脸的无辜。

难道自己想错了?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是血伊高层!这项链或许是她捡的吧。心起贪念,大汉咬了咬牙,“好,这项链我收下了!”说完,直接跳车走了。

一车人全用看脑残的目光看着宁雪,这姑娘脑子有问题吧,人家不抢哪有自己给送过去的道理?

“她如果不给那个大叔项链,你们觉得还能好好的坐在这儿么?”少年看了众人一眼,淡淡的说。

一语惊醒梦中人,全车乘客恍然大悟,连带着看宁雪的眼神也变得感激起来。

宁雪眉毛一挑,这人有意思!

————我是华丽丽的情景分割线————

“你们……唔……是什么人?”大汉一脸惊恐,嘴里的鲜血让他说话都有些含糊。一脸的血污,让他本来凶神恶煞的面庞看起来更是狰狞。

“老大,全翻遍了,没有项链!”一个人从里屋出来,郁闷的向宁雪报告。他自诩找东西能力第一,但这次,他翻遍了居然没找到!

“那条项链呢?”宁雪不答,反而问项链的踪迹。要不是那条项链意义非凡,她真想现在就灭了这人!

“是不是我交出来你就放了我?”大汉的眼里居然有一丝希冀。在宁雪看来实在太可笑了,这时候居然跟他讨价还价。懒得跟他废话,手起刀落,一把柳叶刀插入了他的心脏。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大汉难以置信的看着胸口的刀,项链都没找到就敢杀他?

“血伊组织者,血樱。”宁雪嘴角勾起一丝残酷的笑,将死之人,她也不怕他会泄露什么。

大汉浑身一怔,眼神随之释然。他作孽无数,能死在血樱手上也算无憾了。如果碰上其他血伊的人,他恐怕死无全尸吧?

“谢……谢……”最后说出这两个字,他眼底的最后一丝光芒也熄灭了。一个生命,再次在暗夜陨落。

宁雪冷漠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下的人,这人作孽无数,死不足惜。“通知警察,我们走。”说完,干脆利落地走了出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两天前。

“血樱队长,这次要动手的人手上的人命已过数百,死不足惜,我们开一千万,只要血伊能诛杀他。”H市市警察局局长段天一脸无奈,他手上破过得案子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偏偏这个人他束手无策,迫不得已,他才开出一千万的天价请血伊来诛杀。

“定金两百万。”宁雪一脸冷漠,杀人而已,从小到大她已经麻木了。多杀一个,其实根本没什么。

“好,好。”段天擦擦头上的虚汗,痛快的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小妮子,别看年纪不大,这气场,就算他也受不了。

————我是华丽丽的情景分割线————

“血樱队长,这是剩下的八百万,您收好。”段天乐呵呵的派警察去案发现场,恭敬地把钱给了宁雪。

“真是谢谢局长了。”宁雪眼底闪过一丝狠毒。说是迟那时快,一把匕首直接插入段天的心脏。

“为。。。什。。。么”段天到死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因为你贪污受贿,因为你乱抓人,因为你是非不分曲直不辨麻木不仁!”看着逐渐冰冷的尸体,宁雪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这次没有报酬,但她乐意,就当帮国家除了个祸害吧!

走出公安局,她飞速离开。毕竟是国家工作人员,再混蛋也不是她想杀就能杀得。该跑路,还得跑。她血樱,之后怕是有的玩了。夜色的清风中,宁雪露出一丝微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