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推理】城市(1)直播杀人事件❶

面具

他终于醒来了。

睁开眼,适应了周围的光线,他发现自己在自己租的房子里,坐在了椅子上。他感觉到手脚都被绑在了椅子上,试着挣脱束缚手脚的绳子,可是无济于事。

他一抬头就看到一张脸。不,那是一张面具。这个面具他感觉有点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搜索了一番记忆中的印象之后,他想起来了那是有点像日漫《JOJO的奇妙冒险》里石像鬼面具,那是一个吸血鬼的面具。两只獠牙在面具上显得触目惊心。

戴着面具的人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中间是一个玻璃的透明茶几,上面竖着放着一部在托架上的手机。

“你终于醒了。”声音冰冷而遥远,他没听过这个声音。

“你是谁?为什么绑着我?”他颤抖着问道,声音里满是恐惧。

“为什么?哈哈哈,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声音怨毒,酷似一个从地狱回来的恶鬼。

“什么代价?我哪里得罪了你?”他很不解,但是也害怕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得罪过对方的事情,毕竟自己也算不上什么好人。

“你想不起来了?你这样的人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是不是觉得无足轻重,是不是甚至忘记了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对他人造成的伤害?”面具没有表情,但没有表情在这冷酷的声音里更加透着一股寒意。

他已经完全糊涂,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大的坏事自己不敢做,小的坏事或许偶尔会做,但是也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

他看到对方打开了手机,在屏幕上点触,镜头光泽一闪,似乎是打开了摄像头。

他就再也不能出声,因为嘴里已经塞了一团东西。

S市的交通状况依旧是不容乐观,上下班高峰期简直是让每个开车的人都变成了怒路一族。陆小佳开着警车也无奈。

总不可能直接鸣警笛吧?

赶到局里的时候,办公室已经快坐满了人,他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盯着墙壁上挂着的屏幕。屏幕上放着一段视频,一个男人被绑在椅子上被人虐待,直到被害人气若游丝,画面静止。

关了视频,陆小佳终于清楚了整个事件。昨天晚上凌晨,在某社交平台有人直播了整个杀人的视频。一夜之间,这个视频已经被无数的网友转发,也有网友举报打电话报警。

陆小佳第一次听过这样的事件,但是倒也并不觉得特别奇怪。因为目前网络平台的发展惊人的迅速,尤其是智能手机的普及,这些社交平台也逐渐开了直播功能,小视频在社交平台迅速流行。虽然平时只是一些无节操没底线的小打小闹,最多也是偶尔涉黄或者打政策擦边球。

杀人案倒是第一次听说,会不会还是主播们为了博人眼球、吸引粉丝制造的噱头?这可不是什么新鲜事,前段时间女主播忘关摄像头直播自己换衣服吐槽的视频被很多网友认为是恶意的炒作。不管怎样,能红就好。粉丝经济是个时髦的词,有粉丝就有收益。

同事们也有人提出,这会不会是主播的恶作剧。

队长郭大路也觉得有可能是恶作剧,但是无论怎样,都有必要去调查一番,如果是恶作剧就罢了,不是的话就是大事件了。

陆小佳所在的公安局是设有网络犯罪调查科,这件事不可避免地落在了他们的身上。对于他们来说,这其实也是小菜一碟。平时都是和谐一些网络上的言论,处理网上一些爆料投诉等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次并不确定,但是处理方法也并无多大的差别。

首先是联系网络平台的管理者,迅速和谐整个平台这段视频,限制用户对该视频评论与转发,并发表申明表示这段视频涉及不健康内容,禁止传播。

接着找到发表该视频的用户,因为现在的社交平台用户都是实名制验证,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和身份证号码,再对IP进行追踪,定位用户和所在地址。

陆小佳不幸地负责这个案子。

他发现发这个视频的用户竟然是视频中的被害者。平常也会发一些视频上传到网络上,并不是什么网红主播,只是一个路人,偶尔发点段子视频小恶趣味什么的。

“你看,这会不会是他的炒作?”小叶手里的键盘啪啪地敲个不停,一边嘴里仍然不忘问陆小佳。

“我也不知道,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如果是炒作也似乎有点过分了。”陆小佳看着小叶的屏幕说道。

“过分?你是不知道,现在这些网络主播的字典里应该没有这个词。越过分越可以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粉丝越多,打赏越多,人更红。不过,从视频上来看,做的还是很逼真。如果是假的,那真的该给这个史明一个奥斯卡小金人。”小叶说,“好了,找到了这个史明的地址。”

两人赶忙开车前往目的地。

S市是全国一线城市,但是就像杀手也有小学同学,一线城市也有郊区。

都市白领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每天早上从郊区租的房子出门挤地铁或公交到往市区的写字楼上班,晚上下班从市区下班回到郊区。

陆小佳他们或许没有蚁族这个概念。

在这个城市的外围郊区遍布着大大小小的街道,当地人或是外地人通过出租房屋给这些白领作为主要的经济收入。他们也算是靠天靠山靠水吃饭。

史明所租住的出租屋就在其中一栋由原来的旧房子重新改造的出租房内。在8楼的一个单间的房间里,陆小佳和小叶看到史明的尸体。

和视频里一样,史明被绑着靠在椅子上,侧面对着门口,双手被绑住,低垂耷拉着脑袋,口中吐出的鲜血在地面滴出了一个圈,暗红色的血液开始凝固。赤裸的上身布满了伤痕,就是视频中的刀划出的痕迹,血痕杂乱不堪,凶器插在了心口的位置。

陆小佳看到这一幕就明白了,这回摊上大事了。

小叶赶紧拨打了电话,通知队里支援。

陆小佳在尸体的周围看了一圈,很简单的现场,杀人的手法也干脆利落,并不复杂。他也不再看尸体,环顾四周,慢慢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出租屋并没有其他的翻动,财物都没有丢失,也没有破坏的痕迹。

唯一奇怪的东西就是两条椅子,一条是尸体坐的,一条在尸体的正对面。中间放着一条透明玻璃茶几,上面还有一个手机托架,直播的手机就在上面放着。

陆小佳看到这突兀的两条椅子,突然明白了什么。

很快,法医和技术小组都到了,在整个出租屋里四处做技术查验。陆小佳让这片区域的片警去把房东找来。

房东是个舔着肚子的老大爷,说话满口方言,要听清楚他说的话需要靠自己理解一番。

片警低着头和陆小佳轻声介绍,这种房东基本是农村的老头老太太来个房子真正的房东收收房租水电费,每月拿着几千块工资上班一样,反正也不用怎么管事。

“你有没有见到什么生人?或者什么奇怪的人?”陆小佳问道。

“没有,我都认不齐租我房子的这些人,奇怪的人就更多,天天人来人往的,还有送外卖送快递什么的,海了去了,我一老头子哪里记得那么多!”老头子说话含糊不清,也没什么配合的态度。

“老李,你这是什么态度,警官问你话就老老实实回答,小心把你抓去蹲几天!”片警看不惯这副样子,大声地吼道。

“那这个楼的监控有没有?我们想看看。”陆小佳苦笑地摇了摇头,又问道。

“有有有,就在楼下。”房东也是不敢得罪警察,赶紧变了个脸,换成憨厚的笑容。

陆小佳让技术的同事到时候去房东那边拷贝这几天的摄像视频。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